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21

浓浓赤子情 心归哈工大

——访我校校友戴逸松夫人李雅琴

作者:张莲英

李雅琴向学校捐书

  2001年5月29日,在244会议室,一场特殊的捐书仪式感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我校校友戴逸松的夫人带着孩子和戴老师的学生亲手将戴老师一生的专著交到景瑞副校长的手上,希望这些书能对母校有用,为九泉之下的戴老师了却一桩心愿。
  交谈中,白皙清瘦的李雅琴老师,始终沉浸在“能为戴老师多办点事”的心情里。戴老师走得太急、太突然,尚有许多未完成的事情。李老师在整理戴老师遗物时,心情难以平静。一支笔、一篇论文,无处不记载着戴老师忘我工作的情景。戴逸松,我国噪声电子学及微弱信号检测技术领域著名专家,吉林省信息与通讯工程学科首席科学家,吉林大学教授,刚刚跨入64岁的门槛,就因过度劳累,于2001年1月25日半夜突发心肌梗塞病逝。
  提起戴老师的过去,李老师眼里又充盈起泪花。她说,戴老师与我校曹志道老师是上海中学的同学,17岁时一起考上哈工大,1956年因创建无线电专业与刘永坦、曹志道等6人一起到清华大学学习,1958年毕业回校任教。1961年他和吴存亚被调到吉林工大,从此便开始了“眷恋故土”的深深情缘。他工作非常努力,常说,我是从哈工大过来的,不能让人说哈工大人不行。他在科研中独闯出一个全新的方向,成为我国最早研究噪声电子和弱信号理论的专家。在国外,他的“1/f噪声及g-r噪声进行器件可靠性筛选”,被专家称为“戴氏方法”,曾吸引英国琼斯教授来吉大研讨。在国内,他为航天部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执笔制定了“器件噪声筛选和复验标准”,确保了火箭发射连续十余次成功。1999年8月2日,我国的新型远程地地战略导弹带着正义的呼啸拔地而起,江泽民挥笔题词“神剑腾飞,振兴中华”,航天科技集团给戴老师发来慰问信,对他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从1998年开始,器件噪声的可靠性筛选被定为航天工业总公司每次发射准备过程中必需的一个环节。回忆起长征系列火箭在吉大的测试,李老师说,航天发射任务有个特点,时间紧、任务重。她已数不清戴老师做过多少次测试、有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了。她只记得2000年1月10日戴老师住院前还在做测试。
  李老师拿出戴老师的影集,一张哈站的留影引起在座的人的注意。原来,戴老师很关心哈工大的发展,每年都要来几次,哈尔滨火车站就是最好的见证。曹志道教授说,我校信息科学与工程系的发展与戴老师的支持分不开。博士点评审、学科建设、研究生培养,只要找到戴老师,他总是有求必应。从主持刘永坦院士第一个博士生的论文答辩开始,他为我校审过许多篇博士生论文。戴老师去世时,床头惟一的东西就是我校陆则明博士的论文。说到这儿,房间里一片沉寂。李老师默默地拿出戴老师学生马彦写的悼念文章,上面说“初一早上,我给老师拜年,他正在审阅哈工大陆则明博士的论文。他让我看最后一页,原来陆则明在读博期间发表了39篇论文,大部分被SCI、EI收录。戴老师语重心长地说‘我们还差得很远啊’。”李老师解释道,这句话既是对学生的教诲,也是对他自己的鞭策。
  正如刘永坦院士所说,戴老师的去世是信息科学领域的一大损失。国际《微电子与可靠性》杂志主编NinoslavStojadinovic教授得知噩耗,发来一封悼念信,特将戴老师一篇未修改完的论文发表,以纪念他在半导体器件噪声研究领域所作的贡献。
  李老师深深地理解戴老师对母校的感情。戴老师走后,她四处奔走,从出版社编辑手中找到惟一的《微弱信号检测方法及仪器》样本,凑齐一套完整的著作,给哈工大送来。她说,戴逸松是哈工大培养的,他的根在哈工大。他虽发表了265篇论文,88篇被四大检索收录,但4部专著却是最系统、最完备的。这些书回到哈工大,落叶归根,她也就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