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91

业精于勤 行成于思

——记第五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得主周彬

作者:白云鹤
 
  当第五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评选结果揭晓时,我校航天学院控制科学与工程系2006级博士研究生周彬榜上有名。
  “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是根据邓小平的遗愿,以他生前140余万元稿费作为基金设立的,主要用于鼓励青少年的科技创新,资助青少年开展丰富多彩的科技创新活动。
 
 
周彬(吉星摄)
 
  谈起获奖的感受,周彬说当初由于全校只有一个名额,择优推荐,自己很幸运地被学校选中,这期间校团委、院系等很多部门的很多老师都给了自己很多帮助和支持。“对于这样一个全国性的奖项,的确是对自己长期以来所做工作的一个肯定。但这只能说明过去努力了并有所收获,而对于将来,我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辛勤铺就科研路
 
  说起考入哈工大,周彬笑着说,其实自己当初所填报的几个专业志愿并没有自动化,而是通过学校专业的调剂“控制”才到了后来就读的控制工程专业。或许,这只是一种机缘巧合,但随着在本专业的深入学习和对其了解的不断加深,周彬发现自己对这个专业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并发觉它非常适合数学功底很扎实的自己。于是,在本科毕业的时候,他选择了留在哈工大进行硕博连读,以期在控制理论上进一步的深造,让自己和控制学科的缘分得以继续下去。
  周彬从小就喜欢学习,刻苦与勤奋,一直贯穿于他的求学路上,从小学到大学,他都一直保持着优异的成绩。大学期间,周彬曾获得过全国“高教社杯”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国家级二等奖,和美国数学建模竞赛(MCM)优胜奖;2004年在读研究生期间,他又获得了“首届全国部分高校研究生数学建模竞赛”三等奖。“自动化专业学习,需要很好的数学底子,我从高中数学就一直不错,所以学起来也会相对轻松一些,有时候还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几年来,周彬的学习成绩在院系一直名列前茅。本科期间,他曾多次获得奖学金,并以全系第五名的成绩保送本校研究生。在攻读硕士研究生期间,他除了在做科研和写论文上投入大量的精力之外,也同样给予基础课程以足够的重视。在研究生课程结束时,周彬的各门功课平均成绩达到91.4分,居全系第一名。由于课程成绩优秀,再加上在科研论文发表上的出色表现,周彬又获得了2005年的航天学院特殊奖学金——三星奖学金。此外,他还获得过“校三好学生”和“校优秀毕业生”等光荣称号。
  大三时候,周彬确定了保送研究生的资格,便进入实验室,将主要精力投入到科学研究上来。迄今为止,他已参与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国际合作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教育部长江学者创新团队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和“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等在内的多个项目,并承担了这些项目的部分理论研究任务。2004年,他加入实验室科研项目组,作为主要负责人承担了二炮预研项目“磁浮轴承系统”的控制系统软件设计与调试,与其他合作者一起历时近一年完成了该项目的软件设计和调试,最终这一项目顺利通过验收。周彬的研究也得到了同行的认可,2007年,受国际控制论专家、香港大学教授James Lam邀请,他赴香港大学机械工程系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访问学者研究。在香港期间,他和James Lam教授合作完成6篇论文。
  众所周知,能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很难,而在本领域顶级杂志上发表更是难上加难。而周彬本科期间撰写的学术论文就被国际著名数学杂志《线性代数及其应用》(《Linear Algebra and Its Applications》)接受,并且入选SCI检索系统,这在本科生当中是极为罕见的。从2005年至今,他总共在国际国内著名杂志和重要会议上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科研论文50余篇,其中外文期刊论文30余篇,SCI源期刊论文25篇,EI期刊论文10篇,其中,在控制领域顶级杂志《IEEE Trans. On Automatic Control》、《Automatica》和《Systems & Control Letters》上共发表论文11篇。此外,他还曾多次为国际国内一些著名学术杂志和会议审稿。
 
今生难忘知遇恩
 
  周彬最早从事理论研究是从大三做毕业设计进实验室开始的。那时,他跟着刚从国外回来的段广仁教授开始接触控制理论。在实验室,周彬有着一般人所没有的那种刻苦钻研和积极探索的科学精神。而刚刚回国的段广仁教授也花更多的时间亲自指导学生。“当时段老师几乎是手把手地教我写论文,逐字逐句帮我改,教我怎样写论文,怎样把论文写好。”就这样,周彬跟随段广仁教授从事科学研究,一口气就做到了学生时代的结束。正如千里马遇到了伯乐,在导师段广仁的指导和帮助之下,周彬的第一篇论文便初露锋芒,在国际知名刊物上发表,并成功入选SCI检索系统。
  周彬说,是段广仁教授把自己带上了控制理论研究这条路。这些年来,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在学习生活上,导师都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但他最要感谢的是段广仁教授严谨求实的治学态度、锲而不舍的精神和那种“只要下定决心做,就没有做不成”的信念。同时,段广仁教授在学术上取得的成就也激励着他一直不懈地去努力。每次提到段广仁教授,周彬在谈话间总是不经意地流露出对导师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感激与尊敬,一次次地说“这绝对不是客套话,我是真的要感谢段老师,他给我的帮助太大了,可以说没有遇到段老师就绝不会有我今天的成绩。”
  周彬的勤奋踏实和不懈探索的科学精神都给导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段广仁教授非常认可他的科研能力,尤其是理论研究的能力,并觉得他有着很大的潜力,很看好他未来的发展,期待着他在这一领域做出较大的贡献。
  段广仁教授记得在博士生阶段自己曾受到过导师黄文虎院士这样的教诲:“搞学术研究要抓好研究方向。研究方向的选择是否合适将决定你是否能够出成果,你的工作是否有意义。因此要有耐心,并选择一个具有较好发展前景、又适合个人特点、能够做出成绩的方向并不容易。”而如今,周彬,段广仁教授的学生,恰恰就找到了一个这样的研究方向——非线性控制理论。
  周彬是幸运的,也幸运地抓住了这个机会。但这个机会是他用自己辛勤的汗水创造出来的,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把握住的,他也非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通过硕博连读彻底地把自己和对控制理论的研究捆绑在一起。对控制理论的研究,需要兴趣,需要深厚的数学功底,需要严谨认真的科学态度,当然更需要他那种可以沉下心脚踏实地做研究和写论文的勤奋与踏实。
  “哈工大教给我的,不仅仅是知识,更重要的是严谨务实的作风和态度,是校训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规格严格,功夫到家’,每一个做科研的人应该时刻铭记这句话。”谈到对学校的感受,周彬如是说。
 
贫苦激励奋进心
 
  周彬在硕士毕业时曾想过放弃读博,希望能早一点参加工作,为家庭分担一些压力,但在段广仁教授的建议之下,他最终选择留下来继续攻读博士,留在导师身边,一起在控制理论研究上奋力前行。
  大别山是经济落后的贫困山区。周彬从小家境贫寒,上初中的时候母亲因病去世,他靠顽强的毅力读完了高中,考入大学。这期间,几乎是父亲一人支撑着自己和弟弟妹妹上学的开支。周彬说:“毕竟现在还是学生,等以后安顿下来了一定要把父亲接到身边来。”这次获奖后,他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远在湖北老家的父亲报喜。
  生活上的贫困并没有击倒他,反而激发了他发奋学习的决心,正如周彬所言:“压力也是动力,家庭条件越不好,就越能激励我加倍努力地去改变它。”本科期间,他的学费都是通过助学贷款来缴纳的,平时生活费也全是靠做家教来维持的。周彬一直过着很节俭的生活,通常每周要做3份家教,最多时甚至每周要做7份。即便如此,他还时常周济家用,奖学金往往寄回家里,供给弟弟妹妹的学费所用。对段广仁教授帮自己还上助学贷款这件事,他也一直心存感激。
  生活的贫困和学习的刻苦,没有把他变成一个孤僻的人。地理、书法、笛子,周彬有着广泛的业余爱好。导师和同学都夸他聪明勤奋、严谨认真,而又颇有个性,在和老师、同学的相处中,助人为乐,待人诚恳,不计较个人得失,乐于帮助学习和生活上有困难的同学,还积极参与各种集体活动以锻炼自己各方面的能力。周彬在硕士期间担任班长,博士期间担任党支部书记。担任这些职务期间,他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组织了不少很有意义的集体活动,很受大家的欢迎,得到了同学们的好评。周彬还在2006年参加三星组织的夏令营活动,通过与其他小组成员积极密切的合作,他所在的小组最终获得“最佳团队”奖。
  现在已经是博士三年级的周彬,科研的压力很大,时间基本被学习和研究填满,几乎随时随地心里都想着课题,甚至有时连吃饭睡觉也都一直在琢磨。谈及日常生活,他说,“比如购物,不到万不得已就不出去,直到感觉需要的东西已经攒到值得去一次了,出门之前努力把东西想全了,列出一个清单,出去之后目标明确,说买什么就买什么。”目前已经确定留校任教的周彬,没有了找工作的压力,从而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科研当中,一直以理论研究见长的他,把目标定在了“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上,并且继续着自己的勤奋,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后记
 
  在采访过程之中,周彬给我的感觉是,作为一个本学院师兄,心平气和地向我讲述着他与哈工大,与导师,与控制理论研究的不解之缘和深厚感情,他是一个非常谦虚和善,又不乏自信,同时还是一个有着自己明确的目标,并能为之而付出艰辛和汗水的人。他的心中充满了感恩,对父亲,对导师,在和他的对话中,我可以深深地感觉到了他对于他们那种极为真挚的感激之情。采访的最后,我请他给自己一个评价,周彬说:“我的座右铭是:‘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毁于随’。成功,等于先天的聪明加后天的勤奋。聪明是天生的,既然我们无法改变我们的聪明程度,那我们要想成功,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勤奋。三百六十行,一个人不可能在每一行都做好,但总能找到一件适合自己的事情,只要你认准目标,走下去,条条大路通罗马,在某一个方面做好即可,这就已经能够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已经是为社会做出贡献了。”平淡朴实而又发人深思的话,让我心生敬佩。
  这也让我想起了肯尼迪的父亲曾经教导儿子的一句话:“上天赐给了我们智慧,而如果我们不去用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太傻了?”可能,有时候我们真的是老肯尼迪所说的傻瓜。
  成功,等于先天的聪明加后天的勤奋,聪明是天生的,既然我们无法改变我们的聪明程度,那我们要想成功,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勤奋。或许,这才是最聪明的想法。
  聪明只有加上勤奋,才可能等于成功。
  而周彬,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