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91

1949年入学时的几件新鲜事

作者:闫淑贤
 
  1949年北京解放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一位老革命,他了解到我过去求学的艰辛,知道我还要继续上大学,就建议我去投考哈尔滨工业大学。他说这是我党要办的一所重点大学,将要聘请苏联教授来授课,培养建设新中国的工程师。正好我母亲的干儿子就住在哈尔滨,我向他打听哈工大的情况,他也告诉我,该校是中东铁路在1920年办的老大学,教学质量很高,是东北首屈一指的好大学,同时欢迎我到哈尔滨来投考。但是该校全是俄文教学,必须从预科念起,合格后才能升入本科。1949年5月我当机立断去了哈尔滨,7月份在哈尔滨报考了,由于我不会俄语,让我报考了预科初级班,考试时我一拿下考卷就很惊奇,数理化全是初中的内容,我做了几年的初中家庭教师,当然这些题不在话下,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考大学的内容是初中的,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件新鲜事。
  入学后我了解到哈工大所招的学生来源有好几部分:一部分是老革命根据地育才学校的革命子女,他们都是初中学生;一部分是从北京和东北地区招生考试录取的高中和初中毕业生;还有一部分是到解放区的部分革命知识青年。年龄相差很大,文化程度也不同,这该怎样在一起学习呢?但是这个疑问很快就解决了。首先大家一起分班学俄文,第一学期后,初级班里的高中生升到中级班。第二学期后,又把中级班里俄文成绩好的学生抽出组成速成班,利用暑期两个月的时间突击学俄文,然后经过考试合格后升入本科学习。这种大学招生方式是初高中学生同时招,入学后再筛选,分批升入本科,因材施教各得其所。这种方法是我遇到的第二件新鲜事。
  哈工大虽然是1920年建校的,但是原有的校舍却是哈尔滨公司街的那座小楼。1949年我们大批学生入学时,只能在临时的校舍落脚,办大学没有校舍这又是一件新鲜事。开学后,首先把学生编成几个大队,进行一个月的政治学习。当时男女同学分别在大教室里席地而卧,每个人分得一个草垫子,围着教室的四周一个挨一个摆放,上面放上自己的被褥等物,起床后把被褥卷起,晚间睡觉时再放开,这大房间既是卧室又是教室。所谓的政治学习,就是听大报告。学生按大队排队走进大广场,然后席地而坐,听报告时手拿笔纸在腿上记笔记,回来后以小队为单位围坐在教室里的草垫上讨论。虽然条件很差,但是我们这些学生对这种军队式的集体生活感到既新鲜又有趣。政治学习后,要开始学俄语了,我们又搬到一所比较大而且条件好的学校,教室和卧室分开,而且每人有一张铁床,天冷了有暖气,大家都感到学习环境有了很大提高。可是刚刚适应了这较舒适的环境,寒假后学了不到两个月,学校接到上级命令,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把现在的校舍腾出,让给一所军事院校。而我们要搬到将要建设的新校址(沙漫屯)。所谓的新校址其实是一片废墟,有些荒芜的房子。学校领导决定全体同学停课一个月进行建校劳动,这又是一件过去没遇到的新鲜事。当时的条件确实很差,男同学就在很大的屋内席地而卧,优待女同学,每人有一张床,分在几个门窗不全的小房间住。吃饭时每人拿着饭碗按班排队买饭,然后就在露天蹲着吃。同学们的劳动任务就是平整土地,拆除废旧的建筑物。每个人发一把铁锨,每个班分几把镐头和一些筐、绳等劳动工具。每天早晨由领工人员吹哨上工,由班长去领任务。每个班有红旗做标志,为了活跃工地,工地安装许多扩音大喇叭,随时播出各班的劳动情况,展开热火朝天的劳动竞赛。通过一个月的建校劳动,土地基本平整好了,同时学校也把原有的一些房子修整成临时的教室,我们又开始了紧张的俄语学习。为了纪念这段有意义的建校劳动,每个同学获得一枚珍贵的建校纪念章。
  说到学俄语,学习的方法也很新鲜。我们都是从来没有接触过俄文的学生,我们想应该先学会每个字母的发音,才能学单词。但是开始学习并不从字母学起。第一天上课苏侨教师(她们是苏联十月革命时迁居到哈尔滨的,在哈工大预科教俄语)一上来就用手比划着说俄语,然后在黑板上写出这个单词,领着我们念,俄语的特点是一个字母只有一个发音,你念出这个单词就会念这个单词中的每个字母,所以上了几节课后就学会了不少单词,同时俄语的字母也全会了,随之也能听说一些常用的俄语了。这时再发哈工大自己编写的俄语课本系统地学习。每天上课是用各种方式来学俄语,如用俄语上数学,从加减乘除开始背乘法口诀,教师口说四则题,你听后用心算出答案;上音乐课学唱俄文歌,锻炼听说的能力。总之整天全是俄语,同学之间也要求说俄语,当时我们想出强迫性的方法,在学校时同学见面全要说俄语,每个人口袋里装有写着自己名字的小卡片,谁如果说了中国话,就拿出一张卡片给对方,到了晚间自己查看给出多少张卡片,用以严格要求自己。同学们专心学俄语紧张到睡觉说梦话都是俄语。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不到十个月的学习,就有一部分同学把这语言关的堡垒攻下来了,经过考试升入哈工大本科。当时那些苏侨教师都耸着肩说:“真是奇迹。”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们1949年入学的老校友相聚时,看到哈工大的变化,看到从哈工大培养出来的国家栋梁之才,在感慨之余也很自然地回忆起当年的生活与学习。当年是什么力量支持我们专心刻苦学习?简单的说这个力量就是“快速学习先进科学,报效祖国,建设新中国。”我们相信这个力量会永远鼓舞着哈工大人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