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91

我的大学时代

作者:陈熙琛
 
  我于1947年入哈尔滨工业大学预科学习,后于1949年转入本科铁路管理系。哈尔滨工业大学创建于1920年是为中长铁路(中苏合办)培养技术人员的。它的专业设置基本上是4个服务于铁路系统的系: 机械系(机车与车辆);电机系(铁路信号与电气设施);土建系(铁路、材桥梁与车站建筑);铁路管理系(调度与客货运输)。1950年由中国政府接收了这座学校并将其划归重工业部。
  根据我国建国初期国民经济发展的布署, 将其科系调整为:机械系(机械设计与制造工艺);电机系(发电场与输配电);建筑系(工业与民用建筑);化冶系(后于1953年全国院系调整时调到东北工学院和大连工学院)。
  由于铁路管理系的撤消,我于1950年转入机械系学习。当时机械系的课程设置是包括设计与制造工艺两个方面。1953开始了全面学习苏联, 在机械系中设金属切削机床设计、机械制造工艺、铸造工艺与设备、金属压力加工、焊接工艺与设备、金属热处理与设备等专业, 并聘请了各个专业的苏联专家,开设了各专业的师资研究班。为适应办专业的需要, 在1954年春季学期(大学的最后的一个学期)学校把我们班同学按志愿分配到各专业, 用一个学期的时间与师资研究班同学一起学习各专业新课程并按新专业完成毕业论文与设计。这样,我转入了铸造工艺与设备专业。
  我的大学时代就是这样伴随着共和国建国初期的步伐, 大踏步地变换, 从铁路管理开始经过机械制造工艺(冷加工)直至铸造工艺与设备(热加工)。我选择铸造专业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到工厂实习中, 当时机器制造厂生产中的“瓶子口”全是铸造问题, 是个生产薄弱环节;其次是当时教我们铸造合金与与工艺的苏联专家康斯坦汀诺夫L.S.是一位博学多才的教授, 他的课将我从钻研科学的角度吸引到铸造方面来。例如,他课中讲授的离心铸造中的流体动力学问题让人深刻体会到铸造这一工艺具有着极其深奥的科学基础, 引人入胜。因此, 我在整理学习心得时写出了第一篇文章, 发表在当时的机械工程方面的唯一刊物《机械制造》上。
  当时我虽然是冷加工专业大学四年级的学生, 但已与铸造结下了不解之缘。1953之夏,在齐齐哈尔机床二厂进行第二次生产实习时, 当时该厂最大的生产关键是“6H82万能铣床钢套镶铜升降螺母”的制造工艺不过关。这一问题深深地吸引了我。可是,我的实习任务是冷加工问题,我只好利用休息和空闲时间到铸造车间去搞“业余”实习。在实习期间为厂写出了“钢套镶铜复合铸造工艺”的技术论证报告,深受厂方好评。1954年初在大连机车车辆制造厂进行毕业实习时, 我已正式转入铸造专业学习了, 我的毕业论文和设计题目是《球墨铸铁冷铸车轮和其生产车间设计》。 1947年英国莫洛H.(Morrogh H.)和威廉这W.J.(Williams W.J.)发明了球墨铸铁, 使材料学界为之震动,因为仅仅往铁水加入1% 的(而残余量仅为~0.1% 的)混合稀土合金就使普通铸铁的强度提高一倍以上, 而韧性内提高数倍。当时国内外都是生产灰口冷铸车轮,还是沿用美国1935年格利芬厂的工艺, 这种车轮的缺点是灰铁的强度低, 韧性差, 一般只能用在时速60公里以下的车辆上。当时我国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建设,“多装快跑”是当时铁路运输的目标。在这一气氛下,我提出来用球墨铸铁制造冷铸车轮的方案并在实习期间进行了可行性实验。毕业论文设计获得了肯定和好评。
  当年将我的机床课程设计“精密螺丝车将床”、机械加工工艺课程设计“空气压缩机(IBY型)气缸机本械加工操作规程的设计”、第二次生产实习报告和毕业论文设计“设计日产500个车轮的铸铁车间”作为全国首次机电专业交流会典型材料,现在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还有保存本。我的大学生活就是这样渡过的。
   时光过得真快。今天又翻开我的科教书,感慨万千。回眸半个多世纪来我走过的路,我在各位恩师身上学到许多东西,例如袁哲俊老师严谨的学风;侯镇冰老师的渊博知识和丰富的想象力等。使我最难忘是苏联老师(来哈工大任教的前苏联专家)和我在苏联作研究生时的导师。其中值得一提到是秋纳也夫(铸造车间设备)、赫雷柯夫(金属切削机床设计)老师, 他们诲人不倦的精神使我记忆犹新。到现在我还记得雷柯夫老师关于机床运动学的精彩讲解,让我受益匪浅。在他们当中使我终生难忘的是康斯坦汀诺夫(铸造合金及铸造工艺)、郭尔什柯夫(我的导师)、叶辛(我的另一导师)。首先是郭尔什柯夫教授, 他的名言是“生产中的废品是提供研究的丰富源泉”、“每一次失败都意味着向成功走近了一步”,他对研究中得到的负面结果与正面结果同等看待,只要真实,他从不批评学生实验的失败,他对弄虚作假的学生严肃处理。他说科学容不得半点虚假。虚假的东西不单坑害了自己,而且误导了他人,罪过、罪过!关于叶辛和康斯坦汀诺夫如何育人的我写过两篇回忆,从中可以体会到他们的风格,我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