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91

同窗送暖 真情无价

作者:向熙扬
 
  回忆在北国冰城度过的第一个严冬,那是天寒地冻勤学耕,同窗送暖无价情。
  1952年秋,我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机械系,第一学年在预科,主要学习俄语,此外还上政治课和体育课,学习是很紧张的。预科校址在大直街以西的沙曼屯(今和兴路),校区有一栋三层的高大教学楼和礼堂、食堂、体育场等等建筑设施。宿舍是整洁的小平房,周边是农田,在开阔寂静的环境里生活是愉快的。哈工大的学生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入校后,我被编在甲13班,该班同学来自广东、四川、云南、贵州,还有来自部队的,班里充满团结友善的气氛。入冬,大雪纷飞,滴水成冰。从贵州北上的我,所带行李卷儿简陋,难以御寒。那时,班上的边红同学主动借给我一件美式军用棉猴儿(她是大连海军的调干生,中共党员,像大姐一样关照着弟妹们),直到第二年开春,我才把棉猴儿送还。连家创同学(广东汕头来的、团支部书记)在11月下旬某个星期天的早饭后,约我同去南岗秋林公司,走在路上才说明要给我买一床棉被,到秋林公司转了一圈,最后挑选了一床又大又厚的新棉被。整个过程,话语朴实,行为单一,却蕴涵着极丰满的情意。自此棉被盖在身上,暖在心间。棉猴儿、棉被是好东西,物有价,而情无价。
  1957年,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毕业,我从北京回到哈尔滨工业大学之后,就再没有见到边红同学,杳无音信,多年寻访,迄今未果。连家创同学毕业后留校,曾任富拉尔基机械学院院长和燕山大学校长、博导。有一次我说起这桩难忘的旧事,家创笑着说:“此事不值得一提!”是啊,在他看来事不值得一提的小事,而对我实在是刻骨铭心的,这正是为人之道,君子之交淡如水,友谊之深浓于情。
  近日,筹备中的哈工大博物馆的同志再次来访,腾出了50多年前使用的旧物——一只破旧的皮箱和两床棉絮,其中一床棉絮就是连家创送的(旧被套已坏)。大小两床棉絮并放,往事又呈现在眼前,浮想联翩。每当我忆及当年情景都会阵阵激起对同窗知己的无尽思念。
  
  鹧鸪天·怀友
   壮志青年不怕难,人生能有几回攀。
   北国城阙寒风雪。知己编织新意绵。
   自别后,惘思颜,寻尊觅态梦中宽。
   如今白发难相聚,闲赋独酌忆友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