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91

深受哈工大人喜爱的红色文工团

作者:常玉礼
 
  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一个充满激情的年代。在全民“大跃进”的1958年,哈工大人怎甘落后,一面在松花江肆虐的洪水前抗洪筑堤,一面在大炼钢铁的群众运动中日夜奋战。当年,还发生了美国侵略中东的事件,当时哈尔滨市民走上街头,游行示威,表示抗议。哈工大红色文工队(以后改为团)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中应运而生的。
红色文工团演出照(一)
红色文工团演出照(二)
 
  成立于1958年5月24日的红色文工队,最初只有20多人。他们坚持自编自导自演节目为主,以歌颂时代背景、讴歌英雄人物、展现学校生活为主旋,无论是在加固江堤的工地上,还是在大炼钢铁的炉火前,或是在街头、广场,到处都有我校红色文工队员的身影。他们的节目,深受全校师生员工和市民的欢迎,被誉为文化宣传战线的一面红旗。
  那时,红色文工队(团)的所有成员,都有很高的政治热情。他们白天和本班同学一道参加修筑江堤劳动或参加大炼钢铁劳动,夜晚加班加点创作排练。有时一晚上只睡三、四个钟头。他们创作的松花江筑堤大联唱等节目,不仅受到了全校师生员工的欢迎,还被南岗区作为优秀节目,推荐到市里参加文艺汇演。
  那一年,党中央八大二次会议的文件公布后,红色文工队(团)的成员深受鼓舞。创作组连夜加班,创作了以总路线为主题的松花江筑堤大联唱之二。排练后立刻在防汛工地演出,受到同学们的热烈欢迎。之后,创作组又创作了大联唱之三,及时把党中央的决策传递到每个同学的心中。
  1958年6月6日,《哈工大报》上发表了题为“我校文化宣传战线的一面红旗---记哈工大学生文工队”的长篇文章,介绍了红色文工队的成长历程。其中详细介绍了舞蹈队老队员徐欣年、卢洁、乐队张铨等人参加红色文工队(团)活动的感受。他们一致称赞这是个朝气蓬勃的集体,在短短几天中得到的锻炼,让人永生难忘。
  由于红色文工队(团)在社会上的影响不断扩大,哈尔滨团市委于1958年6月13日在我校礼堂召开了推广红色文工队经验的现场会。哈尔滨市机关、工厂、学校的宣传、文化工作者参加了会议。我校学生会主席何经寰在会上介绍了我校红色文工队是如何成为文艺宣传战线上的尖兵的。哈尔滨市委宣传部牛乃文部长在会上号召各单位学习哈工大红色文工队(团)的经验。会后,红色文工队进行了现场表演。出席会议的一些工厂领导同志当场邀请我校红色文工队到他们工厂演出。
当时在学生总会担任文化部长的王兆国(右)与部分文工团员的合影
 
  红色文工队(团)的出色表演,在广大同学中赢得了良好的声誉。许多同学慕名而来,要求参加红色文工队。队员人数很快扩展到100多人,并分别建立了合唱、舞蹈、管弦乐、民乐、话剧、曲艺、创作等组织。为了提高文工团员的业务水平,各队都建立了固定的排练时间。舞蹈队还实行了集中住宿,每天早上练基本功。有的队还派人到市区的文化馆学习,或请专业文艺团体派人指导排练。由于参加红色文工队的绝大部分成员都能刻苦练习,使演出水平大大提高。以至于每逢演出时,观众场场爆满,甚至有时竟一票难求。
  从1958年红色文工队(团)成立以来,每年的“五一”、“十一”、新年、春节以及迎接新生、欢送毕业生等活动,多是由红色文工队(团)演出为主要内容。在那个处处要求突出政治、文化生活较为贫乏的年代,逢年过节能欣赏到红色文工队(团)的演出,也成为我校师生的一种期盼。
  红色文工队成立于不寻常的年代,有几个月,为了大炼钢铁,连课都停了,一切服从政治的需要。这个队诞生的第二天就出现在全民抗击洪水的松花江畔。它也曾冒雨在哈尔滨街头一天之内演出21场,演出的节目90%是自己创作的。一年中队员创作了大小节目200多个,参加各种演出近200场。如此繁重的工作量,不知那时的文工团员是怎样承受的,现在回想起来都不可思议。
  红色文工队成立两年后,更名为红色文工团。1960年8月11日,文工团满载着全校师生的友情,利用暑假前往长春、沈阳、大连、旅顺等城市进行访问演出,历时一个月。文工团分别与吉林工大、长春地质学院、东北工学院、辽宁大学、大连工学院等兄弟院校师生,以及沈阳第一、第三两个机床厂、沈阳重型机械厂、沈阳变压器厂、沈阳高压开关厂、沈阳铸造厂、沈阳风动工具厂、沈阳电缆厂、大连机车车辆厂等协作单位进行了友谊联欢,还对长春、沈阳的教师、学生进行了慰问演出。当时辽宁暴雨成灾,红色文工团又进行了救灾捐献演出。此外,还为驻旅顺海军进行了慰问演出。红色文工队前后演出32场,观众约6万多人。
  红色文工团到达长春时,正遇上洪水的威胁。团员们强烈要求参加抗击洪水的劳动。在他们的一再坚持下,长春团市委安排他们到新立城水库固堤。晚间,他们又为水库防汛大军进行了慰问演出。在长春期间,他们还应邀参观了第一汽车制造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大大开阔了队员们的眼界。
  根据学校的安排,文工团还到阿城市慰问解放军。当时一到阿城就遇到了倾盆大雨,每个队员的衣服和行李都淋湿了。有的同学在泥泞的路上滑倒,行李上、身上沾满泥水,几乎成了泥人。但是大家一想到全校师生的重托,仍然斗志昂扬地前进。到达目的地不到三小时,文工团就开始了慰问演出。演出结束后,驻军领导邀请队员们同官兵一起观看电影。第二天,队员又与部队官兵一起参加了基建劳动。劳动之余,学校党委常委张晓风同志与队员们亲切交谈,向队员们介绍了当地建设的宏图,使队员们深受鼓舞。(注:当时学校为了战备需要,本打算在阿城建立一所战时学校,后来取消了这个计划。)
  最初负责红色文工团工作的是团委和学生总会。1964年起,全国兴起突出政治、学习解放军的热潮。我校也成立了政治部。红色文工团正式划归宣传部俱乐部领导。我(笔者)因为当时在俱乐部负责文艺社团的工作,与红色文工团有较多的接触,所以指导红色文工团开展活动,成为我的一项重要工作。
  红色文工团早期的负责人是乔毅和刘甦辰,他们为红色文工团的组建与早期活动做了大量工作。61级同学王兆国曾在我校学生总会担任文化部长。他对红色文工团的队伍建设、排练演出极为关心,多次利用晚自习时间找60级的文工团负责人谢寄石、李继兰、付爱群研究红色文工团的工作。他本人还自编自演对口词,宣传参加拜泉县社教工作的感受,演出效果十分感人。他到中央任职后,不忘老同学的情谊,数次请我校文工团的校友聚会,共话当年校友情。
  经过几年的实践锻炼,红色文工团的演出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在哈尔滨举行的高校和中等专业学校文艺汇演中,多次获奖。红色文工团创作演出的赞5922—2班的数来宝以及铜管乐合奏、木琴独奏、快板书、大合唱等节目分别获得了奖励。同时获奖的还有6065--1班的金宗信、6061—1班的肖哲生、6061—1班的陈文良、6054--3班的王知、5952班的万炎恒等,这些获奖同学都是红色文工团的骨干。
  那个年代,物质上极为贫乏,但文工团员们的精神生活却是丰富多彩的。他们以满腔的热情把时代的声音带给全校师生员工,受到同学们的充分肯定和赞扬。1960年1月8日,我校同学肖增义等10人给红色文工团写信说:“看了你们的贺岁演出后,感到十分满意。无论是那嘹亮的歌声、动人心弦的诗朗诵,或饶有风趣的男生小合唱,至今还在耳边萦绕、在心底回响。”王保乾同学说:“文工队的演出,反映了我校教育大革命后的新面貌,也反映了祖国欣欣向荣的新气象,我们都愿意听到这时代的声音。”韩蕴中、高永全两位同学联名写信说:“演出的大多数节目都围绕着祖国大跃进的主题,歌颂了新人新事,同时也批评了不良现象,很有战斗性。”乔毅同学说:“集体快板——跃进工大一朵花,所说的就是我们亲身经历的亲眼所见的事实,看了感到特别亲切。”
  1964年6月9日,原校长李昌和原党委副书记李东坡、彭云,原宣传部领导白弋、李晴、袁礼周会见了在哈尔滨市文艺汇演中获奖的有关人员,听取了学生总会领导刚杰和我所作的汇报,并对今后学校如何开展文艺活动,如何搞好文工团工作发表了意见。会后校领导还和与会的全体人员合影留念,以示鼓励。
  在此次活动的前两天,校领导高铁还参加了红色文工团在哈尔滨公园举行的建团6周年活动。在这次活动中,他赞扬红色文工团在促进思想革命化、抵制资产阶级影响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演出了不少反映学校生活的节目。他勉励文工团员,不但要文艺好,还要学习好;要注意培养新团员,不断发展壮大队伍,更好地丰富我校的文化生活。会上还宣读了老文工团员于昌荣等人的贺信。会后,高铁同志与全体与会人员合影留念。
  那时,红色文工团的60级同学仍在校,团长为谢寄石,副团长李继兰、付爱群也都是高年级同学,只有一位63级的副团长宋治平是低年级的同学。
  谢寄石是二系60级学生,曾担任话剧“年轻的一代”和“千万不要忘记”的导演。对红色文工团的工作有很强的责任心。在他担任红色文工团团长的几年间,除了上课完成作业之外,他把绝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红色文工团。在同学中享有较高的声誉,为学校的文艺活动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虽然从我校毕业已经40多年了,但他对文工团所做的一切,仍然牢记在我的心中。
  当年红色文工团的副团长李继兰,是五系学生。1965年毕业后,分配到航空系统。她擅长唱歌,是文工团的独唱演员。她带领文工团排练了许多节目,她的独唱也深受我校师生的喜爱。毕业后,与我校文工团的王知结为夫妻。退休后在北京生活,还经常参加北京市的业余合唱活动,并出版了一本回忆录,如今,她虽然已逾花甲之年,但生活得十分充实。
  当年的另一位副团长付爱群,在校时是舞蹈队的成员。她和舞蹈队的其他成员一起,多年如一日,坚持练基本功。她参加演出的舞蹈深受观众喜爱。当年的舞蹈队成员虽已分别40多年,至今仍与她保持着亲密的关系。
  还有一位副团长是二系63级的宋志平,她作风踏实,从不张扬,和许多参加红色文工团活动的女团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在排练演出活动中做了许多踏踏实实的工作。她毕业后在参观工厂的活动中被炼铁炉的铁水烫伤,不幸身亡。消息传来,令人十分痛心。
  当时文工团分管后勤的副团长是焊接专业的62级学生刘佐文。文革中任校革委会副主任,不再参与文工团的工作。近几年因行动不能自理,处于病休状态。
  红色文工团是一个团结战斗的集体,他们出色的成绩和全体队员的辛勤工作,受到学校的表彰。《哈工大报》有记录的受表彰人员有:金宗信、李芳周、明治华、解连奎、周加生、周承叶、李有义、刘振镛、俞铮罗、刘尔重、孙长风、齐永全、李焕文、潘仲健、葛树香、万炎恒、何健秋、凃治英、熊日恒、李河秀、刘秉晨、王奈何。 
  在一次表彰会上,李昌校长作了讲话,对红色文工团的工作表示赞扬。他说:“红色文工团是我校政治工作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他还勉励文工团员要不断提高政治觉悟,在“反修防修”中发挥积极作用。
  如同长江后浪推前浪,新老交替的工作每年都在文工团发生着。每年都有一批高年级的团员要毕业离校,又都要从新入学的同学中招聘一些成员补充新生力量。团里的领导班子也面临这个问题。
  经过一个时期的了解、考察,我选择了6402—2班的范广众同学担任文工团团长,合唱队的吴务珍、民乐队的孙德章两位同学任副团长。一批61级、62级的老文工团员扶助他们开展工作。当时文工团成员近150名,分为7队两组。合唱队由赵雅君、李晋儒、李安甫3人负责;舞蹈队由陈志才、高均林负责;管乐队由黄玉安、马俊秀负责;弦乐队由张德志、吕志明负责;民乐队由吴德珠负责;话剧队由李晓静、陈秀玉负责;曲艺队由孙友祯、丁洪学负责;创作组由陈昌祥负责;舞台美工组由纪亚铎负责。这些干部都是由范广众为团长的新领导班子选择的。虽大多数是新人,但较好地继承了红色文工团的优良传统。一批老队员继续参加文工团的活动,发挥传、帮、带的作用。例如舞蹈队的62级老队员夏承光,就在舞蹈队当教练,他创作的舞蹈“红旗颂”就有很高的水平,但不幸由于文革初期受到政治上的迫害,这个本来准备到哈尔滨之夏音乐会上演出的节目被临时取消,很多人都为此感到惋惜。但在那个年代,也只能以取消演出的结局来处理。
  范广众、吴务珍、孙德章3人担任红色文工团领导以后,紧跟学校的中心工作,把文艺宣传与学校的中心工作紧密结合起来,努力搜集学校争创三好的典型材料,把先进单位、先进人物的事迹编成文艺节目搬上舞台,传播到全校师生中去。
  当时校内正在宣传59222班、6224班的先进事迹。社会上正在开展向英雄王杰学习的运动。红色文工团顺应形势,排练了大型舞剧“革命青春的赞歌”,并用舞蹈、塑型、幻灯、朗诵、快板、管弦乐伴奏、民乐独奏等文艺形式,歌颂了共产主义战士王杰的一生。演出时,许多演员热泪盈眶,观众群情振奋,演出效果非常感人。为了创作这个节目,范广众不畏哈尔滨冬季的严寒,在俱乐部办公室连夜奋战,通宵不眠,直到完成全部创作,其敬业精神令人感动。
  在周末或节假日,红色文工团多次组织小分队深入学生队、医院、食堂、实习工厂、图书馆进行慰问演出。他们通常是先采访预演单位的好人好事,编成节目,排练完成后去这些单位演出。1965年寒假期间,文工团就深入食堂、锅炉房、医院病房演出25场,宣传学习“九评”后出现的新人新事。六系食堂是全校的先进单位,有几位师傅的事迹很感人。他们改造废旧笼屉,每年可节约七、八百元,还节煤三分之一。文工团把他们的事迹编成节目,登门给他们演出后,师傅们都笑得前仰后合。
  1966年,64级和65级同学都到农村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回校后,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红色文工团的一批骨干打出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旗帜,走上街头进行演出宣传。以后,又到黑龙江40多个市县和边防哨所进行宣传演出,所到之处,深受欢迎。
  学校复课之后,在吴德珠、王玉珩、薛淑清等同学带领下,又排演了大型舞剧“井冈山的道路”,同学们以磅礴的气势、满腔的热情歌颂了我党我军的丰功伟绩。
  范广众同学在回忆他参加红色文工团这段经历时,深情地说:“在我心里,红色文工团始终是一枝火红的花、一首浑厚的歌,我讲给孩子们听,也讲给朋友们听。他们问我,你爱她什么?我没有明确答案。她值得爱的地方好多,比如她的执著、她的活力、她凝聚了一批朝气蓬勃的才子,她搭建着辉煌缤纷的舞台,还有她让学子们终生受益的熔炼……”
  五、六十年代在我校学习工作过的校友,有几人不曾看过红色文工团的演出,又有谁不知道学校有一个红色文工团。
  那些曾参加过红色文工团活动的学生与教工有谁能忘记这段不同寻常的经历。那些为红色文工团的活动付出过大量汗水和心血的哈工大人更会把当年的一切铭记心中。
  4年前,曾在红色文工团建团初期做过副团长并为文工团写过许多宣传文章的刘甦辰校友回母校时,曾多次回忆起当年红色文工团的工作,对当年的活动流露出一片深情。
  2008年12月2日,3位曾在红色文工团担任过领导工作的校友李继兰、付爱群、范广众以及当年文工团的曲艺演员王知,共聚一起。大家共同回忆起三、四十年前在校参加文工团活动的往事,付爱群还带来了当年记录文工团活动的几十张老照片。回想起那些激动人心的往事,他们都表现出异常的兴奋与激动,好像那些往事就在眼前。大家十分遗憾的是,当年的文工团长谢济石在成都工作,暂居国外不能相聚,还有两位副团长宋志平、吴务珍已不在人世。对红色文工团工作十分关心并给予了多方支持的团委书记张念人、阎世云,几任学生会主席何经寰、李瑞昌、范理风、刚杰,文化部长王兆国、戴淑贤,他们有的在国外定居,有些在外地,有些已失去联系,但他们对红色文工团所做的贡献将永远铭记在广大文工团员的心中。
   大家也没有忘记为文工团活动做了大量后勤保证工作的当年俱乐部领导金光、孙九龄以及于梦怀等人。红色文工团的每次排练、每场演出,都有他们的辛勤付出,他们是名副其实的幕后英雄。
  红色文工团在学校生存了10年,先后有数百名同学与教职工慕名参加,许多人在文工团里受到了锻炼,增长了文艺才能,提高了社会工作的能力,为日后工作奠定了基础。
  记得当年有一首歌是队员们经常唱的“我们年轻人,有颗火热的心,革命时代当尖兵。哪里有困难,哪里有我们,赤胆忠心为人民……”他们正是这样,带着满腔热情,在红色文工团搭建的大舞台上,挥洒着才华,奉献着青春,展现着那个时代青年的精神风貌。
   岁月无情人有情,愿所有参加过红色文工团的哈工大人都能在不同的岗位上相互勉励,为国家多做贡献,为哈工大人争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