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91

怀念英才早逝的赖声锴

作者:李家宝

  我非常怀念赖声锴。他英才早逝,才华出众,能力超群。他虽然去世已经26年了,但他的音容、作为,尤其是他对哈工大奉献的一生,却总是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使人佩服、使人感叹、使人惋惜。
  他出生于1932年,1951年进入哈工大预科,1952年进入哈工大机械系,直到1982年4月21日逝世。他一生50年,成年后的31年全在哈工大度过,全在哈工大开花、结果,全在哈工大无声奉献、闪亮发光。
  还在机械系念大学的初期阶段,王仲奇与赖声锴在班级里就是极耀眼的拔尖人才。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聪明过人、刻苦钻研,成绩冒尖。赖声锴勇有于发现问题,王仲奇则善于埋头苦干。他们当时是最好的同窗好友,后来是最佳的同事伙伴。大约在1956年初,哈工大来了一位汽轮机方面的苏联专家,要成立汽轮机专业,教师、干部都很缺乏。由于有王仲奇、赖声锴突出表现的深刻印象与优秀记载,根据不拘一格选拔人才的原则,哈工大决定从高年级中把他们调出来,在苏联专家指导下教低年级的学生,并负责筹建汽轮机方面的专业与教研室。一上来,他们就负责讲授主要的重头专业课“汽轮机原理”,他们不仅很好地完成了任务,而且很受欢迎。不久,学校来了一位留美归来的汽轮机方面的高级工程师,被任命为教研室主任,请他给学生讲课。结果学生只欢迎高年级学生王仲奇、赖声锴的讲授,而不习惯留美专家的讲课。而且,他们边工作、边学习并毕业,实际上教研室与专业的所有创建工作都是他们两人所进行,不久才正式成为负责人。可以毫无愧色地说,他们两人是我校也是新中国成立后该专业的先驱者、创建者和奠基者。后来王仲奇被派往苏联学习,如今是我校能源学院的国家工程院院士,赖声锴被留校担负教学、科研工作后并担任干部直至病逝。应该说,王仲奇、赖声锴都是哈工大有功之臣,是哈工大的骄傲。应该说,王仲奇、赖声锴配合创建汽轮机方面的专业与教研室的这种模式,是上世纪50年代哈工大创建新教研室、新专业的普遍模式,只不过一般是抽调研究生来承担,他们是本科生。这类模式大为成功,从而哈工大创建了一批在国内名列前矛的专业。他们的最主要特点即在于:创建者们都是不拘一格从青年的尖子中挑选出来,他们热爱事业、热爱专业,他们刻苦钻研、勇于奉献,领导者间亲密合作、没有尔虞我诈。王仲奇、赖声锴配合是他们中突出的典型代表。
  不图名,不为利,干哪行,爱哪行,钻哪行。这是赖声锴最为突出的品质与特点之一。大约在1981、1982年期间,赖声锴从业务工作岗位调到行政管理单位,担任科研处的负责人。他立即进入角色,马上打开局面,迅速取得成效。他最早为哈工大打通与美国专业学会的关系,参加并介绍一些教师参加了美国机械工程师学会;他积极地参与国际学术交流活动,在国内最早建立了与澳大利亚高等院校之间的关系,受到澳方出资邀请他为主的两人代表团访澳大利亚,他并不为个人着想,而是建议学校派出校领导一级的人员前往。学校按照他的意见决定由校领导一人和他组成。最终,他因病重请求换人而未能随团成行,成为这次访问的最大遗憾!但是,我们不能忘记,这次访问的成功,开辟哈工大与澳大利亚的交流渠道,赖声锴在其中功不可没。
  他最值得我们敬佩、学习和永远纪念的,就是在他的生命最后阶段,他如何面对疾病的乐观主义态度。他被调到科研处工作不久就发现患了癌症。但是他能非常乐观、正确的对待。一方面,他积极治疗,尤其是自己积极学习、钻研有关的医疗、护理知识,学会了打针、学会了针灸。另方面,他不愿意离开工作岗位,更加积极、勤奋,人们看到他的是开朗的笑脸,而难以知道他是危在旦夕的重症病人。可以说他的一生,是工作、工作、再工作,学习、学习、再学习的一生。他及王仲奇不仅是学习、钻研汽轮机相关业务知识的对子,同时是学习、钻研英语的对子,他们经常地在一块学习、切磋。有一次我出差北京,在宾馆里碰见他们,看到他们有点时间就在学习、探讨英语,还找我咨询。使我十分惊讶!难怪他们成为我校以俄语为基础的教师转学英语的第1批优秀者。由于赖声锴中学有较好的英语基础,他是我校专业教师中英语最好者之一。他死在工作岗位上,他死在不断学习、终身学习的人生路途中,他死在乐观地与死神搏斗的征途中。怎么能不令我们永远崇敬、永远怀念啊!
  赖声锴无论是待人处事,还是在集体与家庭中,总是团结友爱、真诚相待、和蔼可亲,这是他所有优秀品质的基础。作为学者,他不只突出自己个人,他不压人,着眼事业;作为管理者,他没有官架子,他不考虑个人升迁、得失。他是哈工大平凡的一分子,也是哈  工大伟大的一分子。哈工大具有一大批赖声锴式的平凡当中的伟大的人物,因之能够从文化大革命的废墟上复生,能够不断前进、长期兴旺。
(本文曾得到王仲奇院士提供若干情况,特表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