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91

哈工大文革前一位副校长吴立人的事迹与遭遇的点滴回忆

作者:李家宝

  偶然中忽接我校文化大革命前一位曾任过2年左右副校长吴立人的女儿吴莉打来的长途电话,希望我为他死去的父亲写点回忆。言词恳切、激动、略带泪声。特别是她指出说,她父亲文革时原本早已调离哈工大,却又被揪回校批斗,受到严酷的迫害,今天为什么哈工大正式史实文字中,别的副校长全都提到了名,而对他父亲连任过副校长却未提及,这是不公平的。我被打动了,因为我与吴立人在文革中都是被打成以李昌为首的“修正主义集团”主要成员之一。我同意在半年内抽空略写记忆所及的点滴,抒发我对他的同情与敬重。
  事隔已经多年,加以我已无精力与时间去查证相关资料与文献,只能是凭所知和所能记及的点滴内容来阐写,既不准,又不深,更不全,我想哈工大也再无别人能了解更多了,故权且以此滥竽充数,了却心愿。
  吴立人同志大约是于1962到1964年间在哈工大担任过教学副校长,当时我是哈工大教务处处长,他是我的直接领导,他家又住在我对面,正好是邻居。
  据闻他是“一二·九”运动时代的老干部,曾入狱多年。来哈工大之前原为成都电信工程学院的第1把手领导,到哈工大是从校领导正职受贬为副职,并且不再是党委委员。他家庭也已经离异,孤身带着两个男孩、一个女孩远从大西南成都来到大东北的哈尔滨。受贬的主要原因是,他积极主张和倡议高等院校一切工作都应该为教学工作服务,一切工作都应该为教学人员服务。这本是正确的思想与观点,却受到批判与打击。1964年后,他被调离哈工大,到黑龙江某小市担任副市长。文化大革命后据说又调了一个工作单位,在工作中病逝。
  他在哈工大近2年期间给我印象深刻的事迹是如下诸椿:
  
  宏观战略指导的领导风格
  
  吴立人同志在担任哈工大教学副校长的间,给我印象深刻,值得学习的是他的领导风格。在每周或隔周召开的系主任或教学副主任工作会议上,他只“坐镇”把握方向,并不直接主持会议,而由教务处处长的我来主持。会议结束时他仅说一句“就按教务处长的结论意见去办”。其实,他是虽不再大张旗鼓地宣传他的一切为教学工作服务、一切为教学人员服务的观点,却在暗中掌握这个大方向,把具体事的权力下放,给我撑腰,让我大胆放手工作。他抽出时间个人深入走访。这种战略指导的作风其实就是当今世界流行的“目标管理”的管理方法。而高等院校的工作应该 “一切为教学工作服务,一切为教学人员服务”的思想时至今天也仍是值得大力宣扬的。
  
  深入教学人员的最底层,为之撑腰服务
  
  吴立人同志到校后不久,了解到教学人员中的最底层人员是实验室中的实验员和设备员,他们的工作很繁重,所有教学、科研活动都离不开他们,然而在全国性的大浪潮中,他们的职称评定问题得不到很好的承认,他们的工资问题得不到认真解决。他悄悄地、积极地走访他们,表示愿为他们服务,鼓励他们开展俱乐部性质的文娱活动。我记得,有一个星期天,我们全家到松花江边去游玩。到了防洪纪念塔前,忽然遇见吴立人从一辆吉普车上下来,我问他是否来游江,他说不是,只是因为实验员们集体野游,他以副校长的名义,利用学校的吉普车为他们运送食品等杂物。等实验员们到来接下了所有物品后,他即乘车返回并未参与游玩。我这才认识到:第一,他与他们已经很熟悉了,交成了朋友,而我不仅不知道这一切而且远不如他;第二,他确实以自己的行动在实践着并履行着为教学人员服务的宗旨,这使我十分地感动。我从他身上学习到,在高等院校当领导,不仅应该关心服务于有声望、有地位、有影响的人物,同时应该关注于、支持于和服务于最低层和被人们遗忘的人物。
  
  平易近人、平等待人,与下级结成友人
  
  我们的住房是两对面的邻居,我又是他直接的下级,他不仅没有一点上级“官架子”,而是主动地请求我对他的生活与工作给予帮助。保姆闹情绪了,找我排解;两个男孩打架了,找我劝架;往事的唠叨,向我叙说。闲谈、杂谈、乱谈,几乎无事不谈。尤其是谈及他狱中死去活来的苦难日时,反而眉飞色舞,津津乐道,让人感到苦中作乐的乐观景象,并反映出他一生中多种多样的磨难、悲苦与辛酸。
  他知道我患肺结核长期疗养后仅一年多,又正值经济困难的时期,物资、菜蔬极端匮乏,他很关心,千方百计弄到了一点新鲜黄瓜,悄悄地送两支放在我家桌上,那是多么珍贵的物品啊!我送还回去他又送了过来。又一次他弄了一点点豆油,在那样的年代,粮食定量都不足,油更是稀罕又稀罕了。他悄悄让保姆送一瓶来放在我家一进门的桌子上,我发现了坚决不收,把它送回去,他又坚决送过来,之后我又送回去,送来送去,最后放在我家桌上,我离开时丢失了。我们既觉十分可惜、又哭笑不得。那样的年代,那样的生活环境下,那样的情谊,我能忘得了吗?
  吴立人同志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好的领导干部。他忠于党、忠于高等教育事业,他坚强不屈,勇往直前。他的一生十分坎坷,深受打击迫害。在哈工大的约2年期间,默默无闻,埋头工作,树立了新风。他值得我们学习,值得我们同情,值得我们怀念,值得我们永远地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