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91

改革开放带来科研的春天

——1979-1991空气洁净技术科研发展回顾

作者:杜鹏久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春风的沐浴下,在党中央“向科学进军”的鼓舞和激励下,广大教师精神振奋、干劲倍增。时任供热通风教研室主任的我,结合我国经济建设的实际,参考国外空气洁净技术的发展,提出了“洁净室综合技术研究的规划”。规划包括,研究范围:以除尘为主的电子工业、精密机械工业用的洁净室,以除菌为主的医药、食品工业用的生物洁净室及实验动物设施;具体步骤:文献信息研究,设计实验台,定点实侧;主题研究:洁净度的研究,气流组织形式的研究,灰尘、细菌的测定,过滤器的研究,定型设备的研究,逆风量的研究以及与建筑结构关系的探讨等。
  我从哈工大毕业后留校任教不久,被任命为学校新设专业“卫生工程”教研室的负责人。1955年至1959年被派送苏联留学,学习“供热通风与空气调节”,回国后一直从事“暖通空调”的教学与科研工作,任教研室主任兼任系副主任,并被批准为该学科学科带头人。1978年,我在认真查阅、学习文革10年来国外在本学科专业科技进展的资料后,深深体会到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已经远远落后于国际水平。
  空气洁净技术关系国计民生,在国外已广泛应用于电子、制药、食品工业以及医疗等领域,已成为创造良好的生产环境,提高产品质量,提高医疗效果,保证药品、生物制品及食品质量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特别在实验动物方面,国外早已建立起“实验动物中心”,在农业、医药、环境、食品及国防等的科研工作中,已普遍使用纯系动物及无特定病原体动物。在我国,由于未使用纯系及无特定病原体动物进行实验,许多科研成果,包括航天、原子能试验等,与国外无可比性,国外同行不予承认。国际贸易商品鉴定已把动物实验鉴定列为法规。为此,尽快发展我国的空气洁净技术特别是现代化实验动物设施极为重要,作为学科带头人,我责无旁贷,必须奋起急追,抓紧研究。1978年底我提出的“洁净室综合技术研究规划”,开始了从“暖通空调”向“空气洁净技术”的发展。
  “洁净室综合技术研究规划”实施不久,197910月,我调任学校科研所副所长,所长是王光远。当时的科研所只有我和王光远两人,无助手,也没有办公室、实验室、经费,而且我还一直担任着讲课、指导毕业设计、培养研究生等工作,并参加原教研室的一切活动。工作繁重,条件差,困难重重,但我们有三中全会精神,有科研改革的方向指导,“科研人员走出实验室,面向生产实际开展科研”。国家建设的责任感、紧迫感为我们克服困难增添了勇气。通过把用户和生产厂家联系起来,解决了资金和设备条件等困难,使“研究规划”得到了落实,并使研究成果迅速用于生产。到19825月,在近2年半的时间里,我主持设计并参加全过程研究完成的课题有7项,经过鉴定,其中3项属国内第一;到1991年底离岗,13年间共完成了13项课题,其中9项填补国内空白。
  例如:SJK-100016000型水平流净化空气机组的研制,被认为是“我国第一个净化单元式无菌手术室”,该成果被黑龙江省医院首用,创口甲级癒合率高达91.6%;多功能层流型试验台的研制,经航天工业部七院用ROYC0245型尘埃粒子计算器复测证明达到100级,被认为是我国第一台多功能层流型试验台,可做层流洁净空气流组织、换气次数与洁净度关系、垂直及水平层流和不同回风方式时的气流组织试验以及各种气流组织形式对尘埃粒子浓度的影响和一些模拟试验等多种试验;层流洁净室气流组织、换气次数与洁净度关系的研究,被认为是“国内首创”,其成果被国家标准《洁净厂房设计规范》采用;洁净技术在罐头食品工业中的应用研究,被认为是“食品无菌装罐在我国为首次”,其成果应用后不仅提高了产品质量,而且节省了灭菌用能源,改善了劳动环境,提高了1.5倍的生产率;实验动物房气流组织试验研究,这项研究被认为是国内首创,为研究此项课题研制的“实验动物饲养室净化空调试验装置”,为国内第一个。
  在“洁净室综合技术”的研究过程中,我在国内进行了大量的调研,并在此基础上对国外的有关资料、信息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广泛吸取其先进科学技术,结合我国国情,对我国洁净技术进行了深入研究。其间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共发表论文26篇,其中3篇在国际学术会议上发表;参加翻译出版了《朱暖通风与空气调节》、《苏联建筑百科全书》,并在《国外建筑文摘》上发表了约23万字的编译或翻译的国外资料。其间还指导培养了13名研究生,其中刘欣彤的研究课题“矢流有隔板高效空气过滤器的研制”,其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改变了我国历来过滤器品种单一化的局面;吴继臣的研究课题“实验动物微观环境的控制”,其论文在第18届国际微粒子学会年会上发表;赵旭东、项卫中、赵加宁等研究生带课题协助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进行“三改”等特殊毒理学试验,使该研究院的实验室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成为现代化生物洁净无菌实验室,促进了新药研制的发展,受到该院的赞誉,也为在新形势下研究生的培养提供了经验。
  洁净室综合技术的研究开展后,路子不断拓宽,其进速度、理论水平、研究成果以及时本专业发展和对国民经济建设所发挥的作用,引起了国内外同行的瞩目,从1979年至1991年底我离岗退休的13年间,前来参观学习,索要文献资料,洽谈协作,被邀请在国内外重要学术会议上发言或在有关培训班上讲课,以及国家重要部门委托设计项目,制订、审查国家标准、规范等来函、来人接连不断。据目前可查资料记载,其间我被邀请参加的洁净技术理论研究,新设备、新产品等成果评审,全国性鉴定会以及新课题论证,国家标准规范评审、制订等全国性学术会议有38项,其中绝大多项被聘为主任委员主持会议。其间我还先后被聘为中国电子学术洁净技术学会委员、副主任委员以及黑龙江省有关学会的理事长、主任委员、顾问、名誉主任委员等社会兼职。
  研究洁净技术的13年,虽然很辛苦,但却是我在一生的工作中感到最快乐最欣慰的13年,因为我为开拓和发展我国的洁净技术做出了努力和贡献,洁净技术的研究已经“在国内开了个好头”,并开始迅速发展。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两位教授对我校洁净技术研究的评价:同济大学沈钇“目前我国对洁净室的应用尚处初步阶段,医院手术室尚未采取无菌洁净设施,杜鹏久同志的研究已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兵器部第六设计研究院邵国痒“我国80年代将洁净技术开拓、引伸到生物洁净技术,杜鹏久同志起到了开拓的关键作用,从而缩短了在这方面我国与国外水平的距离,其成果有的已接近70年代偏后的国际水平,达到并代表了国内先进水平,在实验工程应用上起到指导借鉴的作用”。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洁净技术的研究已经如日中天,但令人遗憾的是我已经到了学校规定的“教授退离岗位”的年龄,只能服从组织安排。现在回忆起来,尽管当时我对洁净技术的进一步深入研究有很多新的想法,尽管是带着未尽事业“可惜”的痛苦离开岗位,但我还是要感谢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感谢改革开放。没有三中全会,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科研的春天,就没有我校洁净技术研究在国内的领先地位,就没有我为之奋斗的历史上的那段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