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62

难忘四月

——记哈工大大连校友会二三事
作者:谢晨曦

  为了心中一个梦,我们从五湖四海汇聚到天鹅项下,那尖顶楼里有金声玉振,振聩莘莘学子。
  因为世间的一份缘,我们从冰雪之都相会于浪漫滨城,这蔚蓝天地存高山流水,醇醉亲亲手足。
  又一个寒冬过去,又一次春回大地,亲爱的校友们,我们还不老,但我们会慢慢的不再年轻。为了生活的尊严,我们工作得很辛苦,我们的神经绷得很紧。张弛有度,我们需要必要的放松,需要彻底的释放!
  再聚金石滩,徒步海滨路,探寻金石滩的万年奇石。观沧海思有容乃大,临奇石度无欲则刚。
  校友们,欢迎你们参加由哈尔滨工业大学大连校友会组织的“第二届金石滩地质之旅”。
  上面是一则广告,也是哈工大大连校友会对在连校友发出的倡议书。2006年4月,对在连的哈工大校友来说注定难忘——因为,这个四月,我们有欢笑、有骄傲,也有眼泪、遗憾,甚至悲伤!


  为师长祝寿,我们确定了四月的欢笑

  3月19日,在连部分哈工大校友齐聚中国华录体育馆,在这里,我们度过了一个充满动感、恢复活力的星期日。校友在一起,打篮球、乒乓球、羽毛球、台球,玩扑克。真正体现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心境。校友在运动中相互交流、相互关照,放松、放松、再放松!此时,人无长幼,浓浓校友情溢于言表!
  夜晚,我们又一起为我们的师长,原大连铁道学院院长陈字刚老师祝寿,年已古稀的陈老师精神矍铄、童心未泯、风趣幽默。我们年轻的校友很兴奋,哈工大的杰出校友王兆国为陈老师生日题词:“教书育人、桃李芬芳”。是的,这是陈字刚老师的平生写照,它又何尝不是哈工大每位老师的平生写照!我们在欢笑中为陈字刚老师祝福,也为母校的老师们祝福。在祝福中我们充满期待——期待我们的老师健康长寿,期待我们校友好运相伴。
  也是在这一天,哈工大大连校友会正式向校友代表发出了于4月15日举行“第二届金石滩地质之旅”的活动倡议,希望他们是种子,去播撒校友四月的欢笑!


  为学长送行,我们泪如雨下

  4月,又一个清明节,它是人们为远行的人寄托哀思的节日。今年的清明节后仅一周,我们哈工大在连校友惊闻噩耗:哈工大的杰出校友,原哈工大大连校友会会长,中国造船工业领域的杰出管理者、经营者,我国海军装备事业杰出人物李占一学长因病辞世。他才61岁,在今天可谓英年早逝。他太累了,为了中国海军装备的现代化,为了中国造船业的快速发展,耗尽毕生心血。
  4月13日,我们部分校友为李占一送行,泪如雨下。“一生廉洁,品行高尚”是杰出校友李占一的一生定论。李占一是我们年轻校友事业的楷模,其品行也将垂范校友!
  亲亲校友情,从此天地间。李占一学长,您一路走好!您还有很多未尽的事业,但您放心,您的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她还会培养出像您一样杰出的人才!


  观沧海思有容乃大,临奇石度无欲则刚

  4月15日,哈工大大连校友会组织百余校友举行了“第二届金石滩地质之旅”。年逾古稀的老师、学长,意气风发的中、青年校友共百余人一字排开,蛇行于碧海青山间。观沧海,读奇石,好不惬意!金石滩的地质之奇全在奇石——虚实相益、中西合璧、天人合一。
  你看那九龙壁,九条长龙腾舞,惟妙惟肖,但哪怕是我们这些工大学子,常与毫米、微米相陪伴,看累了眼,我们也没独立数出九条龙。也许不远处那有一双犀利眼睛的大鹏能看清九龙,要不,它怎么会振翅欲飞,却又在那静守万年。即使如能翱翔万里的大鹏,它也要化为奇石为至尊九龙护驾。万千大鹏的牺牲铸成中华文明历数千年而不衰,壮哉,我中华!

 

 

大连校友会组织春季远足活动(肖友摄)

  给人类留下天籁之音的贝多芬,他可能不会想到他那不算英俊的头像会在万里之遥的东方古国矗立于碧波中,阅读着一个古老的文明。
  蟹,因荀子的《劝学篇》而委曲求全数千年,但它一如既往,秀于内,横行于碧波间。它的霸气源于它的内秀。难怪金石滩的神蟹出海气贯长虹。
  世界最大的龟裂石,岩浆留给人类的杰作,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使任何能工巧匠汗颜!
  神龟望归,触景生情,想想母校那高耸的尖顶主楼,它是在目送我们?还是在召唤我们?
  观沧海思有容乃大,海的气度;临奇石度无欲则刚,石的品质!


  紫丁香开了,我们骄傲

  4月27日,在连哈工大校友骄傲地传递着一个消息:欧进萍院士荣任大连理工大学校长!
  2004年元月,在连哈工大校友曾经骄傲过,那时是王祖温教授荣任大连海事大学校长!
  5月4日青年节,30余位在连哈工大校友为欧进萍院士接风洗尘。这天恐怕是欧进萍院士最后的一个青年节了,以后不是他不再年轻,而是他肩负重任。也许大家都心有灵犀,接风时大家都是对欧进萍院士的欢迎和祝福。只有我不合时宜说了这样几句话:“60年前,抗日战争结束了,中国向何处去?一个楚国人(毛泽东)对另一个楚国人(林彪)说,你到东北去,但你要把胜利带回来! 60年后,大连理工大学需要再创辉煌,中央又点将一个楚国人,你去吧,大工交给你了!”这是笑谈历史,但欧进萍院士肩负着重任和希望却是事实!
  欧进萍院士离开哈尔滨的时候应该是哈尔滨的紫丁香盛开的时候,他是带着花粉花香来到大连的,我们期待他抖落一地粉,引来万千蜂与蝶,换得大工桃李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