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71

我心中的中国核试验

作者:李建华


  2006年10月16日,是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的第42周年纪念日。到1985年为止,我共执行了17次核试验任务,但印象最深的还是参加首次核试验(在现场,参加首次核试验的参试人员,共5 058人,我是其中一人)。忆当年,我仍然心潮澎湃、激动万分!
  1964年2月,我踏入了国防科委某研究所。时年22岁的我,穿上了崭新的绿军装,一下变成了英姿威武的军官。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
  过了几天,首长正式向我们宣布:组织上选你们来就是要你们参加我国“首次核试验”!这时,我这颗年轻的心几乎快要跳了出来。我能够参加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是多么荣幸啊!  
  分配给我的任务是和其他同志一道用“无线遥测”的方法,测量核爆炸后的放射性烟云尘埃分布情况、γ射线辐射水平和衰减规律。对于第一颗原子弹来说,测得“核辐射”是鉴别是否“核爆炸”的重要标志之一!而核爆炸后的放射性烟云尘埃分布对人员安全等是非常重要的。
  我和其他同志一起被派往成都某研究所协作开发无线遥测设备。正在紧张进行之时,我突然接到母亲病危的电报。首长考虑母亲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坚持让我回去看看,帮助处理一下。我只好回家。因任务艰巨而伟大,在家我哪能呆得住,母亲病情稍有好转(我仅住6天)我就告别了年迈的母亲,归了队。
  回到部队之后,我就踏上了西去的火车并改乘汽车直奔新疆罗布泊核试验场。到了场区之后,在浩瀚的戈壁滩上,远远望见了高高耸立、雄伟壮观的铁塔。铁塔高120米,铁塔顶部的小屋就是放置第一颗原子弹的地方。
  到达驻地后的第二天,我们就投入到紧张的准备工作。我们在爆心的周围进行了布点。在每个监测点上都安装了一个γ射线探测器、一台发射机,并架设了一副高大的菱形天线。
  架设天线时,我们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每天乘坐卡车,在茫茫的戈壁滩上,东行离驻地约30公里的地方进行架设作业。在现场,连一颗树木都没有,我们头顶烈日,脚踏约80度的沙漠(鸡蛋放上都可烤熟),架设12米高的天线支杆。中午,我们躲在卡车底下,啃馒头、吃榨菜和凤尾鱼罐头,喝背壶中孔雀河的“苦水”。
  在距爆心20公里西侧的主控站(720)附近的每个接收点,我们都架设了一副接收天线、安装了一部接收机和一组记录设备。
  8月中旬,各项测试项目全部准备完毕,等待“零时”的到来。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内心焦急万分。我们每天身穿防护服、脚穿防护靴、手戴防护手套、头戴防毒面具(按形状,我们称它为“猪鼻子”),进行例行训练和设备性能监测。
  10月15日,试委会下达了命令:10月16日15时为“零时”,各测试单位做好“零时”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命令传达到我们后,每个人都手舞足蹈、激动万分。我们盼望的“伟大的历史时刻”就要到来了!
  10月16日,我们早早起床,再次对测试点的设备进行检查,对接收点的设备进行检查,一切准备完备等待零时的到来。吃过午饭后,主控站所在地区,除主控站的工作人员和无线遥测的工作人员外,全部撤到距爆心约60公里的白云岗观测点。主控站所在地区是危险地区,人不能在外面观看,也不能留在测试帐篷中。零时前,我们被安排在钢筋水泥构筑的工号内,等待“零时”的到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们耐心地等待。当时针指向15时时,突然一道闪光钻进工号内,紧接着一声巨响,仿佛大地在抖动。我们这些年轻人抢着冲出门外。啊!我们的东方处,绚丽多彩的蘑菇云正在滚滚升起,形如一条巨龙在空中飞舞,这是一般人难以见到的奇观!我们能亲眼见到,真是太幸福了、太自豪了!当我们冷静下来后,知道自己还有任务,我们赶快往测试帐篷跑。进入帐篷后,我们迅速进入测量状态。几分钟后,接收机响起了悦耳的声音,仪器的指针在强劲地摆动。啊!测到了沾染区的核辐射,完全可以证明这是核爆炸,绝不是化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了!
  我们参试人员蹦啊、跳啊,高兴得难以形容,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最幸福的一天(此前一天,恰好赫鲁晓夫下台)!我在首次核试验中,由于表现突出,荣立了个人第一个三等功。喜报由居委会敲锣打鼓送到家中。
  在首次核试验和第一次空爆中我执行了用“无线遥测方法测量爆后放射性烟云尘埃分布项目”;第二次空爆我执行了“高能中子测量项目”(确定含有热核材料的核爆炸,是否产生聚变反应);之后,我一直从事“链式反应动力学参数测量项目”(采用毫微秒核探测技术,测量核弹的核裂变、核聚变过程)。在核试验中,“链式反应动力学参数测量”每次都是重点中的重点项目。后来,我一直做这个项目的题目负责人。负责制定测试方案,组织现场实施和测后的数据处理及报告。每次我们都圆满地完成了任务。下面谈谈我在执行核试验任务中的几点体会:
  毛主席的英明决策是核武器研制和试验成功的根本保证。毛主席说:“原子弹就是这么大的东西,没有这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东西。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我看有10年功夫完全可能。”
  “很好,照办。要大力协同做好这件工作。”
  毛主席亲自决策研制原子弹、氢弹和导弹。毛主席提出的:“要大力协同,做好这件工作”的指示,是搞好核武器的研制和试验的根本保证。当时,这方面的工作代号是“03工程”。
  当年,我们国家技术基础薄弱,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当时的苏联又背信弃义,撕毁协议,撤走苏联专家,给核武器研制和试验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当年,我们就靠着毛主席这个指示,大力协同办好了这件事。那时,我们不管到哪,只要看到是03工程,就一路绿灯。
  执行任务时,大力协同也是必须的。要完成一个项目,需要测试、控制、电源、电缆、车队协同作战才能完成,“单挑”只能失败!
  这方面的实践和锻炼,使我养成了不管做什么工作,都能“大力协同”,因此,也出色完成了组织上交给的各项任务。
  周总理亲自组织实施核武器研制和试验,确保了成功。周总理对核试验的指示:“认真实干、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
  核试验是一锤子买卖。准备一次核试验周期很长,有的一年,有的数年。爆炸一瞬间定成败!因此,必须按周总理的“认真实干、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指示办,才能圆满完成任务。
  制作方案,反反复复,至少要算5-10遍。进场后,站级联试至少3遍,全场联试至少3遍,一人检查,多人复查。
  多次执行任务,使我们养成了“认真实干、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的工作习惯和工作作风,这是我圆满完成各项任务的根本保障。
  1984年那次任务,领导把全场各测试项目的总触发、总定时的任务交给了我。这是第一次。它的成功,将提供同步的触发和精确的时间关联,并将节省大量经费。若不成功,所有的项目不能动作,那将全盘失败!几年的辛苦准备,毁于一旦。那我就遗臭万年!因为责任重大,组织上将这个任务先后交给两个同志,都不敢接。当组织上找到我时,我二话没说,全盘接下(今天想来,真有些后怕)。由于我精心设计了方案,采用三重保险的方法,确保了总触发、总定时任务的圆满成功!当爆后回收完在洗消站洗澡时,我看到,每个人都笑呵呵的,没有骂我的。说明我给他们的触发和定时信号都到位了,他们拿到了满意的结果。由此我知道,我的工作完成得很理想。返回驻地,我蒙上被子就睡上了大觉。正在做梦时,司令员过来把我叫醒了。对我说:建华同志,祝你取得了圆满成功!在庆祝宴会上,基地首长和研究所首长,都给我敬茅台酒,祝贺圆满完成任务!常委研究给我负责的项目立集体三等功,破例还给我立个人三等功。由于我的突出表现,就在1985年我调走之后,研究所还是用百分之三十指标,给我提了一级,寄到我新调单位。这在全军是非常罕见的。
  处理完数据后,其他同志休假。虽然调令已到,我仍本着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精神,继续对数据进行分析总结,通过深入、细致的研究,我发现了与理论设计不同的物理现象,为理论设计和试验技术发展都发挥了重要作用。走之前,我还写了6份技术总结报告,把方法、结果、经验和心得都留下来,使接替这项工作的人们能有所参考和依据,顺利开展今后的工作。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参试人员的本色。前几次核试验,我们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试验条件差,生活环境差。那时,生活保障虽然由总后直供,吃得还可以,但蔬菜和花样很少。只能喝孔雀河的河水,非常苦涩。住的是帐篷,工作条件极差。计算数据用算盘和手摇计算器。算一组数据就需要10-20分钟。每次试验一响,我们就要冒“吃放射性”的生命危险,冲进污染区,抢胶卷。回来后,就加班加点处理数据。我们就因为这样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才能在简陋的工作条件和艰苦的生活条件下测出了高水平的数据,圆满完成了各项任务。
  勤俭节约、艰苦奋斗是参试人员的美德。当年搞核试验时,国家很穷,但搞原子弹、氢弹的决心特别大。当年,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元帅对外国记者说:“中国人民就是不穿裤子也要搞原子弹!”
  尽管国家困难,但国家给我们的经费十分充足。每次任务,经过我手的经费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我们是党教育和培养的知识分子,我们理解和体谅国家的困难。采购器材、设备搞协作,我们“精打细算”搞预算,千方百计节省器材和设备。我们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公和私很分明,写家信和私事,都用自己买的信纸、信封和胶水。
  我们到工厂和研究机构买器材、设备和搞协作,都和工人、研究人员一样在食堂排队买饭。有一次任务,需要采购高频同轴电缆。我先后跑了上海、天津、沈阳等3个城市的电缆厂,反复进行质量和价格比较,最后确定购买天津电缆厂的产品,一米可节省3元,数十公里的电缆节约的数目就十分可观了。还有一次,进场执行任务,我和一个女同志利用间隙时间,整理了前几次用过的电缆,装了一卡车,运回研究所,以备后用,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经费。我要说明的是,我们这样做,不是在领导要求下进行的,完全是自觉的行动。
  努力学习、刻苦钻研技术,是搞好尖端技术的需要。当年由于苏联撤走专家和带走了资料,美国搞封锁,给研制设备和提高技术水平带来极大的困难。我学了9年的俄语,可查不到俄文资料。我只学了30个小时的英语,却要查看英文资料。很困难,只好边查字典边看。每次任务,我做方案,至少要计算5~10遍。没有休息日,整天加班加点,有时加班到早晨6点,打个盹儿,搓把脸就上班。我要指出的是我的妻子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我加班到几点她就陪我到几点,困了就和衣而睡。加班最繁重的时候,她晚上还给我做点夜宵。我取得的成绩,有她的一半。1972年,我们的工资才72元,也没有加班费,但我们却干得十分起劲,感到很充实,技术水平提高得非常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