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62

春风细雨化为民

 

——访贵州教育学院院长袁惠民校友
 
作者:闫明星
 
  哈工大求学那段时间是我人生最宝贵的经历。人家问我是哪里毕业的,我都自豪地说:‘我是哈工大毕业的。’”深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贵州教育学院院长袁惠民校友的诉说中,我们看到了一位学子对母校的深情,一位成功者丰富而又精彩的人生阅历。
  袁惠民校友的人生阅历可谓丰富精彩,用句哲学上经常用的话就是:在曲折中不断前进。袁惠民校友是贵州师大第一批毕业生,并被留校任教。虽然学校答应3年之后让他去北师大进修,但工作了一年之后,不想浪费青春的他有股强烈的愿望:我要考研。他于是向学校申请,却挨了学校书记一顿批。虽然挨了批,但一直不“死心”的袁惠民校友在第三年又向学校申请了,学校终于同意他考研。他贵州师大的导师希望袁惠民念他的研究生,但一心想考环保的他毅然报考了哈工大应用化学。为了这件事,袁惠民校友报名后就躲着导师不敢见,导师知道后找到他说:“你考不上哈工大我还收你。你报考的周定老师是位女老师,对人非常好,还是带博士生的。”就这样,25岁的袁惠民于1985年考入了哈工大。在校期间,他担任过班长、研究生会主席,并入了党。1988年毕业后,他的导师周定教授动员他考博,那时贵州师大答应让他出国进修,一心想到外面见识世面的袁惠民校友就这样回到了贵州师大,没想到后来政策变了,出国要打分排队,出国进修成了泡影。1992年,学校派他当科技副县长。1998年,袁惠民校友又到贵州省环保局当副局长。2002年,袁惠民校友被委任为贵州教育学院院长。从袁惠民校友的人生阅历中,我们看到了一种不甘于现状、不断奋进的精神,一种虽百折而不挠的勇气。
  “在哈工大的那段经历是无论如何都抹不去的,包括如何做人、做事,都给了我很大影响。”在袁惠民校友看来,母校留给他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哈工大严谨的教风和学风,他说:“虽然我在哈工大只生活了3年,但哈工大的学风、校风非常好,国内很少有高校能像哈工大那样严谨。就连我一位在北京大学教书的同学都说,哈工大虽然名气上比不上北大、清华,但哈工大教师严谨的治学态度却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以后的生活中,无论是作为普通教师、副县长,还是后来的副局长、院长,这种严谨的作风都让袁惠民校友获益颇丰,大家对他的评价总少不了一条:袁惠民是一位实干的人。相对于严谨的校风学风,是哈工大教师开阔的思路和师生间的良好关系。袁惠民校友说:“哈工大教师研究的方向非常前沿,当时(上世纪80年代)就给我们介绍航天知识、太空环境生态,而且老师对学生非常信任。” 袁惠民校友现在依然记得当时他为航天部做一个课题,导师周定教授把4万元科研经费的本子交给他自由支配。严谨的校风、开放的思路,在这种氛围的熏陶下,袁惠民校友养成了一种习惯:无论做什么事情首先看到远处,然后有计划地去做,他说:“能够对当前的事有计划,对之后的事有思考,这是很有必要的。”
  袁惠民校友念研究生时,哈工大的条件并不好,而他所在的应用化学专业的实验设备在国内来说都是落后的。“在这种情况下,在导师的带领下,什么东西我们都自己动手做,最后做出的成果也比较好,条件好的学校的学生反而不一定能做出来。”回想起那时的生活和学习,袁惠民校友自然而然地充满了一种自豪感,而更重要的是在袁惠民校友看来,这种磨练对人能力的提高是非常有帮助的,正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他回到贵州后,那里的实验条件也不好,其他人总抱怨说没这没那没法做实验,但他总能想办法把实验做好。自从担任贵州教育学院院长以来,他遇到了很多问题,但袁惠民校友从未气馁过。目前,贵州教育学院已发展成为10个系和一个职教分院,共45个本专科专业,在校学生一万多人,这其中包含了袁惠民校友不懈的努力和辛勤的汗水。
  袁惠民校友一直希望再回母校看看,但他身上的担子太重,事情太多,往往都计划好了,却因为临时有急事不能成行,但他对母校的思念之情却从未断过,他把这种思念化作了对母校的关注。对于学校的发展建设,袁惠民校友说:“哈工大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主要是要明白通过什么手段来实现这个目标的问题。现在搞科研不仅需要一个团队,还需要组织者,如果哈工大只是要发展工程师的话,那么光环就永远戴不到你的头上。因此,哈工大培养人才既要有组织者,也要有出色的专业知识。”而对于哈工大学子们,袁惠民校友说:“目前许多学生的基础知识并不是很牢固和扎实,有些研究生连自己的课题都表达不清楚。因此,我们的学生要想有竞争力,就不仅要打好基础,还要提高表达能力、交际能力等综合素质。还有一个就是拓宽眼界,清华的学生总是忙于考托福、GRE等以便出国锻炼,我们哈工大学生也要有这种眼界和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