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71

品牌哈工大

作者:杨立民

  当今社会是市场经济,什么都讲究品牌,品牌是一种无形资产,是可以用货币价值衡量的。中国第一品牌“海尔”2003年价值489亿元,主持人李咏价值4亿元。欣闻“哈工大”作为品牌注册了商标,真是可喜可贺。“哈工大”这块品牌能值多少钱我无法衡量,但她潜在的价值是早已存在的,也是人所共知的。
  20世纪60年代,我高中毕业报考大学自愿时,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哈工大。为什么呢?我听别人讲过哈工大校长李昌是从中央调来的,级别比省长还高。李昌是中央候补委员,省长李范伍则不是。果然心遂人愿,我从哈十二中以高考成绩第一名考入了哈工大工程力学系。后来才知道她是当时全国6大重点院校之一。我们班20人来自全国14个省份。他们之中不乏出类拔萃的佼佼者,有校状元、市(县)状元、省状元。我问一位河南籍的同学,为什么要报考哈工大,他告诉我在当时有一清华,二哈工大。这句话也是其他同学的心声。我还问过几名上世纪50年代来校的老师,他们有的家在首都北京,有的家在南国水乡,为什么不远千里来到北国?他们告诉我:建国初期哈工大是学习苏联的样板校之一(另一座是文科学校——中国人民大学)。那时来到哈工大就相当一半出国留学,因为当时有70多名苏联和捷克专家授课。学生专业成绩自不必说,俄语都很棒,流利的俄语好像留过学似的,其实都是在哈工大打下的基础。
  十年动乱,哈工大成了重灾区。“南迁北返”遭受的不仅仅是物资的损失,更多的是人才的流失。“文化大革命”期间知识分子被当做“臭老九”,整天运动,挨批挨整,有的插队落户到了农村。不知哪位领导人说过:“臭老九”像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文化大革命”后期不少中小企业深感技术薄弱,纷纷从哈工大挖人,一时间分散到各企业的人员成了技术骨干,有的还当上了领导。难怪有人感叹地说:“哈工大一个虫,到外面就是一条龙”。
  哈工大的品牌效应在我身上也有所体现。那是1997年的事了。我原在一家电器公司工作,由于市场变化,又加经营不善,面临着破产的困境。我决定改换门庭到一个事业单位去。该单位是国家全额拨款,从企业到事业是倒流。那年我51岁,年龄已过杠。但从接收单位到省人事厅经过几道门坎,我竟没有费很大周折。原来人家相中我的一是高级工程师,二是哈工大毕业生。这都是沾了母校的光。从此我更备加珍惜哈工大校友的名誉。
  随着时间的推移,哈工大也与时俱进。1999年跻身9所国家重点高校之列;2003年为“神五”上天做出了卓越的贡献;2004年哈工大牵头自主研制的“试验卫星一号”发射成功……这一切都大大地提高了学校的知名度,成为了全国考生关注的热点。不少有志青年报考哈工大,使母校入学成绩一路攀升。这说明哈工大品牌在升值。现在学校团结一致,昂首阔步向国际一流大学迈进,哈工大这块响亮的品牌更加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