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62

岁月悠悠情牵梦系

——记日本同窗会会长稻垣宽母校之行
 
作者:陶丹梅
 
  历经86载风霜雪雨的哈工大1920年建校的老校舍,迎接着一批又一批海内外校友。多少年来,这座古朴的欧式建筑,她的厚重沧桑、她的一砖一木,都让老校友魂牵梦萦;那定格在月亮门前骄傲的英姿,是他们一生刻骨铭心的回忆。
  正是怀着这样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缘,日本同窗会会长、85岁高龄的稻垣宽先生和已故校友木本氏仁之子木本和伸先生等于6月20日专程回母校了解博物馆建设情况。校党委书记郭大成、校友总会常务副会长顾寅生、博物馆筹备组组长任晓萍等接待了稻垣宽先生一行。郭大成书记对稻垣宽先生牵挂母校发展、关心母校建设的爱校之情深表谢意。 
  6月21日,稻垣宽先生在博物馆人员的陪同下,来到正在修建中的博物馆。他踏进满是钢筋、水泥和木头等建筑材料的老土木楼内,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
 
稻垣宽会长(前左二)在学校正在建设的博物馆工地上参观
 
  “学校是1920年建立的,我是1921年建校第二年出生的,我比学校小1岁。1942年我从应用化学科毕业,通过了高等官考试,合格后留校当了助教,后来又当了副教授。当时不是每个人都能通过这个考试的。”他指着一楼的房间,“记得这里是应用化学科的实验室。”稻垣宽先生兴奋地手扶栏杆,上楼下楼,不需要别人搀扶,并不时地亲自拍照,他指着二楼一侧回忆说:“以前这里是教室,还有办公室,我曾在这里办公过。这里还是原来的样子,我太熟悉了,很留恋……” 
  稻垣宽先生不仅自己和中国有一段情缘,他的一家人也都在中国生活和工作过。他父亲曾在沈阳从事地下水管网设计,母亲和一个姨及两个舅舅都曾在哈尔滨生活和工作过。当年母亲的哥哥宇佑美宽尔和弟弟都在哈尔滨满洲铁路局担任领导职务。稻垣宽未出生时,父亲就已去世,长大后是舅舅建议他报考哈尔滨工业大学的。
  回国后,稻垣宽先生在京都大学工作14年,取得工学博士学位,现在是京都工芸织维大学特任教授,神户女子大学名誉教授,是哈尔滨工业大学顾问教授。
  漫步在熟悉的老土木楼内,先生感慨颇多,这里的教室、走廊、楼梯都曾留下他青春的足迹。他提出要看看当年的礼堂。当来到现在作为图书馆分馆的礼堂,看到礼堂上方俄式风格的玻璃吊灯依然挂在那里,还是当年的地板块保存完好时,他驻足很久:“哎呀,太熟悉了!这里的一切,勾起我许多美好的回忆。当年我们就在这里举行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重要的会议也在这里召开,我还曾代表优秀毕业生在这里讲话,并受到表彰。那时我们觉得这个礼堂宽敞高大,是很神圣的地方,现在摆满了书,看起来好像比以前小多了。80多年了,这里仍能保留原样真是不容易……”
 
稻垣宽会长(左一)与日本同窗会前会长木本氏仁之子木本和伸先生(左二)向学校赠送史料
  先生留恋这里的一切,他寻问博物馆土建工程何时完工,嘱咐一定要把博物馆修得非常好,楼梯的扶手要保留原样。并建议,现在日本的大学也在建博物馆,日本博物馆在设计上考虑了老人和盲人参观的因素,基本上无台阶,并设有扶手。他希望母校博物馆的修建也能从参观者的安全和方便上考虑。
  在礼堂,同行的木本和伸先生很虔诚地望着这里的一切,这也是他父亲木本氏仁当年学习和生活的地方。木本氏仁1938年入哈工大应用化学科学习,是稻垣宽先生上一级的学生。他曾是日本同窗会的第一任会长(第二任会长是鬼头正朝,第三任是稻垣宽)。他父亲毕业后,曾任日本中央大学理工学部的讲师,在日本开了公司,还曾在日本获大奖,在美国也获过奖。1985年木本氏仁先生被母校授予顾问教授。现在他已去世,他在中国沈阳的木本实业公司由儿子木本和伸接管。木本和伸先生说,这次他替父亲来看望母校在建中的博物馆,看到父亲当年学习和生活的地方,很高兴,也了却一桩心愿。
  参观和了解了博物馆的土建工程后,稻垣宽先生与博物馆人员一起座谈。他说:“得知母校要建博物馆,很高兴。现在日本校友还有200多人,他们年纪大了,一年一年地在减少。日本同窗会经常活动,他们忘不了在母校学习的那段时光,常在同窗会会志上写一些回忆文章。他们很牵挂母校,母校校庆,每年都有日本校友回校参加活动。我把母校建博物馆,正在征集文物的消息告诉他们,他们都很关心。但由于战争,日本学生毕业时,有的去当兵,在那种战乱的形势下,回国时只背了一个包。现在手里只要有一点值得纪念的东西都拿出来献给母校。”
  2006年元旦前,博物馆将有关文件和征集启事发给了稻垣宽先生,之后和他多次电话联系。稻垣宽先生很支持博物馆建设,在日本校友中做了广泛的宣传,并寄来了一些珍贵的照片和同窗会会志等资料。井上俊夫和大谷刚两位老校友也给我们寄来了一些照片和资料。 
  稻垣宽先生来博物馆之前,又专门给日本校友和已故校友的家属打了电话,并说明他去博物馆要带一些征集物品,此举得到日本校友的支持。这次他带来了一本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相册,里面有一些老照片,还有澳大利亚校友的照片。他还带来了同窗会副会长、建筑学科长岛康弘1942年的毕业证书,以及建筑学科已故的鬼头正朝家属捐赠的3本《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建筑大学75周年纪念日本访问团名册》。稻垣宽先生交给博物馆一份剪报,内容是报道哈工大代表团访问日本的,报道中说,日本到处都有哈工大校友。 
  离开母校半个多世纪了,稻垣宽先生对母校的一些事仍记忆犹新,他指着相册里的照片说:“那时学校所有的课都用日语上,我们每天还要学习中文。我的数学老师是中国人,他的日语讲得不太好,所以我的数学成绩不如别的科……”
  稻垣宽先生拿出了已故校友家属一直保留至今、应用化学科中田文明君的学生帽帽徽和校服上的领章,让在场的所有人眼前一亮:3枚60多年前的精致黄铜色徽章,按帽徽和领章上下左右顺序整齐地别在一块柔软的泡沫布上,这堪称珍贵的校史文物! 
  在哈工大8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有多少值得回味的历史片段,有多少值得纪念的人和事,都在流逝的岁月中灰飞烟灭。我们在征集过程中,曾多次从老校友捐赠的照片上看到这枚学生帽上繁体“大学”字样的徽章,它和当时的校旗上“大学”二字的写法完全相同,这是我们一直想得到的。
  当我们对这3枚精致徽章津津乐道的时候,稻垣宽先生风趣地说:“那时哈工大的学生穿着校服,戴着有‘大学’字样帽徽的学生帽,个个都很精神。走在马路上,感到很自豪。”
  老先生谈起母校的往事,情深意长。他指着一张俄国教师给他们上俄语课的照片说:“有一年,我和木本氏仁先生去澳大利亚看望这位俄语老师,谈到哈工大教师和同学间的友谊时,老师哭了,我们也流泪了,很留恋在哈工大的日子和那段友情……” 
  这次木本和伸先生也带来了他父亲的一些照片,并表示给博物馆捐赠一台64英寸背投机。
  博物馆筹备组组长任晓萍在座谈中向稻垣宽先生表示感谢,并请他向日本校友及已故校友家属转达博物馆对他们的谢意,请他们在博物馆的筹建过程中,多提宝贵建议,诚邀他们在博物馆开馆时回母校参观。
  稻垣宽先生接着说:“开馆那一天,我一定邀请日本校友一起回母校。”他还建议:“我们对母校有深厚的感情,有很多日本校友也牵挂着母校。如果能在博物馆里开辟一个‘日本角’,那么题目就叫‘友情和交流’吧。我希望母校通过各种渠道,把世界各地的校友联系起来。”
  他在博物馆的贵宾题名册上庄重地写下了“友情交流”几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