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01

同祖国航天事业一起成长

——访孙家栋校友

作者:木叶

  今年恰逢我的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90周年校庆,我想借这个机会,向母校表示衷心的祝福。虽然我在哈工大预科时间不长,但在青年时代非常关键的阶段,哈工大对我的思想、学习的基础影响很深,我想借此机会向母校表示诚挚的、衷心的感谢。哈工大90年历程,我们的学校和老师培养的学子在教学、科研等方面做了众多的工作,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就,也向他们表示衷心的祝贺。预祝老师和同学们在今后工作、学习中取得更多更好的成绩,同时,更希望同学们学好本领,将来为国家的发展,为建设创新型国家作出自己的贡献,为我们的母校增添更多的光彩。——孙家栋

孙家栋校友回母校(吉星摄)  

  时间已经很远了,那是62年前的1948年。但是对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绕月探测工程总设计师、中国科学院院士孙家栋校友而言,在哈工大学习的日子,印象却依然非常深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时正是我的青春时代,正值人生风华正茂之时,正赶上我们国家从苦难的社会转入到新中国建设的时期。在哈工大预科学习的这段时间,对我今后的成长而言是非常关键的,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母校学习的时光。
  哈工大预科班当时在全国独树一帜。1920年建校时,学校就为中国学生开设了预科班。1925年预科班在全国招生,并有相当影响。预科班学制1~3年不等,创办的宗旨是为本科输送懂俄语的合格学生,这样就避免了学生因为语言差异而在学习过程中遇到太多困难。1950年前后,哈工大的预科进入全盛时期。
  “那时我们民主政府已经开始逐步接管哈工大,党的工作发展很快,党的教育、团的教育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在那时加入共青团,并且很快成为入党积极分子。”孙家栋校友回忆说,教他们俄语的苏联人对培养中国学生学俄语很有经验,知道中国人学俄语难点在什么地方,非常有针对性,使学生学起来比较快。数理化都是用俄语编的中学教材,完全用俄语授课,学俄语的同时也进一步补习了基础课程。孙家栋校友表示,正是这个原因,在哈工大预科阶段,为自己今后的学习和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新中国建立初,各项事业百废待兴,随着苏联援华项目的实施,大批苏联专家和顾问来到中国。那时刚解放,关内学俄语的很少,哈工大就先后抽调了200多名学生担任翻译,为新中国输送了大批翻译人才,参加空军、工业、铁道兵团和海军等的建设工作。时光飞逝,孙家栋校友在哈工大学了近两年的俄语,因为国家需要,就到新组建的空军去做翻译工作。
  刘亚楼将军当年建设空军部队时,认为苏联空军跟中国空军一对一的对口帮助教学,虽然部队建设很快,但是空军以后需要的大量高水平管理人员、技术人员中国暂时还不能培养。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呢?刘亚楼就给中央写了个报告,调了一部分飞行员、一部分翻译去苏联学习。为什么调翻译去呢?第一,当年从哈工大调去的翻译原来就是准备去技术的,文化程度比较高。第二,到苏联现学俄语,再学技术,会耽误很多时间,所以就从翻译人员选出一部分人。“我就有了得天独厚的机会,既是哈工大的学习文化程度相对比较高一些,又是有俄语的基础,所以就被派往苏联去学习。”孙家栋校友颇为自豪地说。
  那时候,航空技术在科学领域相对比较尖端,国家给自己这么好的机会接受培养,孙家栋心想,自己一定不辜负党的培养,努力学习,学好专业报效祖国。怀着这样的念头,1951年9月,孙家栋和另外29名军人被派往苏联茹柯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学习。
  20世纪50年代的苏联,虽然是战后,生活上比较困难,但经过反法西斯战争,在艰苦的环境下取得卫国战争胜利以后,人民的思想状况、精神面貌、政治觉悟、人与人之间关系各方面都非常好。“接触到的教授、学生、老百姓都很好,让人感觉,社会主义制度,确实不一样。就不用说别的,苏联人在大街上看到中国人,都是非常客气,真是那种兄弟般的友谊。尤其是1952年朝鲜战争爆发,苏联人对中国人的态度更是非常尊敬”。 这种现实的教育让孙家栋印象非常深刻:“一定要向苏联老大哥好好学习,回去建设我们自己的国家。作为青年学生,这是我学习的全部动力。那时候中国学生非常重视学习,并且学得非常认真、非常刻苦。”
  茹柯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有一项“传统”——每年把年终考试获得全优5分的学生照片放入金字塔形的“状元榜”,如果谁年年都能连续保持,他的照片便会一年比一年大,一年往上挪一次。当然,年年保持的难度很大,等到顶尖级的照片所剩无几之时,也就到了学生毕业的时候。此时,如果依然能名列“状元”,将会获得一枚纯金质的斯大林头像奖章。
  孙家栋入学后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一年后,在学院大门最显眼的“状元榜”上出现了他的照片。就在进入这所学院5年后,孙家栋获得了那枚人人羡慕而又屈指可数的纯金奖章。
  “当时我认为这辈子就是干航空了,不料回国以后,出于国家需要,我又搞了导弹。”1958年孙家栋毕业刚回来,正好赶上聂荣臻元帅奉命负责中国导弹研制计划。以钱学森为首,从全国调集这方面的人才,包括军工院校的一些老教授都被调了过去。但是终究人数不多,随后大批毕业的青年学生也加入进来。
  “来之前,自己也不知道去哪儿,我们在空军招待所等了20多天,组织部找我们去谈话,现在组织需要,调你们到另外一个单位去,也没说到哪个单位去。当时这个单位代号叫0038部队,来这儿之后,才告诉我们这个单位是个绝密单位,研究导弹。”同年,孙家栋被调至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开始从事导弹研制工作。
  1967年7月底的一个下午,孙家栋趴在火箭图纸上满头大汗地搞设计,一位同志受上级委托来到他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为确保第一颗人造卫星的研制工作顺利进行,中央决定组建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由钱学森任院长。钱学森向聂荣臻推荐了你,根据聂老总的指示,决定调你去负责第一颗人造卫星的总体设计工作。”
  孙家栋校友表示,当时想的就是无条件服从组织分配,什么交通不便啊,家庭小孩啊,脑子里都没考虑。这一年他37岁。
  从此,中国航天史上多个“第一”跟孙家栋的传奇人生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是中国第一枚导弹总体、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第一颗遥感探测卫星、第一颗返回式卫星的技术负责人、总设计师,是中国通信卫星、气象卫星、资源探测卫星、北斗导航卫星等第二代应用卫星的工程总师,是中国绕月探测工程总设计师,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我是个非常幸运的人,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遇到这么好的机遇。我确确实实是随着国家的建设发展,随着新中国的发展壮大,在党的领导下,在同志们的帮助下,不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中的一个。我所做的只是党和国家的需要,党和国家要我去办什么事情,我就老老实实办什么事情。如果说我取得了一点成绩的话,那我的一切荣誉都属于党和国家。”在跟孙家栋校友交谈的过程中,他反复强调,搞航天的人,都有这种信念——自己的力量是微小的,航天事业是共同的事业。不是个人,也甚至不仅仅是航天核心团队,而是全国的力量,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离开这个,说自己有什么特殊成就,那就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首先一定要夯实基础,提高自学本领。我们国家要发展,要有所创新,要走在前沿,就不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别人后面。这种情况下,老师教的基础知识是不够的,必须培养自学能力。第二,交叉科学发展迅速,要具备综合处理、综合分析的能力。第三,要具备实践能力,力求把自己的想法转变成现实,不能空想。第四,做事先学会做人。要学会和人打交道,学会互相配合、取长补短互相学习。”孙家栋校友深情寄语母校学子,我们国家今后的发展是非常非常有希望的,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航天技术的发展在世界上依然很重要。随着国家的发展,青年学子将来是大有用武之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