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01

五 十 载 回 首

——访栾恩杰校友

作者:云月

  时间过得很快,从我进入哈工大到现在一晃已整整50年,半个世纪已经过去了。现在又迎来母校90华诞,我感到非常高兴。希望哈工大在新形势下能够保持过去的光荣传统,继续按照校训的要求,一代一代共同努力,把学校建成国际一流大学。希望我们的学子,在现代化建设和改革事业当中,都发挥出自己的聪明才智,为祖国贡献力量,为母校争光。我作为哈工大的学生,为母校自豪,祝愿学子个个都成才,我们的老师人人都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祝愿我们的母校哈工大更加兴旺。—栾恩杰

栾恩杰校友(吉星摄)

  “学校和老师对我们都是亲人般的关怀,同学们之间都是情同手足,回忆起在学校的这段时间,我都是抱着感激之情。在哈工大的5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成长时期,我要感谢母校,感谢老师。所以,在母校90周年华诞,我回来了,跟大家一起庆祝我们哈工大已经走过了90年光辉历程。”这些话是哈工大校庆90周年之际,中国工程院院士、绕月探测工程总指挥栾恩杰校友的肺腑之言。
  90周年校庆前夕。2010年6月4日上午,栾恩杰校友受聘我校合约教授、航天学院名誉院长。接受聘书之后,他深有感触地说,适逢母校90岁生日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受聘母校合约教授及航天学院名誉院长我感到非常荣幸、非常荣耀。栾恩杰谦虚地称,自己有幸参与到航天事业当中,跟广大航天科技工作者一起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他始终牢记着母校老师“扎扎实实搞学问、踏踏实实搞研究、认认真真搞学习”的教诲。如果说自己取得了一点儿成绩,那也是老师赋予的,同母校“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培养是分不开的。
  50年前,栾恩杰以优异成绩考入哈工大,被分配到自动控制专业学习,从此一生与中国航天结缘。在载人航天工程中,他曾担任副总指挥,参加了包括神舟一号到神舟五号飞船的发射和回收工作。栾恩杰院士是我国导弹控制技术和航天工程管理专家。40多年来直接参加或主持我国多个导弹型号和航天工程研制工作,在我国首个潜地战略导弹研制、陆基机动战略导弹系列化发展、开辟我国深空探测新领域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开拓性和创新性成果。
  作为绕月探测工程总指挥,他提出我国月球探测“探、登、驻(住)”三大步和“绕、落、回”三小步走的技术发展路线,是我国首次月球探测工程的主要倡导者、组织者和领导者,实现了“嫦娥”一号卫星准时发射、精确入轨、有效探测、受控撞月,开辟了我国空间探测新领域。
栾恩杰在哈工大期间,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在最困难的时候,国家实行了严格的粮食定量配给。学校那时学生的生活条件要优于老师的,男生每月33斤、女生30斤,老师只有28斤。学校千方百计解决实际困难,派了很多领导干部去食堂为学生服务。栾恩杰校友说,虽然生活困难,但国家、学校和老师全力照顾学生,而且大家都一样,家长们也都放心孩子在哈工大读书。
  “虽然时间把我磨炼成老头了,但在哈工大学习的日子仍然记忆犹新,让我终生难忘。”谈起在哈工大学习的经历,栾恩杰校友显得兴致盎然。那时的哈工大,教师上课没有现在多媒体等现代教育信息技术,不能演示多媒体课件、播放幻灯片。老师们就靠绘声绘色的讲解,幽默、诙谐的话语和整洁清晰的板书感染着莘莘学子,让他们如沐春风。
  “教我电机的老师基本功特别扎实,圆画得非常圆,根本不用圆规和尺子,完全是徒手画的。现在我画圆也很圆,也不用圆规,这是基本技能。教我陀螺原理的老师,推导公式时,就像学生做作业一样,用板书在黑板上从头推到尾,中间的过程讲得很明白……”哈工大教师严谨教学、认真负责的态度让学生养成了“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作风,并且受益终生。
  “学校就是教学生本事的地方,而最重要的本事就是如何增长本事。我要感谢老师们教给了我这些本事。虽然技术千差万别,但原理万变不离其宗,这是我这么多年工作的体会。”栾恩杰坦言,自己在哈工大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怎么学习,学会了怎么去分析问题。有了这个本事之后,无论到哪儿工作,从事何种工作,都可以从知之甚少到知之甚多,由知之甚浅达到知之甚深。
  人们常常会感叹,在一向豪放而幽默风趣的栾总指挥身上,科学家的严谨和诗人般的激情竟会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其实这不足为奇——喜欢阅读的科学家栾恩杰也是一位诗人。工作之余,栾恩杰时常有感而发写诗填词,2005年12月,他还出版了个人诗词集《村子情怀》,写豪情、写友情、写亲情、写心情。诗言志,其中一句“唤得威风八面,我志问天九层”将一代老航天人的豪情描绘得淋漓尽致。
  “我写诗是因为不会写长篇,所以就写点儿短的。开会准备发言稿,为了短点儿,前头后语中间编几句话,不成诗,只是表达感情的短文。”栾恩杰幽默地说:“但总是有感而发。特别是搞航天的,有时候脉冲式的,失败也好,成功也好,都是极端。打败了极端苦恼,打成了又是非常高兴。这种状态容易引起一些感想,我也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有感而发就写了一些句子。时间长了,零零散散积累了一些,于是在同志们支持鼓励下就出版了一本书。”
  对栾恩杰校友而言,写诗主要是激励自己。在航天事业里,经历了好多失利。而且有些失败损失很大,对自己的教育很深刻。所以有时候鼓励自己,不要怕挫折、得坚持。获得成功的时候,也告诫自己,成功是祖国的,是同志们干的,自己只是其中的一员,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功,是自己的光荣、机遇,所以感到非常高兴。
  栾恩杰校友在航天领域是个“多面手”。有人曾好奇地问他是学什么专业的。栾恩杰风趣地说,航天事业需要什么专业我就是学什么专业的。用心的话,一年就能拿下一个专业。果真一年就能学一个专业吗?栾恩杰校友再次肯定了这个答案——在原有的基础上,高等数学不用读了,物理化学不用读了,哲学不用读了,政治经济学不用读了……剩下的只是相关专业课而已,真正的专业学习加到一起也就一年左右时间。所以,在工作中学习,在实践中学习才是最主要的。
  “当真正用心学习的时候你会感觉很有趣,解一道题就像战胜一个敌人一样高兴,所以很愿意做。”在哈工大学习期间,栾恩杰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他特别珍惜这个学习的机会,学习很用心,考试成绩也非常好。作为学习委员,栾恩杰还跟几个课代表总结自己的学习体会,用刻蜡版的方法印成材料发给大家,互相交流,不让一个同学掉队。为此《哈工大报》曾专门采访了他,写了篇《栾恩杰是怎样学习的》专访,刊登在校报上。
  “搞科研,我个人感觉读书一定要读得深一点。这个深,就是要把问题的本质、难点都要弄清楚。我的笨办法就是多做题,熟能生巧。”栾恩杰校友有句话——只要你概念清楚的东西,一辈子都不会忘。他解释说,真正懂得之后是不会忘的,我们会忘的往往是那些懂了但没有深透的。
  马克思说,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艰难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栾恩杰举例说,自己的小孙女上小学,她的书里好多是教孩子们如何有技巧、有窍门地去学习。这些东西虽然也很好,但是如果一开始就学窍门、技巧,就不利于培养孩子们脚踏实地的作风。所谓天道酬勤,一步步走过来,知道路怎么样了,再回过头来,就有窍门了。如果连路都没有走就想窍门,那是不切实际的。
  谈及当今大学生面临的择业问题,栾恩杰校友强调,千万不要把大学学的那点儿专业作为择业的唯一条件,那只是将来走向社会,走进工作岗位的基本本领。大学学的专业,完全匹配上以后工作的屈指可数。无论哪个单位,哪个部门,最需要的都是踏踏实实的人。无论你有多大本事,缺少了踏实的作风、认真的态度、努力刻苦的基本品格,都是不受欢迎的。
  栾恩杰寄语母校学子:“学习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哈工大的校风一直是扎扎实实搞学问,踏踏实实搞研究,认认真真搞学习。我希望母校的学子,都能做到校训说的‘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将来为伟大祖国服务。一时受挫也不要着急,再去努力,要有坚韧不拔勇攀高峰的精神,金子早晚会发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