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62

我与《哈工大报》

作者:李平
 
  我1960年到校报编辑部工作,1973年冬随我爱人、原五系液体火箭发动机专业协理员、党支部书记张仲伟一起调到北航工作。离开哈工大已30个春秋,我还常常怀念在哈工大生活、工作的日子,尤其是想念和校报共过事的好友。今年3月,收到《哈工大报》编辑部寄来的庆祝校报创刊50周年特邀撰稿函。许多天,又引起我对13年校报编辑工作的美好回忆,思绪万千,内心涌动着对那段岁月的深深眷恋,心情不能平静。在校报工作13年不算长,但感受很深,请允许我对“文革”前在校报工作的感受,写几点回忆,作为一位老编辑对校报创刊50周年的祝贺。
  《哈工大报》是校党委和学校的喉舌和重要宣传阵地,我很热爱党的教育新闻事业,校报的同仁都是忠诚认真地进行工作。老校长李昌1953年调来哈工大主持工作后,十分重视办报,先后创办了哈工大校报和《红专》杂志。我刚到《哈工大报》时,编辑部主任是宋振绥,他在当学生时就是兼职学生党支部负责人;后来编辑部主任是丘广发,他是解放战争年代参加革命的老同志,他们是当时校报得力的领头人。校报的骨干编辑马洪舒、马学祯、李平、李顺其、李汉铃、田国强、黄德耕等都是党性和工作能力很强的同志,多数都是学工科的,不是文科出身,但都能自觉接受党的安排,勤勤恳恳地工作。编辑部形成了一套科学有序的工作制度,按党委的工作要求,制订不同阶段的计划和工作程序,每期校报事先都订出稿目,先送党委领导李昌、高铁、吕学坡、彭云和宣传部领导审查,每期印出的大样也送他们审阅,他们都很重视,提出修改意见。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送审,李昌校长在大样上密密麻麻地写了许多指示和意见,体现了学校领导对校报的重视。校报也负责替党委对学校工作写些导向性的文章。我还保存了一份1961年元月1日的校报,这是国家三年困难时期,有些学生对形势前途产生了一些模糊认识,党委提出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委托编辑部主任宋振绥和写作小组写了《用毛泽东思想指导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教育运动》,虽然文字中有当时倾向性的内容,但对那时学校思想工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13年我做了一点有益工作,但主要是受到了党的教育的结果。
  编辑部不仅负责校报征稿、编稿和出版工作,还坚持不间断地利用业余时间组织学习政治理论和调查研究,发表一些带有指导性的文章。从1961年到“文革”前,以校报全体编辑为主体,由原校党委副书记吕学坡倡导和组织领导,组成了调查研究写作小组,署名为“商良”(意商量),对内称“商良”小组。这个小组由吕学坡副书记亲自主持,每周都利用一个晚上或星期日,组织学习教育部、国防科委和学校党委有关办学的方针政策。遵循党的教育方针和不同时期的要求,结合哈工大实际情况,对学校教学管理、科研协作、后勤管理和政治思想等进行集体讨论分析,按不同题目,分工进行调研,由专人或合作撰写文章。例如,我撰写的主要文章有《谈“铁将军把关”》、《以事业为重》、《知难而进》、《提倡协作》、《我和集体》等,先后在校报上发表的“商良”文章可能有七八十篇;这些文章都具有一定理论水平和政策水平,对学校各项工作和对培养全面发展人才,起到了实际指导作用,受到广大读者和师生的欢迎。一些文章也曾在《光明日报》、《黑龙江日报》上转载,受到了外界的好评。我认为,这些文章的观点,对目前学校办学也有很大的现实意义。这一工作,反映了校报同志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和无私奉献、不断进取的精神。我在实践中也受到教育,提高了理论、政策、政治思想、业务水平和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分析问题能力。
  20世纪60年代初,三年困难时期刚过,条件仍很艰苦,接着又发生了“文化大革命”。在这特定艰苦环境条件下,大家经受了困难和“文革”的考验。校报编辑部的同志,能够一直友好共事,领导关心支持同志、同志间互相关心、互相尊重、积极上进,确实是一个团结向上的好集体。曾被学校评为先进集体。那个时候,这个集体先后有两位主要领导,即宋振绥和丘广发同志,他们政策水平高,工作作风朴实,业务能力强,能够团结全体同志一同做好工作。编辑部当时全体采编人员都能爱岗敬业,踏踏实实,认真工作。校报工作周期性强,每周出一期,人手少任务重:从组稿约稿,采编校对,给领导送大样送小样,出版发行,还有通讯员队伍培训等等。
  虽然有分工,也有合作,忙时不分领导和一般编辑记者,大家一同干,领导也同样跑具体工作。例如,跑印刷厂、取报纸、按单位分拣好,要在发报当日上班前送到各单位。有的同志总是不顾辛苦,不管刮风下雪、天寒地冻,主动要求送离校部最远的中山路二部,使师生及时看到报纸。
  编辑部的同志都不是学新闻专业搞文字工作出身,也没经过严格的写作训练。20世纪60年代初的几年里,校报领导组织大家参加由老教师授课的古典文学和诗词班,利用早晚业余时间刻苦学习,增加了知识面并提高了大家文字表达写作能力。编辑部还坚持组织大家学习新闻业务、采访与写作等办报业务知识,并坚持评报找出差距,改进工作,提高办报质量,使大家提高了写作水平、业务和办报能力。这都体现了这个集体的团结进取精神。
  校报作为团结的集体,我也有许多切身的体会。例如,校报经常加夜班,当时我是唯一的女编辑,常常是男同志送我回家。有一次大雪天,当时我正怀孕,夜间担心路上出事,编辑部主任宋振绥同志亲自挽扶我到家。我母亲病故,校报同志未告诉我真情,说母亲病重,李汉铃、李顺其同志急切地帮助买了卧铺票。回到了沈阳,才知道母亲已病故,心情十分悲痛,想到同志们的深情厚意,心里也得到了宽慰。“文革”时,造反派两次抄我家,并准备抓我爱人批斗,编辑部同志把他藏在办公室北屋过夜,加以保护。我一个人在家,同志们不怕受牵连,仍然一如既往关心照顾。在危难时同志间的真情,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哈工大80周年校庆,学校邀请我和爱人一同回母校参加校庆活动。我因身体原因未能回去,请我爱人在参加校庆时代我看望校报共过事的好友,并去《哈工大报》编辑部看望现在工作的同志。从他带回的照片和介绍的情况看,编辑部还在老地方,但变化很大,配备了电脑,工作条件已现代化了。我爱人在和学校老领导接触时,他们都夸奖现在校报集体工作和表现都很好,受到学校的好评。编辑部增加了大学毕业的年轻同志,人员构成已“老、中、青”结合,很有朝气,看到带回的校庆专刊,水平和质量都很高,心里十分高兴!校报同志送我的带有主楼图案的水晶纪念品,我十分珍惜,将作为永久的纪念。
  抗日战争年代,我曾在革命圣地延安学习过,在“革命摇篮”里受到多年的革命启蒙教育,当时还不太懂什么是党的方针、政策和路线。现在我已离休了,回忆半个多世纪的经历,深深感受到在《哈工大报》十多年工作,体会到了李昌等老一辈带给我们党的好传统,在《哈工大报》学到了怎么去做好工作,这是后来我调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能够做好《北航》校报编辑工作和做党的工作的基础。
  现在哈工大已被国家确定为重点建设的前9所重点大学之一,在国际上也有一定影响。我衷心祝愿《哈工大报》为哈工大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再创辉煌,做出更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