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01

哈工大的3年求学生涯

作者:陈在康

  1952年秋,我刚刚从南昌向塘机场参加完机场建设回到学校没有多久,就接到去哈工大学习的通知。和南昌相比,那是一个非常寒冷的地方。由于时间仓促,什么也没准备就匆匆上路了,好在我还有一些参加赴朝慰问团从朝鲜带回来的羽绒被、棉大衣和皮帽子等御寒衣物,这次又派上用场了。  
  哈工大原本是中长铁路为培养技术人员创办的学校,师生员工大部分都是俄国人,全部是用俄语教学,学校完全采用苏联体制。中国学生要上这个学校,都要先上一年预科,专修俄文,所有学制都和苏联相同。那时,中国要实行大规模经济建设,高等学校进行了一次大规模院系调整,完全学习苏联兴办的专业。聘请来华的苏联专家有80多人,集中在哈工大,这给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很大的方便。哈尔滨居住有大量的俄国人,有俄国人开的商店、体育场、电影院和教堂,有他们自己的社区活动。  
  我们进入哈工大也要先在预科学一年俄文,每25至30个人一个小班,每个班都有自己的党支部和团支部。我们都是以研究生的身份参加学习的,并参加了中国教育工会。哈工大的预科班位于哈尔滨沙曼屯,犹如一个独立的俄文专科学校。每个班都有一个俄籍俄语老师,中国和俄国助教各一人。每天上午先由老师上课,下午则由助教带领做会话练习。自习时间也离不开读课文、背生词、练习会话。反反复复,一个星期才上一节新课。那时清华大学正在搞速成法学俄语,一个月就能达到阅读专业书的水平。于是大家提意见也要搞速成法,为此学校抽调一部分同学,组成速成班进行试点,大搞“循环记忆法”,语法练习都是选择题,一切都围绕少花学员的时间采取措施,还特别加强了伙食营养。这样一来,大家精神特别紧张,不少人失眠睡不好,速成法只好停下来。经过总结,大家的共识是:“记得快也忘得快”。于是我们还是回到原来的班,按原来的进度学习。  
  我们当时住的地方是一排排的小平房,是原来日本关东军的兵营,每间房设有一个壁炉和一铺大火炕。最冷的天气室内也很暖和,就是睡觉时反而还要垫上棉被,要不就会热得睡不着。室外最冷的时候真是滴水成冰,洗脸水倒在院子里都冻成一座座小冰山。鞋底有水就会冻在地上拔不起来。冬天的户外运动只有滑冰,南方来的同学不摔几跤是很难掌握的。当时,学校的浴室没有建好,只能每周到市里的澡堂洗一次澡,这也是最不习惯的。哈尔滨的夏天非常美丽,太阳岛的沙滩和草地,划船和游泳,真是令人心旷神怡。不足之处就是松花江每年夏天都要涨水,免不了要去运土修堤。  
  我们的学习目的,实际上是把苏联供热供燃气及通风空调专业的全部教学过程全盘地学过来。教材都是苏联的,由哈工大负责影印,然后以内部交流非卖品的形式分发给各校使用。在哈工大,由苏联专家和研究生组成专业教研室,我国的第一个暖通空调专业就这样成立了。每天先由苏联专家给研究生上课和答疑,然后再由研究生将专家传授的内容讲给本科学生。课程设计和课程作业也是这样,本科生由研究生间接地去教他们。当时,我们共有5名研究生。除了我以外,还有来自天津大学的温强为、同济大学的方怀德、太原工学院的张福臻和分配来哈工大的助教郭骏。
  那时,凡是有暖通专业的学校,都选派了一批教师来哈工大进修,共有20多人。由于他们没有学预科,所以采取间接向苏联专家学习的方式。每个研究生分别联系若干个进修教师,进修教师的学习计划和内容与联系的研究生相同,只是答疑通过研究生间接进行。所以研究生和进修教师关系非常密切。我们研究生还在专家指导下进行专业实验室的设计与建造。平日做课程设计或课程作业,都是我们自己看看任务书模仿着做,专家看了有什么不符合要求的地方就提出来,有些地方需多次反复修改,设计图纸都要擦破了,只好重画,常常要多花很多时间。特别是毕业设计,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弄得宿舍的管理员几乎每晚熄灯以后还要为我们等门。后来我们干脆不回宿舍,在教研室放一床毯子,实在困了就躺一会儿,终于赶在专家规定的日期以前完成了任务。国家为此专门成立了“考试委员会”,非常隆重地进行毕业答辩,通过答辩后可以获得在中国高校的暖通空调专业任教的资格证书。
  我们这批研究生通过答辩后,精神上骤然获得解放,真有说不出的畅快。这时,苏联专家组的组长要求我们的专家把他讲课的讲稿整理打印出来,这可把他忙坏了。学校专门配了一名打字员,我们研究生则帮他做校对,这对我们来说当然是再轻松不过的了。每天吃过中午饭我们就去太阳岛游泳、划船。学校暑期晚上还经常举行舞会或放电影,我们经常要玩到很晚才回寝室睡觉,这大概是过得最惬意的一个夏天了。  

  在哈工大的求学生活实在是令人毕生难忘!
  (作者1952年进入我校研究生班学习,1955年毕业。他先后在中南土建学院、湖南大学工作,是我国该领域的著名教授,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成员。他不仅以其杰出的成就为母校争光,而且多年来始终不渝地支持母校的学科建设。听闻母校90年校庆“情系哈工大”征文启事,他第一时间寄来此稿,借以抒发自己对母校的眷恋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