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01

回忆20世纪50年代的母校生活

——庆祝母校建校90周年

作者:何龙

  在哈工大建校9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我为母校在一代代哈工大人的奋力拼搏下始终前进在全国高校的前列,在21世纪向世界一流高等学府进军的先锋队中而感到由衷的高兴!同时我也为自己能成为哈工大第一批“八百壮士”中的一员而感到由衷的自豪!
  1950年5月我和另外3名年轻人由长春东北科学研究所派送到哈工大研究生第四班学习俄语。(我是东北科学研究所电工研究室助理研究员,1949年10月由东北人民政府招聘团从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应届毕业班中招聘分配的。)1951年3月,哈工大请来了第一批5位苏联专家,机械系、电机系各一位,土木系两位、物理教研室一位。电机系是从莫斯科航空工艺学院请的鲍·巴·沙阔洛夫技术科学副博士、副教授,讲授“电工基础”及“电工学”课程,指导课程实验,帮助建立实验室。我们在研究生班学俄语的电机系学生都跟着听课,帮着带实验课、习题课。当时学校刚从中长铁路管理局移交东北人民政府管理,电机系主任是苏侨宝保夫,教师和办事人员几乎都是苏侨,学校由副校长高铁同志主持工作,校长是当时松江省主席冯仲云兼任,1951年7月改由陈康白同志任校长。学校急需培养自己的教师队伍和学校工作人员。
  中东铁路开办哈尔滨中俄工业学校是为铁路培养工程技术人才,一直用俄语教学,并有较好的工程技术实验和实习基础,因此我国政府接管学校就和中国人民大学一起成为学习苏联高等教育的两所重点大学,聘请了大批苏联教授,培养国内高等理工学院教师队伍和工程师人才。1952年3月,电机系请来了第二批两位苏联专家,列宁格勒工业大学电机系电力系统自动化和继电保护教研室副博士雅·拉·鲁金副教授和莫斯科动力学院电机系发电厂教研室副博士尼·依·沙阔洛夫副教授。1952年10月请来3位苏联专家,列宁格勒工业大学电机系主任、副博士华·格·法朗尼可夫副教授、电力系统高电压工程副博士康·斯·斯切范诺夫副教授和莫斯科动力学院电机系输配电工程副博士弗·彼·拉师各夫副教授。1953与1954年又请来3位,哈尔科夫工业大学自动调节原理副博士阿·依·图比臣副教授、列宁格勒工业大学电机制造副博士尤·康·华西里也夫副教授和莫斯科动力学院高低压电路制造副博士耶·里·里沃夫副教授。1952年,电机系聘来吴存亚教授任系主任,学校把我留校工作任电机系主任助理,配合这几位苏联专家完全按照苏联理工大学模式建立发电厂输配电(包括高电压工程专门化)专业、工业企业电气化(包括后来的自动控制专业)专业和电机电路制造专业,培养了一大批师资研究生、进修教师、工程师学位本科生。1952年,因国家迫切需要专门成立了两个班(电厂输配电专业一个班、工业企业电气化专业一个班)的两年制专修科,他们在1954年毕业走上了国家急需的工作岗位。1955年第一批完全按苏联模式培养的拿到工程师学位的5年制本科生(另加一年预科学习俄语,共6年)走上工作岗位,他们有很多课程、设计都是和师资研究生一起由苏联专家亲自讲授指导的。我在电机系工作、学习的时候,华·格·法朗尼文夫副教授(1952年10月到1955年7月)同时兼任电机系顾问,我也是他指导下的师资研究生。学校在9位苏联专家帮助下,建立了电工基础、电工学、发电厂、输配电(包括高电压工程)、工业企业电气化(最初称电力拖动,后改为生产机械电力装备)电机、电路、工业电子学、电磁测量9个教研室和相应的实验室,制定了本科和专修的教学计划、教学大纲,确定了生产实习和毕业实习基地(如工企电气化专业去了鞍山钢铁公司轧钢厂、抚顺煤矿、大连起重机厂、沈阳机床厂、齐齐哈尔重型机床厂等)。这些教研室和实验室为校内和国内其他大学举办多次苏联高等学校教学经验介绍会,给工厂、研究所等解决工程疑难问题,并为1954年兴建电机楼提供教室、实验室、行政用房等。学校很早就组织研究生把重要的苏联教材翻译成汉语教材。电机系由当时学术和教学基础丰富的俞大光同志(电工基础教研室主任、电机系副主任)带头翻译的“电工基础”教材,1952年由龙江市局出版社发行,由竺培勋(电机教研室主任)带头翻译的“电机学”教材也较早出版,还有以后陆续出版的各种专业教材。
  我在电机系学习工作的6年,是我这一生在学校领导和党组织教育培养下政治上、业务上走向成熟的奠基阶段。李昌校长、高铁副校长倡导“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哈工大校训已经是我的思想、行动习惯。不管是小到一个细节,大到整体规划,都要实事求是、高标准、严要求、不能有丝毫马虎。这一点是我后来工作中始终被大家认可的。俞大光老师的“铁将军把关”在电机系、全校都是有名的。这在后来的“文化大革命”中成为被批斗的打击迫害工农兵学员的重大罪状。当时我们几个在系里配合苏联专家的意见整理,并向李昌校长汇报,重要意见要写成书面报告,每次汇报都讨论得非常仔细,有时散会走上街时天都已经亮了。我们这几个人都清楚每次重要意见的书面报告没有经过两次认真修改是不会被李昌校长认可的。注重批评与自我批评,不断进行思想改造也是那时形成的习惯。我是1954年7月1日由李家宝同志、韦应光同志(当时系总支书记)介绍入党的。1955年,支部大会讨论我的转正时,严厉批评了我的个人英雄主义表现,决定延长一年预备期,使我对自己的思想改造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当时我也认真学习了“实践论”、“矛盾论”,但由于自己的阅历太浅,理解得很有限。在以后的工作、学习中,我逐步深入地理解了唯物辩证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阅历不断加深,思想境界也逐步提高,可以更透彻地理解和把握事物。非常感谢母校为我这一生奠定的基础。
  转眼就迎来了母校建校90周年,回顾20世纪50年代,我们这第一代“八百壮士”在学习苏联工科高等教育中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我很庆幸自己也在这中间尽了有限的微薄力量。但比较起来,应该说我们所做的是比较容易的“拿过来”的工作,而后面几代哈工大人做的是不断增加困难度的改革创新工作,很高兴看到一代代哈工大人的拼搏精神所取得的胜利成果。当前的哈工大人所面临的是更大的创新挑战,所要付出的是比我们更多的艰辛,但我坚信有丰富坚实的母校优秀品质作风的支持,新一代哈工大人一定会取得新的更大的胜利!
  (作者1950年在哈工大研究生班学习。曾任中科院教育局长、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教育参赞、中国老教授协会国际交流部部长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