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01

珍惜生命中的每“10分钟”

作者:赵鹏大

  1952年,我从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正在筹建的北京地质学院。为了配合即将到来的苏联专家开展工作,学校急需培养一批既懂专业又懂俄语的教师。因此,学校抽调了一些青年教师到哈工大专攻俄语。我们一行8人于1953年春进入哈工大预科研究生班,原本学习期限为一年,但由于学校拟派我去苏联学习,故只在哈工大读了半年俄语就被原学校召回参加留苏研究生考试。  
  在哈工大虽然就读了半年,但在这半年里所发生和经历的事情却使我终身受益并终生难忘。  
  首先,是我在哈工大预科研究生班党支部通过了预备党员的转正。1952年5月21日,我在北大地质系读书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预备期一年。到我转正时恰逢在哈工大学习。因此可以说,我是在哈工大成为一名正式的中国共产党党员的,这奠定了我终生的政治目标和政治方向。  
  其次,我在哈工大受到了极好的强化俄语训练。学校为我们来自北京地质学院的8名青年教师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班,指派了俄籍女教师丽特文诺娃为我们授课,每天上午讲授俄语语法,下午则组织一对一的口语训练,我们每个学员都有机会和一位俄籍教师单独进行两个小时左右的俄语会话。这种强化训练,加上我们的主观努力(如购物专门去秋林公司,即使不购物也会特意找俄籍售货员交谈几句俄语等等),半年的学习使我的俄语能力很快提高,基本上达到了听、说、读、写 “四会”的水平。这使得后来我在考取留苏后在留苏预备部入学时进行的一次按俄语水平分班考试中,我的成绩被分在俄语考试成绩最高的57班——分到那个班的学生有些是去苏联专攻俄罗斯文学的研究生,还有一些哈工大派出的留学生。本来留苏前在苏联专学俄语的时间为一年,但因我俄语成绩已经达到出国要求,所以学校只同意我在苏联学习半年,而另外一学期则可回到地质学院承担教学工作。由于我在哈工大奠定了较好的俄语基础,所以到苏联后在语言方面没有遇到很大困难,这给日后在苏联的专业学习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我们住在哈工大学生宿舍楼里,那个时候条件很艰苦,每天早上洗脸都是用凉水。哈尔滨的冬天气温很低,早晨用冷水洗漱,其状可想而知,手脸一接触冰冷的凉水,立刻冒出白气,如针刺般疼痛。但经过哈尔滨这一冬天冷水洗浴的锻炼,我的手脚在冬天却从未遭受过冻疮之患——正所谓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吧。  
  上面3件事,可以说是我在哈工大短短半年时间中在德、智、体3方面的大丰收。明年我即将满80周岁,那半年时间仅占我已走过的生命历程的一百六十分之一。如果将这80年比作一个昼夜,那么半年就相当于9分钟,人在度过每一天时,10分钟的短暂时间很容易被忽略不计——可是人生中的“10分钟”却可能完成影响终生的大事。我要继续珍惜我生命中的每一个“10分钟”,来恭祝我第二母校哈工大的90华诞!  
  (作者曾就读于哈工大预科研究生班,现为中国地质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