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01

路要走下去

作者:梦龙

  从一公寓的寝室到电机楼的实验室,我无数次走过这条路。在哈工大的4年,我不断熟悉着这里,甚至亲历了盛大的90年校庆。直到有一天,我试着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走这条路,不舍地离开,我成了校友。但我知道,母校的培养是我日后的基石,母校的回忆是我宝贵的财富,一如这条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路一样。
  一公寓,有点简陋,却古朴而温馨。每一次停电、停水、断网,我们都会抱怨,却从不允许旁人嘲笑我们的公寓,仿佛艰苦的生活条件只是为了磨炼我们的意志。有段时间校外暴力施工,一公寓总是停电,尤其到了晚上,楼下大厅点起蜡烛,楼道内的应急灯忽明忽暗,阿姨们拿着手电筒来回走,这里像极了中世纪的古堡,而古堡里的人则仰望着星空。是啊,进入大学便失去了高考的指挥棒,我们正需要仰望星空,寻找心中的北极星。此时,若楼道的日光灯突然明亮,那古堡就会发出阵阵尖叫,打破黑暗的宁静,所有人又开始了脚踏实地的生活。4年来,这里就是我的家,天南地北而来的室友,最后又天南地北地分开。和室友一起打球,一起逛街,一起玩游戏,一起大扫除,而今却只能成为回忆。当你伤心苦恼、低头不语、继而逃课的时候,室友的一句安慰、一声问候就显得格外温暖,他们是最了解你的人。  
  公寓前楼门口有个餐车,每早都会排着长队,往前走,是网球场和篮球场,总少不了跑步者的身影,旭日东升,这便是哈工大的早晨。哪怕隆冬时节,篮球场依然热闹,拿着大笤帚,扫除一片净土,换上轻装,开始青春的燃烧,每到大汗淋漓地回寝室,身上的衣服已结满冰霜。冰雪,给人类生存带来不便,却无法阻碍人类的活跃,就如哈工大地处北疆,却硬要惊天动地。如果觉得身边不顺,自己怀才不遇,何不学习哈工大,静下心来,苦寒梅香一鸣惊人?生于危难,死于安逸,倘若事事顺心,那如何能彰显你的价值?凡挫折,唯克服,路难行,仍要行。就像路过球场后,看到的步行街,我一直无法理解这条路上那最诡异的坡度,以至于冬天道路冰封,总能见到滑倒的行人。但作为哈工大人,这条是必经之路,摔倒了,也要爬起来,抖落身上的冰雪,然后继续前行。  
  步行街上紧凑地排列着教学楼和食堂,倒是极为方便。而教学楼则是哈工大校训的集中体现,母校重视学生知识的学习和能力的培养,教学质量首当其冲。我现在读研,却发现很多课程是本科时母校教授过的,和同专业的同学对比下本科课表,尽显母校之高标准严要求。当大学严进宽出成为潜规则,母校却严守着她的校训。做科研需要创新,创新需要灵感,可创新离不开知识的积累,灵感离不开思维的锻炼。每当我们比较渔和鱼时,总强调渔。但渔,也就是学习能力该如何培养呢?恰恰是在不断吸收知识,也就是获得鱼的过程中逐步学会渔,从这个意义上说,要通过大量知识的教授,来训练学生的思维能力,从而悟出发现。新知识的思维方法。无根之木,何以高大,若无厚积,岂能薄发?  
  教是一方面,学则是另一方面。步行街的尽头便是图书馆,大部分时间里,这里都人满为患。知识的获取有赖于作业的完成,图书馆正是这样的地方。考研前的隆冬时节,每早来此占座成为研友们的必需。温暖的图书馆伴着清茶一杯,刚好适合忘我学习的人们。听几十年前的老校友们回忆他们的求学时代,白天顶着寒暑上课,晚上拿着手电筒学习,夜里偷偷溜进图书馆看书,相比之下,我们更多的只能自惭形秽。作业抄袭已经屡见不鲜,庆幸的是我始终还守着这条底线,作业应当自己独立完成,哪怕是看似无用的实验报告,却仍是对工程报告的学习。在网上看到母校近年流行大作业,要求学生综合运用所学,解决实践中的问题,这些大作业往往没有答案,考验的是学生运用知识的能力。看似是增大了学生的学习压力,可这过程中更是提高了学生的能力,无论科研或工程,这种能力都将让你出色,无论各行各业,这样的磨炼都让你对得起母校的光荣。  
  图书馆对面的电机楼,其名正是我的专业,而不久之前,我甚至不知道电机是什么。倘若问我为何走上电机之路,我只能回答说是高考志愿的巧合,但倘若问我为何不走电机之路,答案就豁然开朗了。我们总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从选专业、选实验室、选导师、到选毕业去向,若是选择了就后悔,那岂不是停在了岔路口。此时莫不如换一个角度,我做完选择了,为什么不试试呢,这条路走下去,也许会光明一片。重要的是行动,光有想法没有行动,那么想法永远只是想法,要学会一步一步去实现自己的未来。也许你的专业被称为夕阳专业,那何不试着与其他学科交叉,从而诞生新的研究方向呢?  
  路,只有坚持走下去才知道,就如同我日复一日地从一公寓走到电机楼,从温暖的如家一般的寝室走到象征我专业的巍峨的电机楼。我考取了另一所学校的同专业研究生,离开母校,我依然在路上走,前方的轮廓渐渐清晰,回头看时,母校并未远去,她的烙印挥之不去。
  (作者为哈工大2000届毕业生,曾任《哈工大报》学生记者团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