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62

与洪水搏斗

作者:今泉孝二

 
  战后访问过哈尔滨的人一定会看到耸立在中央大街尽头的日夜依恋在松花江畔的雄伟的抗洪胜利纪念塔。纪念塔是为纪念战胜1957年袭击哈尔滨的未曾有过的大洪水而建立的。塔型是从众多方案中筛选出来的,它充分体现了全市人民团结抗洪、保卫哈尔滨的壮举。
  1957年秋,留用技术员的我整天在某工厂往返于设计室和车间现场之间。久居哈尔滨的人常把“今年的江水怎么样?”挂在嘴边。1957年秋天下起多年不见的连雨。“今年的江水涨得太凶啦!”这是人们议论最多的话题。《哈尔滨日报》报道了市抗洪指挥部的消息,能干的市长挂帅任总指挥并豪言“誓与哈尔滨共存亡!”
  不久,动员令下达到驻哈解放军、各级政府机关、厂矿、中等以上学校。“停工、停课,一天两班倒”。这是非常时期,在市长亲自指挥下全员投入到加固江堤工程之中。20世纪30年代松花江决堤,水淹“道里”的情景老哈尔滨人仍记忆犹新!记得我小时候还看过中央大街上船只往返的照片。1957年的水位比那时候还高出近1米!两岸的农田全被洪水淹没,市区也险遭大难!为加强抗洪力量,“誓死保卫哈尔滨!”总动员令下达,所有厂矿的全体人员都上了江堤。与洪水的全面搏斗开始!我们厂担当夜班,下午六时到江沿集合,第二天早六时交班,当然没有星期天。抗洪人员以30岁为界分成“青年组”、“壮年组”,29岁的我被分到“青年组”。
   扛沙袋
  初到抗洪现场,我不相信眼前就是往日的松花江,幽静的江沿影子何在!映入眼帘的是1米半高无尽头的江堤坝。长蛇般堤坝前数米处铁路局铺设了临时货车轨道,坝上每隔10米悬挂一盏灯,把“战场”照得白昼一般,这里就是我的岗位!秋雨连绵,渗透了防寒棉衣。
  六时整,全员到齐。“同志们,辛苦了!请分成青年组和壮年组!”指挥员下达命令。不知为何青年组分到若干根粗绳?“长绳捆在腰上,短绳绑在鞋底!”原来如此,是为爬坡时防滑用的。指挥员继续指令道:“货车就要到了。车上装着50公斤一袋的沙袋,我们的任务是把它扛上堤坝,装到停在江边的船上,船将把这些砂袋运往险要地段。”货车徐徐滑到身旁,黑夜的车辆如此的庞大!
  壮年组跳上车,把沙袋一袋一袋放到青年组的肩上,50公斤的确有点份量,摇摇晃晃列队走近溜滑的斜坡前,我才发现由下往上由壮年组战友组成“夹道欢迎”的“过道”,他们在这里适时地帮助青年组顺利扛沙袋上堤。当我走近时,有人抓住我的左臂往上拽,右边的人抓腰绳顺势上送,这样三下五除二,安全快速地上了江堤上。江水离堤坝只剩不到10cm,一片汪洋大海!船就在跟前,放下沙袋,立即返回。扛→上→放下→返回,我们之所以如此顺当,完全有赖于这些天的学生、机关干部积累的经验!满载沙袋的船消失在晨雾中。六点交班,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往回走!
  抢险队
  大约10天之后,我被编入“抢险队”。抢险队的任务是巡逻和抢险,由市民、工人和解放军组成,我们承担巡逻,解放军担任抢险。“千里江堤溃于蝼蚁之穴”。我们沿一公里江堤寻找“蚁穴”,一旦发现“管涌”立刻报告,接着就是抢险队上场艰难排除了。
  约由30人组成一个队的抢险队,分成4或5人为一组,只穿裤衩抱着沙袋、大石接连跳进江中堵涌流。秋天的夜间气温只有几度,不能长时间泡在刺骨的江水中。管涌的位置不是对称的,是不规律的,必须仔细寻找。
  “喂!时间到了,快上来!”抢险队队长唤道。
  “没有问题!我还能挺得住!”战士的决心。
  “不行!这是命令,马上上来!”
  出水的战士立刻进帐篷,战友们给他们擦去江水,用酒搓身或灌酒取暖,好不热闹!队长跳进江中,潜水排险,窜出水面换口气,又潜入水中,不知反复了多少遍!
  “队长!快上来呀!队长!”战士急切地唤着。可是战士是没有下达命令权利的,他们只有等待、哀求,有的哽咽:队长,……
  战士们抢着干累活、险活!从沈阳调来两个师团的支援部队,解放军战士的一举一动,深深地激励着我们!秋雨还不断地下着……
  “夜半休整”的欢乐
  半夜12点,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当时哈尔滨的白酒是每月每人1斤的限量供给。市政府在江沿开设了临时小卖店。在尘土飞扬的现场用草席围成的小棚里放一长条桌子、几个板凳,白胡子老头用酒提一提一两地把酒倒入白粗磁杯,接待湿透了衣服、需要取 暖的抗洪战士。不过,有大家必须遵守的禁令:在棚内喝,不许带走;不限量,但不得喝醉、影响抗洪。小棚里还有叫不上名的“酒肴”,尽管条件简陋,有酒“有肴”,这里仍是“酒鬼们”的“绿洲”。白胡子老头记性真好,有喝过的人再去光顾时,老人就是没有照应他!
  不觉过了数星期。不习惯做重体力劳动的身体终于到了极限。一天,我发烧倒在江堤上。失去意识的几天病床生活,模模糊糊地听到“一直上涨的江水开始回落了!”的喜讯传来!哈尔滨市民终于战胜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
  第二年,1958年我回日本国。此后,每当我访问哈尔滨的时候,总怀着无比骄傲的心情去瞻仰这座纪念塔!    
  (注:作者系我校机械系8期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