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01

第二故乡

作者:李酉勇

  故乡是精神的寄托。人说月是故乡明,故乡总是一种心底的甜蜜,随着潺潺的流水,伴着圣洁的月光徘徊在心里。故乡情流动在血液中,无论你走到哪里,一生都有浓浓的乡味。  
  在哈工大短短的一年里,她给了我太多的改变,已经把我的灵魂深深植根于此。她给了我故乡般的陶冶,激起了我深深的故乡情怀。或许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故乡,但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第二故乡。
  2009年的秋天,我第一次离开了秋雨连绵的家乡,来到了秋高气爽的哈尔滨。然而,久负盛名的哈工大并没有给我心灵预想中的震撼,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实无华。命运中似乎注定我不能和哈工大一见钟情,因为那时的我心里积郁一个夏天的焦躁与浮华。  
  凄凉与肃穆的冬天似乎给了我的浮华当头一棒,大地被雪覆盖后,留下的就只有茫茫的雪原。在一片皑皑的白雪面前,当你畏惧于一片冰冷而不敢迈出户外一步时,冰城在你心里就已经没有传闻中那么浪漫,留下的只有寂静和落寞。与此同时,室内的温暖让我们习惯了囿于一室之间,那些冰雕、滑雪场已不再那么值得向往和追求。因为在这里,寻求卓越必定蕴含着痛苦。  
  哈尔滨的冬天似乎永远没有尾声,听着家乡那边已经传来花开花落的消息时,哈尔滨的春天还在孕育。终于在无数次春雨的洗礼后,期盼已久的春天才姗姗来迟。刹那间,温度升高了,柳枝摇荡,桃花盛开,一片桃红柳绿的江南景象。然而许久的期待在此时反而变得平淡和镇静了,一切显得那么顺理成章。我渐渐地明白,花开花落此时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曾经耐得住寂寞苦苦等待。心若冰清,荣辱不惊,才是一种大度;得失不在心间,在于坦然,才是一种胸怀。  
  哈尔滨的春天来得迟、去得快,而丁香花恰在这个时节绽放,弥补了春光短暂的缺憾。丁香花象征着勤奋、谦逊以及学校良好的校风。因此,每一个哈工大人都有一种丁香情结。多少次,淡淡的丁香似乎飘进梦中,让人魂牵梦绕。或许,正是因为她在这样一个活力无限的季节开放,和我们的年龄有太多的相似,才让人无法释怀。哈工大的春天是花的海洋,更确切地说是丁香的海洋。一丛丛丁香让无数哈工大人怀念,每一个哈工大人都有丁香的勤奋与谦逊,一代代青年才俊为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而跨越千山万水,置身哈工大的沃土,在浩渺的知识海洋中携手共进。90年来,他们已将丁香的气息带到大江南北,各行各业。  
  此刻,我渐渐懂了“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真正含义。只有释去浮华与焦躁,让成熟稳重领航才能做到真正的大度。我已不再怨恨春天的姗姗来迟,她正如哈工大一样低调实干,做的永远比说得多。一如哈尔滨短暂的春天,不也有满城绚烂的丁香吗?春天来得迟,不是没有春天,而是因为我们不能长久地沉醉于安谧中。短暂的成就感足以鼓励我们继续扬帆起航,迎接新的挑战。也许,冰城正是一个理想的治学圣地,一切浮华都被6个月的冬天冻结,她更能让我们静下心来,心无旁骛安静地学习。哈工大让我变得更加成熟,仿佛心灵就植根于此。  
  桃李满天下的哈工大正是用“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精神种子播种;用求真务实、自强不息的热情浇灌;用朴实无华、海纳百川的沃土培养,才使哈工大90年来弦歌不辍,生机勃勃。回首哈工大的90年,更让我深刻体会到“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含义。我明白作为新一代哈工大人,我们更应薪火相传,再接再厉。哈工大承载着我们的梦想,点燃了一颗颗年轻炽热的心,而我们也承载了哈工大的明天。“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我们定会在这片沃土中继往开来,用辛勤的汗水为明天筑康庄大道,为理想建通天长桥。
  风雨中,哈工大已走过了90个春秋,我在心中默默地为母校祈祷和祝福,母校的明天一定会更好!同时,我在心中默默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努力学习,为母校增光。“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哈工大的学子都有一腔热血,豪情万丈的我们定会用辛勤的汗水去挥洒属于自己的一片星光。每一个黎明都是崭新的开始,每一片星光都是一分收获。勇敢的鹰期待搏击长空,勇敢的心能为成功起航,乘风破浪。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此时母校的光荣属于我们,我们一定会珍惜时光努力奋斗,届时,我们的光荣定会为母校百年生日献上一份理想的贺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