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1

璀璨星空连心字

——访绕月探测工程领导小组副组长马兴瑞
 
作者:冯春萍 索阿娣
  
马兴瑞出席“海洋一号B”卫星在轨交付仪式(孙自法摄)
 
  当“嫦娥一号”卫星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千年梦想飞向月球时,仰望苍穹,参与组织过数十次宇航发射、成功地将数十颗卫星送入太空的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绕月探测工程领导小组副组长马兴瑞,内心充满欣慰。能够把个人的命运融入共和国的航天伟业,并在其中担当重要角色,在航天事业波澜壮阔的发展征程上留下足迹,让他深感这是一生的光荣与骄傲。
  探月工程作为中国航天事业发展史上的第三个里程碑,从推出就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嫦娥一号”卫星作为探月大戏的开篇之作,要首次进入距地球38万公里之遥的绕月轨道飞行,可谓征程漫漫。刚刚接过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帅印的马兴瑞,深感责任重大。
  2007年10月2日,当全国人民正沉浸在欢度祖国58岁生日的愉悦中时,马兴瑞一行已飞抵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当天下午,他马不停蹄,先后听取了“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嫦娥一号”卫星“两总”系统的工作汇报,详细了解火箭、卫星进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以后准备实施发射的相关情况。
  “长三甲”火箭和“嫦娥一号”卫星都是在此前先期运抵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在“两总”系统的精心策划、周密安排下,经过发射试验队队员们井然有序地紧张工作和精心调试,火箭、卫星的状态均正常完好,发射前的各项准备工作进展顺利。听到总指挥、总设计师们汇报的好消息,马兴瑞并没有感到轻松,他仍然不忘嘱咐“两总”们要时刻警惕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的发生,确保万无一失。一连几个诚恳的“拜托”就这样从他的口中自然倾吐:“拜托大家一定要把工作做细;拜托一线操作队员一定要杜绝误操作;拜托大家一定要做好预案,防止突发事故……”听了马兴瑞亲切感人的话语后,一股神圣的责任感在全体在场人员心中油然而生。
  2007年10月3日清晨,大凉山小雨霏霏。群山环抱之下,一场特殊的升旗仪式在这里庄严举行。在雄壮的国歌声中,300多名发射队队员一同注视着国旗冉冉升起。马兴瑞同全体发射试验队员一起,庄严地举起了右手,面对国旗,他们一同宣誓:发扬“两弹一星”精神、航天精神和载人航天精神,认真操作,精心测试,严格判读数据,全力以赴,确保“嫦娥一号”卫星发射圆满成功,不辜负中央领导的嘱托,不辜负全国人民的期望。响亮的誓言划破长空,久久地回荡在山谷中。
 
矿工之子,自强不息
  1959年10月,马兴瑞出生在一个矿工之家,他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在当地的煤炭矿务局当过工人。若不是命运的机缘,恐怕他也会顺理成章地沿着父兄走过的路,做一个“开掘太阳”的人。然而他是幸运的,在他高中毕业前夕,随着“文革”的结束,中断了10年的高考制度终于恢复了。从小聪明好学、品学兼优的马兴瑞,经过学校和老师的重点培养,参加了1978年的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阜新矿业学院(现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并在4年后考入天津大学一般力学专业读研究生。
  1985年3月,马兴瑞以优异成绩获得了硕士学位,而在此前的几个月,他已顺利考取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博士研究生,成为国务院学术委员会颁发国家学位制度后的第一批博士生。
  对他来说,这一次又十分幸运,他的导师是1985年1月刚刚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职位上退下来的黄文虎教授(黄教授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这一年,黄教授仅招收了3名弟子,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跻身其中。马兴瑞因此成为导师的第一批博士生,毕业时成为哈尔滨工业大学一般力学专业的第一位博士。他的研究方向转为国际上热门的弹性动力学。学习期间,他的钻研精神深得导师赏识,他也深受德高望重的导师影响,为日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1988年3月,凝聚着他心血的有关基础力学的博士论文一经发表,立即得到力学专业领域老学部委员们的高度评价,在国内外力学界也产生了不同凡响,一时间好评如潮。
  从1978年考入大学至1988年拿到博士学位,马兴瑞在力学专业领域苦读了近10年,他对力学已经产生了非常深厚的情感。在他眼中,力学是极富创造力的学科,既是基础学科,同时又是应用学科,两者结合,可以创造出无穷的变化与价值,美妙而神奇。
  在获得博士学位后,马兴瑞留校任教,迅速显示出研究后劲,并很快进入学校首个博士后流动站工作。由于在科研、学术方面的成绩突出,1989年11月,他被破格从讲师晋升为副教授;1991年,又被破格晋升为教授;两年后,晋升为博士生导师。当时34岁的他,成为哈尔滨工业大学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
  在马兴瑞的简历上,还有这样的记载:1991年被国家教委授予“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1992年获得黑龙江省首届青年科技奖,1994年被授予“部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1996年被人事部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首批入选国家级“百千万人才工程”。
  深得赞赏的他,其出色其实不仅仅表现在专业领域,他的管理才能也在从事学术研究的过程中逐渐显现。从1989年起,他相继担任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空间技术科学系副主任、航天工程与力学系主任、航天学院副院长和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等行政职务。
  他的知名教授梦似乎已触手可及。然而,1996年6月的一纸调令,将毫无思想准备的马兴瑞调到了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任分管预先研究、技术创新、发展规划等工作的副院长。
 
卫星两总 尽献才智
  20世纪90年代初期,国际上掀起了一股势头强劲的小卫星热。因为与“大卫星”比较起来,小卫星具有投资少、重量轻、研制周期短、技术更新快等特点,特别适合国民经济发展及科学研究的需要,市场前景一片光明。
  在哈工大任职期间就致力于小卫星研究的马兴瑞,称得上是国内研究小卫星的先驱。对国外小卫星的发展历程以及研制情况都了然于胸的他,一直用学者的敏锐捕捉着这个领域的动向与走势。在五院小卫星研制刚刚起步的关键时刻,在担任副院长的同时,他受命兼任中国第一颗现代小卫星——“实践五号”卫星的总指挥和总设计师。
  这个新的身份,既让他如鱼得水,也让他压力重重。在学校,更多的是侧重理论研究;在研究院,则更偏重实战考验。那时,马兴瑞刚到五院不久,有些人还在质疑这个新来的教授到底行不行。很快,答案便在“实践五号”卫星的研制中显示出来。
  尽管是国内第一次研制现代小卫星,许多技术问题无从借鉴,但一向重视创新的马兴瑞仍然坚持倡导卫星研制的高起点、高品质,特别在研制中采用了公用平台的概念。他和同事们研究后认为,根据国内外小型卫星技术的发展趋势和国内应用需要,自主研制开发一个实用型的现代小卫星公用平台大有必要。卫星公用平台可以根据不同航天任务,进行局部适应性修改,可支持多种有效载荷,构成各类小卫星,既可进行科学实验、新技术试验、对地观测、环境监测、减灾,也可以组成星座,从事通信、导航等工作,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这个平台,后来被命名为CAST968小卫星公用平台。CAST是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即五院的英文缩写,968代表着1996年8月“实践五号”卫星工程立项的日期。这个平台的推出,成了“实践五号”整个研制过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1999年5月10日,“长征四号乙”火箭一箭送双星,将“风云一号”卫星和“实践五号”卫星一同送入太空。当“实践五号”顺利入轨的喜讯传来时,发射现场和卫星测控中心一片欢腾。马兴瑞和他的研制队伍在这一难忘的时刻彼此激情相拥,击掌相庆。
  “实践五号”获得2001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作为总指挥与总设计师,马兴瑞以排名第一的身份与同事们共同获得了这一来之不易的殊荣。2002年2月1日,在我国科技界层次最高的奖励大会——2001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马兴瑞和其他获奖代表一同登上人民大会堂主席台,从党和国家领导人手中接过了获奖证书。
  在马兴瑞看来,卫星研制成果得到认可与应用,才是对研制者最大的褒奖。“实践五号”卫星发射成功后,一批小卫星也使用了CAST968平台技术,这其中包括同样由他担任“两总”的“海洋一号”卫星。“海洋一号”卫星获2003年度国防科学技术奖一等奖,马兴瑞以排名第二的身份与有突出贡献的研制者们共同分享着成果带来的荣誉。
追求卓越不懈创新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这是马兴瑞颇为欣赏的一种行事风格。在他看来,这是最能促进自己、发展自己以及成就自己的人生之道。
  他担任过卫星的总指挥、总设计师,获得过各种奖励与荣誉,但他从不贪图功名。
  1999年10月,马兴瑞调任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从此走上高层领导的岗位。
  进入21世纪,特别是近些年来,他在工作中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要实现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制订的“铸造国际一流宇航公司”的目标,必须大力提倡自主创新,这是企业发展的根本出路。作为分管技术创新的领导,他能感觉到,身为创新的主体,企业在推进自主创新战略过程中面临着的各种问题:一方面要关注技术发展趋势,一方面要提高企业的创新能力,做好技术创新的储备和消化吸收……如何协调处理好这些问题,是他首先要迈过的“槛”。为此,马兴瑞带领一班人不辞辛苦,多次深入重点研究所调查研究,力求将技术过程、管理过程、组织过程等有机地加以整合,谋求自主创新能力的最大化。
  经过不懈努力,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在军工企业中率先开展并完成了技术创新体系建设,全面推动了集团公司的技术创新模式向市场化和企业化转变。
  能够将个人的聪明才智与国家的需要、与航天事业的发展紧密相连,荣辱与共,这让马兴瑞深感自己肩负责任的重大与承担使命的光荣。一直以来,他都不愿意跟媒体过多地谈论自己。在他眼中,航天事业是集体行为,功劳是大家的,而不能强调个人功名。
  高调做事是一种境界,低调做人是一种心态。两者反映的都是一种风度、一种修养、一种品格、一种智慧、一种胸襟。从学者到领导,他一直奉行这样的准则。
  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他在航天器动力学、振动与控制等领域开展了深入系统的理论及相关应用研究工作,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其中部分已应用于一种大型雷达卫星发射状态、太阳帆板展开过程动力学分析及控制系统设计的动力学模型,还应用于一种小型卫星的结构设计及试验,地面试验检验或飞行试验考核均获成功。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马兴瑞的名字频频出现。由他与其他合作者一起完成的《复杂卫星动力学研究及其应用》获得2003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为了系统地呈现研究成果,他还出版了学术专著《航天器动力学——若干问题进展及应用》,在航空宇航科学与技术学科产生了较大影响,同时也对学科的发展起了较大的推动作用。
 
  
我校“实验一号“卫星在西昌发射,马兴瑞(左二)在发射现场
 
  在学术的殿堂里,马兴瑞不仅是个探索者,还是个领路人。作为博士生导师,在他门下聚集了一批航天专业人才。平日里,师生促膝而谈,思想的火花时时在交流中碰撞而出。在教学中,他奉行“严师出高徒”的理念,要求自己的博士生一定要懂得查阅资料、提炼问题、撰写报告,且必须要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论文。他会定期检查学生们的学习进展,并就相关问题与之探讨。学生们在他的指导下,整体上优秀率很高。至今,他已经培养出飞行器设计等专业的工学硕士、博士、博士后若干名。其中,不少人已成为航天系统的技术骨干。
  谁能说这不是他那做一个知名教授的理想之梦的延续?!
 
天降大任 斯人担当
  2000年11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以政府文告白皮书的形式向全世界公布了中国航天的发展政策和目标。这份《中国的航天》白皮书的出台,特别是“开展以月球探测为主的深空探测的预先研究”这句话的公开披露,立刻引起了敏感的中外媒体的猜测——中国要探月了!此后的一两个月里,“中国探月”一直是媒体上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
  在媒体频频报道“探月”的背后,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组织的《我国开展月球探测的概念性研究》课题组正做着扎扎实实的基础研究工作。马兴瑞参与了课题组的研究工作。和其他科学家一样,他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在参加国际会议时,各国政要、科学家们的关注点已经不再是生产多少枚火箭,而是着手加大航天技术的应用,填补空间科学的空白;航天大国也不仅仅关注制造多少颗卫星,而是谈论怎样进行深空探测,去探索宇宙的起源、太阳系的变化、天体现象和生命科学的关系、宇宙环境对地球的影响等。在这样变化了的形势下,中国航天如果不转变“航天仅仅是航天技术”的旧观念,提出新的任务,那么与先进航天国家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
  通过研究,马兴瑞和课题组的专家们不无忧虑地看到,在航天科技的三大领域中,中国只涉足了人造卫星和载人航天,在深空探测上至今还是一片空白。这直接关系到中国在未来空间资源的分享中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的权益。从国际航天活动的发展趋势来看,人类的航天活动在经历了空间技术的研究应用阶段之后,必然要走向空间环境的研究和空间资源的利用。
  于是,他们郑重向国家主管部门提出了“中国也要搞月球探测”的建议。他们通过分析国外月球探测活动发展状况,研究了我国开展月球探测的必要性,提出我国月球探测的项目与任务,论述我国开展月球探测已具备的条件,提出了开展月球探测发展阶段设想和第一阶段月球探测的具体科学目标,第一颗月球卫星的方案设计框架。
  在给国家的报告中,他们写道:“我国已经掌握卫星技术、运载火箭技术、测控技术,拥有一支技术雄厚的卫星技术研制队伍和空间科学研究队伍。我们对月球探测器和月球科学跟踪研究了多年,因此,我国开展月球探测活动条件已经完全成熟。”
  2004年1月2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批准了国防科工委和财政部的《关于绕月探测工程的立项请示》。2月25日,国防科工委正式宣布:中国月球探测工程启动,名为“嫦娥工程”。
  2004年3月25日,国防科工委在北京举行了“嫦娥工程”第一次工作会暨大总体协调会,确定了工程领军人物。时任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的马兴瑞,自此成为嫦娥工程四位副总指挥之一,一直持续到2005年12月。
  在接任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之后,马兴瑞再度成为绕月探测工程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担任工程领导小组副组长。一时间,压力如潮水般地袭了过来,马兴瑞感到自己肩头的担子沉甸甸的。
  借着2007年9月21日“质量日”的机会,他向航天系统的干部和职工道出了“心里话”:要抓质量提升能力保成功。他说,探月工程中的“嫦娥一号”卫星发射在即,能否成功,举国关注,责任重大。该工作的进度和质量,将直接影响到集团公司“十一五”的任务和明年的工作计划。
  “只要我们各级领导和广大干部职工把心思和精力都放在工作上,集中精力,一心一意地保成功、谋发展,就一定能够把型号任务完成好,不辜负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信任与期望。”停顿了片刻,他又加了句,“航天事业要对国家的安全、大国的地位、科技的拉动和社会的发展等进行推动,而这一切都要通过我们的工作质量来体现。”
  他说得是那样的诚恳,以至于听者无不为之动容。大家真实地体会到“责任心”3个字前所未有的分量。马兴瑞所提的3点要求:“要聚精会神地抓好型号科研生产试验工作”、“要规规矩矩地落实好确保产品质量的各项制度和措施”和“要扎扎实实地提升核心能力和水平”,正在内化为他们行动的标准。
  马兴瑞是个懂得知足的人,他常常带着一颗感恩的心看待身边的人和事;同时,他又是一个永不满足的人,他相信宇宙无穷,探索无边。
  2007年8月,马兴瑞走上了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的岗位,成为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但他仍然保持着一颗平静的心。他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早日看到集团公司铸造国际一流宇航公司和创新型企业的目标化作现实。
  对于眼下正在进行的“嫦娥一号”卫星发射任务,马兴瑞深知这将会是中国航天事业的第三个里程碑式的跨越,唯有牢记使命,全力以赴,以一丝不苟、精益求精、高标准、零缺陷的工作态度、工作作风和工作质量,确保发射圆满成功,才能加速实现集团公司又好又快发展,让中国航天的辉煌星光更加璀璨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