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1

劲龙腾云助嫦娥

——记”嫦娥一号“卫星副总指挥龙江校友
 
作者:王羽潇 闫明星
 
   
 龙江校友(肖友摄)
 
  面对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星球,面对一项初创性的航天探索,“嫦娥一号”卫星创造了很多的奇迹。奇迹之一就是研制团队用3年时间完成了“嫦娥一号”初样、正样星的全部研制工作,超越了其他国家40年的探月成果,成就了“嫦娥速度”!这一成绩的取得与嫦娥项目办统筹策划、科学管理密不可分,作为“嫦娥一号”卫星副总指挥,龙江正是这一团队的领头羊。
  龙江,1米80的个头,威武身材、憨厚面孔、锐利目光,骨子里流淌着蒙古人的热血。他平时说话不多,脸上总是挂着亲切的笑容,但工作起来每一个指令都是落地有声、不容置疑。
 
在实践中磨砺成长
 
  1990年,龙江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工程力学系,四年的本科学习过程中,龙江积累了丰富的知识,打下了良好的专业基础。哈工大的优良传统“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对龙江影响深刻,这种严格的学风在潜移默化中也奠定了他日后的工作风格。
  1994年,龙江被分配到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投身于载人航天工程。龙江经历并参与了载人航天工程的方案阶段、初样阶段、正样阶段、神舟号系列飞船的发射阶段的全过程。刚工作就赶上了载人航天工程的“头班车”,对刚刚参加工作的龙江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他被委以重任,主要从事结构、结构生产以及与结构有关的工作,包括结构系统、回收、应急救生系统的管理工作等,是整个组织管理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载人航天工程是个大系统,下设13个分系统和1个总体,组织管理系统是大系统中最重要的,其任务就是使总体和各个分系统按照同一个目标能够协调、顺利的完成。如果有一个分系统不能按时完成,那么总体目标就实现不了,龙江的工作就是保证每一个分系统能够按照既定目标去完成。责任意味着压力,我国首次进行载人航天工程,成熟的技术不多、经费少、周期短,龙江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但是压力也意味着动力,面对困难,龙江选择了迎难而上。他说:遇到困难,我们只能提高效率,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组织各方面人员去攻关,在第一时间解决问题。正是这种态度,使龙江形成了一种良好的工作作风:当天能够做完的工作,就马上做,绝不拖到第二天。
  在整个载人航天工程中,龙江最难忘的是在初样阶段——“方案属于理论研究阶段,初样之后,所有的东西都要投产了,我们的工作就真正开始进入了实践阶段。”当时总体部提出:初样要投产4艘飞船。听到这个消息,部里一些有经验的老同志都坐不住了,投产量这么大,时间这么短,他们能行吗?工程是否得延后了?“要敢于面对挑战、接受挑战,才能不断成熟,才是一种进步。”神舟飞船系统总指挥袁家军的话使龙江感受到了一种精神和一种魄力。“我是主管结构的,每天和袁总去检查。一旦发现问题,我们就根据每艘船的特点,千方百计地解决。在生产过程中,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我们不断优化工艺流程。根据飞船的状态和目标,我们省去了一些没有什么意义的步骤。而在重要的细节问题上,我们知道飞船是不允许丝毫失误的,‘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因此,对于飞船的每一个焊缝、每一个元件、每一道工艺、每一天的时间,我们都抠得很细。我们一干就是1年多。”当飞船按计划出样的时候,当神舟号系列飞船巡游太空的时候,当神舟五号返回舱安全着陆的时候,龙江都激动不已。看到自己的劳动取得了成果,看到祖国的载人航天事业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龙江深感欣慰,也深感自豪。
  神舟五号的顺利返回只能算一个开始,作为跨世纪的航天人,龙江又把目光投向了航天工程的未来——嫦娥工程。 
 
先进的管理理念是提高生产力的法宝
 
  2004年,龙江被任命为“嫦娥一号”卫星副总指挥,主持项目办工作。作为型号项目办,他们主要负责“嫦娥一号”卫星项目的计划、组织、控制与协调。
  “嫦娥一号”卫星研制任务时间短,任务重,压力大,需要协调的单位众多。要满足紧张的进度要求,只有用现代的管理方法才能抢得进度,获得效率。
  在“嫦娥一号”卫星整星研制管理中,龙江发现项目管理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管理形式,现代项目管理的思想和方法是一种有效的手段,将现代项目管理的有关理论与经验用于卫星产业能为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推进作用。  首先,他在项目管理人员中倡导一种“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精神状态。要想团队有活力,火车头首先要生龙活虎。遇到加班加点的工作,龙江总是身先士卒,带头工作,不管任务多么繁重,他都鼓励大家想尽一切办法解决问题。卫星的重要评审会,需要准备的材料一摞摞,他带领项目办人员鼓足干劲,熬夜准备,一项项地落实,一个个文件校对,保证了评审材料的准确全面。在发射场进行48小时连续模飞的时候,龙江坚持值夜班,坚持和电测人员工作在第一线。电测间里温度极低,龙江和电测人员穿着军大衣工作,实在太困了,他就把两张硬梆梆的木椅子并在一起,一米八的大个儿蜷缩在上面勉强睡一会。这种吃苦耐劳、身先士卒的精神也感染了嫦娥团队的所有人员,嫦娥团队的所有人都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
  其次,他在嫦娥项目管理中倡导“多快好省”的目标。“多”指多做项目范围内的工作。“快”指项目的进度。“好”指项目的质量性能。“省”指项目的成本。在考虑任何问题的时候,他都注意把握这些原则,在有限的经费范围内多做工作,快做工作,同时严格保证质量。当进度与质量产生矛盾时,龙江认为最有效的管理方法是进度服从质量。他说:“坚持质量第一,抓好产品的可靠性设计及验证,是嫦娥项目取得成功的关键。”航天事业的风险极大,“嫦娥一号”卫星作为中国探月首发星,风险更大,影响更广,意义更加重大。所以确保卫星高质量是项目的首要目标。
  再次,他倡导在发展中不断创新的新思维。龙江说:超越性思维就是创新。在对嫦娥项目有针对性地进行管理的同时,他也非常注重灵活性,能够融会贯通,把管理学、心理学、企业文化学的一些相关理论运用到实践中。龙江说:“在工作中我们要善于改变原有的固定式思维模式,有意识地培养跳跃性思维的工作方法,只要遇到矛盾,就马上提出问题,思考出解决的方法,这种工作中的辩证思维方法比工作本身更为重要。”“嫦娥一号”卫星之所以创造了许多的“奇迹”和“不可能”,就是因为管理者树立了“打破不可能”的思维模式,从而在实践中用智慧和双手去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可能”。
  第四,龙江非常强调“人”的重要性,强调通过项目培养人才,充分发挥人的潜能,他把这作为嫦娥项目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嫦娥一号”卫星的研制团队平均年龄不到30岁,他们是一群在“嫦娥一号”研制队伍中逐渐磨练、成长起来的航天精英。“嫦娥一号”卫星的成功也标志着中国深空探测的专业人才队伍已经逐渐成熟,他们将是中国未来深空探测领域的中流砥柱。
  最后,龙江还特别重视风险管理。他觉得,在项目管理中风险管理尤为重要,对风险的分析、评估、措施落实等管理是否到位,将会直接影响项目的成败。此外,要注重计划的科学性及合理性,要强化计划执行情况的跟踪管理,加强保障措施的管理和计划的动态管理,以保证计划目标的实现。项目管理流程的优化和管理流程的再造是项目发展的必然需求,项目管理者应不断学习、勇于探索和创新,通过“创新--实践--总结—改进”的循环往复的过程,才能不断提高项目管理的水平,并适应航天发展的需要。
 
知识是自我完善的最好途径
 
  在多年的工作中,龙江更加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1998年他开始攻读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院的研究生。当问及为什么选择管理工程专业时,龙江说:“我原先是学习航天的,现在负责管理工作,觉得理论上的知识太少了,迫切需要‘充电’。”虽然由于工作繁忙,龙江不能像其他学生一样在学校全日制学习,但是,他几乎每天都看管理方面的书籍,还自学英语、计算机等方面的知识。他说:“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在学校学习的时候确实浪费了许多时间,如果有机会再回学校读书,我一定抓紧一切时间去学习。除了学校安排的课程,还要学习与社会有关的知识。”
  现在,不管走到哪里,龙江总是尽一切可能丰富自己。他的皮包里,总是装着一本书,一旦时间允许,他就拿出来看一看。他说:“虽然现在有了一些实践经验,但我觉得最需要的是将这些实践经验用理论知识进行一下梳理,学习一种新的观点,了解一下新的发展方向,为将来的发展多储备一些‘粮食’。”他喜欢看《孙子兵法》、《资治通鉴》等中国古典著作,从中领悟现代管理的精髓。
  对于个人的成长,龙江说:“在工作中绝不能偷懒,一定要多干些工作,包括责任内、责任外的工作,只要对自己成长有利的都要努力去做。同时,要以一种尝试的心理去做一些自己没有从事过的工作,所有经验、素质、能力的养成,都是在工作中慢慢积累起来的。”
  “中国航天人是诚恳的、务实的、团结的。”龙江说,“做人一定要诚恳,只有对人诚恳、对人真诚,才能更好地得到别人的理解和支持。做事一定要踏实、不能浮躁。我们有些刚工作的同志,看不起小事,总希望做大事情,殊不知任何事情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做好每一件小事。”
  从神舟飞船到嫦娥工程,龙江用扎实的脚步跋涉在航天征程上,逐渐成长为中国航天的年轻人才,龙腾九天,其志不渝,他将继续用自己的智慧、激情贡献中国航天,创造新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