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1

“嫦娥工程”中的哈工大人

作者:宋和
 
  10月,是一个收获成功的季节,也是一个播种希望的季节。2003年10月,杨利伟乘坐神舟五号开始了中国航天员遨游太空的航程。2005年10月,费俊龙、聂海胜续写了中国人遨游太空的辉煌新篇章。2007年10月,当党的十七大胜利闭幕3天之后,“嫦娥一号”卫星带着一个古老民族的梦想飞向月球。这是中国航天史上又一次崭新的跨越。
  从“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从“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到“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千百年来,人们对月亮、对嫦娥的幻想与吟咏从未间断过。然而今夜,寂寞了千年的月亮女神,应该不再孤单了吧?冷清了千年的广寒宫,应该也感受到了地球的热闹了吧?因为,远在38万公里之外,美丽的“嫦娥一号”为她带去了温暖的“问候”。
  而把“嫦娥一号”送入太空的科研工作者们,此刻,也在静静地仰望月空,为自己终将实现中华民族的千年奔月梦而骄傲,为自己多年来无怨无海的付出而自豪。这其中,还有多少默默工作、无私奉献的哈工大校友,也许他们的名字并不为人们所熟知,我们也无法一一记述他们感人的故事,但母校会记住他们,母校会祝福他们——所有“嫦娥工程”中的哈工大人,所有航天领域的哈工大人。
  
“嫦娥一号”卫星结构与机构分系统主任设计师柴洪友校友:为“嫦娥”设计优美身躯
 
  柴洪友,空间飞行器结构系统专家,研究员。1962年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今呼伦贝尔市)。1979年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力学专业,1983年考取哈工大力学专业研究生,攻读硕士学位。1986年9月毕业后到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总体部工作。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科技委委员、院结构与机构专家组副组长。
 
  1986年到1994年,他完成了DASS结构分析程序的研制,该软件因对卫星结构设计贡献突出,获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1987年起,他参加了“东方红三号”卫星结构分系统研制,该分系统研制获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他作为主要负责人之一,被评为“1993年航天十佳科技青年”。1992年,他承担了载人飞船结构分析工作。1994年,他担任了飞船结构与机构分系统指挥兼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完成了两舱一段主结构件与机构试验件的设计工作。在载人飞船研制中,他负责的“神舟一号飞船结构与防热系统设计与实施”等三个项目分获国防科学技术一、二、三等奖。1997年,他被确诊患淋巴癌,经过一年治疗,1998年他重返工作岗位,并继续担任飞船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圆满完成了飞船力学分析与试验工作。2001年,他承担了“东方红四号”卫星结构分析与试验工作;2003年,他又担任了“嫦娥一号”卫星结构分系统主任设计师。1999年和2001年,因在型号研制中贡献突出,先后荣立二等功和一等功;2002年,被授予“国防科技工业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
  柴洪友介绍说,结构一个是提供卫星基本的构型;机构,就是指太阳翼,俗称太阳帆板,机械部分。比如盖一座桥梁,就是相当于结构的东西,又要省经费,又要省时,还要能实现它的功能,车辆经过、人经过,都要好用。作为航天器的结构来说,它很重要的特点就是要很轻,如果很重的话,就需要火箭推力很大,重量方面有很大的限制。它还有一个动态特性,卫星装在火箭上,火箭在飞的时候震动很厉害,会产生噪声、震动等各种环境。在这些环境下,航天器上面肯定会有响应,但这些响应不能使上面所装的仪器被破坏,它自己也不能破坏。所以没有一定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动态特性比较难实现的。
  谈到“压力”,柴洪友说,很难说清楚,“从我们自己切身工作讲,可能某一个阶段有某一个阶段的压力。比如我们在初样设计的时候,因为图纸之类的都得重新设计,可能在设计图纸时有那么一段,因为它时间要求很紧,必须得有了结构才能把所有的仪器设备总装起来,没有这个结构,大家都是散的,所以这个必须得先出来。这时候压力就很大,得天天加班。”他说,到了做实验的时候,则是另一种压力,因为做实验就有成功与失败。当然咱们有分析的基础、有设计的经验,能够保证它不出问题,但有很多可能想不到的情况,也许在某些东西上也会出现什么纰漏,就像叶总说的,“细节决定一切”,细节多了,可能有一千个细节,九百多个细节你都考虑到了,但有几个细节可能还是有些遗漏,那么可能也会出现一些问题。?所以,压力是不同阶段的,不同阶段压力也不太一样。
  采访过程中,柴洪友脸上的表情始终是带着微笑,谈笑风生,平和自然。谈到自己的经历,他更是把采访变成了聊家常,总是不自觉地“跑题”到技术上去。因为多年来,做过的项目就像他的孩子、他的家人,谈起它们,柴洪友一脸幸福,这个时刻你会明白:航天人的快乐很简单。
 
“嫦娥一号”卫星数据管理分系统主任设计师赵蕾校友: 助“嫦娥”高飞  上九天揽月
 
  赵蕾1965年生于哈尔滨,1982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就读于电子工程专业,1986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航天部二号院总体部工作。1987年至1993年间,赵蕾参与研制了多个地面测试设备及卫星的软件和硬件设计,为这些型号任务做出了不小的贡献。1993年,赵蕾进入“921”工程,从此伴神舟飞船走过10多年时光,经历了从神舟一号到神舟六号飞船数管分系统研制的全过程。 
  2000年后,赵蕾作为副主任设计师主持神舟三号至神舟六号数管分系统软件研制、分系统对外接口协调及具体工程实施。2005年,赵蕾进入“嫦娥工程”,参与“嫦娥一号”探月卫星的研制工作。荏苒二十年,默默航天路。二十年如一日,赵蕾在航天领域里辛勤耕耘着,无数个日夜战斗在“飞天”工作的前线。她在技术上锐意探索,在工作上勤勤恳恳,一路乘风破浪,开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嫦娥一号”数管分系统是卫星公用平台的重要分系统,它将卫星测控任务综合在一个以计算机系统为主的系统中,用以实现卫星遥测、遥控、程控,星载自主控制,校时等整星控制和管理功能。作为整个卫星系统的神经中枢,对绕月飞行任务的完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2005年1月,赵蕾从神舟飞船岗位调到“嫦娥一号”,担任数管分系统主任设计师,负责分系统方案设计、技术攻关,组织分系统软、硬件设备研制、生产、试验。作为这一分系统的主要负责人,赵蕾深感使命重大。她不仅要从内部吃透技术,还要将对外接口分析透彻,不断完善分系统设计,以严慎细实的态度,把分系统各项工作做好、做细、做实、做到位,不能留有任何隐患,她在宏观上要求队员分工明确,责任到人,同时彼此合作,注意沟通;微观上强调以质量为上,将技术高标准落实到具体细节,对出现的质量问题认真进行分析归零,重视设计复查和举一反三工作,实现两个百分之百、三个排除、三个充分和一个放心的目标,确保分系统不带问题出厂、不带隐患发射。确保卫星发射和在轨飞行正常。
  赵蕾是善于技术攻关的,别看外表平静,在工作中常常会冒出新的想法,尤其出现问题时,更能激发她的灵感,及时做出对策。串行数据总线是卫星各分系统与主计算机的通信媒介,在数管软件的调度下,完成星上信息管理。研制初期由于总线调度机制继承以前卫星的设计,总线在不同负载下运行不稳定,整星电测时总出现问题。此事牵动着赵蕾的心,她日思夜想,最后提出采取总线轮询机制,动态监测总线各终端运行状态,总线发送不受外界终端故障影响,有效解决了1553B总线的容错管理问题,大大提高数管系统的可靠性。时值2005年春节假期,万千家庭都洋溢在喜庆的气氛中,赵蕾和她的团队却坚守在工作岗位,用解决问题的愉悦代替新年的欢庆,过了一个别致的春节。
  赵蕾就是这样,一钻研起问题,便废寝忘食,将其它事抛在脑后。她有股不解决问题誓不罢休的狠劲,一次不行,换个方法再来一次,反复测试、分析、论证,直至彻底攻克。在别人眼里,可能会认为赵蕾的工作十分枯燥,但她不这样想,她觉得机器也会思考,你进入到里面,与它们发生沟通,便会感到无限的乐趣,而问题一旦解决,那种愉快的感受更是外人所体会不到的。
  2007年10月,“嫦娥一号”这颗凝结着赵蕾无限心血与情思的卫星成功发射升空,那时赵蕾心情之激动,自是不言而喻。
  
“嫦娥一号”卫星数管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张猛校友:IT“大脑”指引嫦娥揽月
 
  张猛于1979年出生在江苏。1996年,成绩优异的张猛考入了向往已久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就读于精密仪器系。在精密仪器系的4年本科学习期间,张猛对我国的航天事业有了初步了解,也更加坚定了从事航天事业的信心。为了实现少时的梦想,向航空航天事业迈进,2000年,张猛经过刻苦努力,考入导航、制导与控制专业,师从姚郁教授攻读硕士学位。
  
  2002年秋,从哈工大取得硕士学位后,张猛进入了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工作。初到研究院,勤奋好学的张猛一方面自己刻苦钻研,一方面虚心向老专家老教授请教,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先后参与了神舟飞船的地面设备研制工作和中巴合作的“资源一号”卫星的研制工作。工作中,他认真而细致,缜密而规范,经常受到领导的好评。
  从工程立项之初,张猛就参与了“嫦娥一号”卫星的研制工作,为“嫦娥一号”的圆满成功做出了贡献。在整个工程中,他担任“嫦娥一号”卫星数管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嫦娥一号”卫星中央计算机的操作系统和自主温控软件就是他亲手开发的。
  2003年底,我国开始实施“嫦娥工程”计划,由于平时的出色表现,张猛接受组织安排,非常幸运地参与到了这项工作中,开始为“嫦娥一号”卫星的启动做相关的技术准备工作。2004年2月,经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批准,“嫦娥一号”卫星工程正式立项。作为技术骨干之一,张猛主要负责“嫦娥一号”卫星中央计算机操作系统和自主温控软件的研制工作。
  2004年下半年,张猛被任命为数管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负责整个数管分系统研制、测试、发射和飞行控制等相关任务。数管分系统是“嫦娥一号”卫星的重要分系统之一,被称为卫星的“中枢神经”,主要负责卫星的遥测、遥控、时钟管理、自主管理、应急控制等功能。由于“嫦娥一号”卫星技术难度大、工期紧,所以整个研制过程是非常曲折和艰辛的。张猛和整个研制小组的成员一起,夜以继日,每天都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尽管很累,但他的心里充满了激情:这个工程代表着我们国家的科技水平,也代表着我们国家的形象,能够参与其中,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经过两年多的刻苦攻关和团结协作,张猛和他的团队非常圆满地完成了研制任务,受到了各级领导的高度评价。
  谈起嫦娥“大脑”的特别之处,张猛告诉记者,在打造嫦娥的“大脑”中,“我们是有继承,也有发展。”从技术的体系架构上来说,是继承以往“神五”“神六”,采用二级分布式容错计算机系统。作为第一颗绕月卫星,其安全性和可靠性都要求很高,为了适应38万公里外的复杂的使用条件,这颗“大脑”还采取了一些不同于一般卫星的设计。由于地月间距离遥远,测控信号的空间衰减增大,“为了降低误码率,提高卫星下行遥测信道的抗干扰能力,‘嫦娥一号’卫星的数管系统不仅将单码率改为多码率,增加了一种编码方式。”张猛说,“还在卫星的自主管理功能上进行了大幅度的增强。”
  2007年10月24日,是张猛一生中最激动最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张猛在北京飞行控制中心,亲眼目送“嫦娥一号”卫星在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的轰鸣中起飞,火箭喷射着耀眼的炽焰划出优美的弧线飞向浩瀚的太空,飞向令人遐想的月球。当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时,张猛和控制大厅的其他科研人员欢呼雀跃,激动的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此时此刻,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里面饱含了多少中国人的梦想,凝聚了多少航天人的心血,承载了多少中国人的厚望啊!
  
“嫦娥一号”卫星天线分系统主任设计师孙大媛校友:大爱无言 缘系星空
 
  孙大媛1972年生于吉林的一个普通家庭,1991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哈尔滨工业大学的通信工程专业,后来又继续深造,在哈工大读了电磁场与微波专业的研究生。1998年8月,从哈工大毕业的孙大媛分到了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总体部第八研究室,负责星载天线设计。  
  小时候,她听过嫦娥奔月的美好神话,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亲手送“嫦娥”上天。在“嫦娥”之前,孙大媛还参与过尖兵二号、尖兵四号卫星的研制。从2002年开始,孙大媛开始参与“嫦娥”的前期论证,过程艰难,因此相当漫长。仅调研论证一项,就经历了大概半年时间。因为相关的研究在国内当时尚处于空白,孙大媛和队员们就常常泡在图书馆,查阅各种国外资料。在预研阶段,摸底实验是非常关键的一环。通过它决定了整个系统的构型,保证了环境实验符合整体要求。摸底实验从2003年4月份开始,历时大概一个半月。
  2004年“嫦娥”绕月探测工程正式立项,孙大媛被任命为测控与天线分系统的主任设计师。天线承担着实现环月以后科学数据的有效传输的重要作用,而孙大媛年纪尚轻,资历尚浅,且身为女同志,需要更多地协调家庭和事业的关系,她的压力很大。但孙大媛很快把压力化为动力,全心投入到工作中。
  天线系统涉及的基本都是硬件产品,大的部件包括射频部分、双轴驱动机构、压紧释放机构、展开机构等,小的零件加起来大约有100多个,工作非常复杂。孙大媛作为抓总负责人,除了要参与技术研发创新,还要负责技术协调,下面分多个研制单位,如负责热控的总体部五室,负责机构与结构的,总体部六室,研制双轴的502所九室……大量工作需要协调,工作相当繁重琐碎,但她从来没有任何怨言。正是因为她苦口婆心、不辞辛劳的奔波协调,使各个系统得到了很好的沟通,工作效率得到了保证。
  虽说自嘲为“婆婆妈妈”,但一搞起科研,孙大媛完全有有勇有谋,临阵不惧的巾帼风范。“嫦娥一号”技术研发的难度比较大,自主创新的幅度比较大,其中天线的“双轴”设计是一个大难关,形象地说,就是一个“三自由度两维天线”的设计。在最开始预研阶段要定方案的时候,专家们经过讨论就提出要用活动机构的天线——最适用于这种升空探测。孙大媛和队员们参考了一些国外的技术,总结了一些具体的问题,比如结构布局上、附近干扰的问题以及可以借鉴的一些细节,再根据嫦娥的具体情况来定具体的接口。在此之前研制的卫星,所采用的天线都是单轴的运转模式,两轴组合、整合机构这种技术以前也用过,但“嫦娥”的应用和以前的每次应用都有相当大的区别,所以对以前的技术可继承的部分很少。孙大媛带领队员们带领大家查阅了大量资料,做很多讨论、实验,把功夫做到了家。
  作为分系统主任设计师,孙大媛不但要负责技术抓总、协调,更要严把各项质量大关。她是个细心的人,是个严谨的人,也是个完美主义者。对于天线系统的每一项技术、每一个新产品,都严格要求到近乎苛刻的地步——就像一个母亲对孩子“爱之深,责之切”。由于“嫦娥”的定向天线带有很强的“原创”成分,没有以前成功使用的经验,为了验证弃可靠性,在总体协调下,孙大媛带领队员们做了大量的、多种类型的测试与实验,迈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小时候,孙大媛从未想过自己会从事航天,当命运女神之手将她推向这个光荣的领域时,她并没有陶醉在光环里,而是以一颗平常心去面对每一天,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在安静而沉稳的流动中,生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完满和充实。她对于卫星那一份深沉的爱,也必然在苍穹中得到升华。
  
“嫦娥一号”卫星定向天线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孙京校友:九重霄外系人间
 
  1991年,孙京考入哈工大机电学院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1995年他被保送到空间飞行器设计专业读硕士研究生,师从邵成勋教授。孙京是北京人,出身航天世家,父母都是在航天三院从事导弹研究的。受家庭的熏陶,毕业后,怀着对航天事业的憧憬,孙京进入了航天五院。  
  在中国航天这支年轻的队伍里,25岁参加工作,如今35岁的孙京已是有一定经验的“老”同志了,作为航天五院总体部机械工程技术研究室副主任,在“嫦娥工程”中,作为定向天线分系统的副主任设计师,孙京负责整个天线的机械构型布局和机械性能的总体设计。这是目前我国第一个有3个运动副的运动范围最大、传输距离最远的星载天线,而且完全是自主研发的技术。同时,他还与哈工大副校长邓宗全为首的哈工大团队共同协作进行了月球车的论证和原理样机的研制工作,并组织开展了月球二期结构机构专业的其他论证工作。
  作为一名哈工大人,哈工大校训、哈工大精神已经潜移默化在孙京心里了。他专门谈了让他在工作中受益匪浅的校训。孙京说,所谓的“规格严格”,是指扎实的专业基础,包括能力基础和专业基础,这是将来工作学习的根本。孙京说现在很多人拿笔算题的能力越来越弱,推公式用软件,都不用拿笔去推。但是孙京认为,往往一个技术问题的核心就是手画的图,是手写的公式。
  所谓的“功夫到家”,孙京认为指的是全面的业务素质。这包括5个方面:知识面,动手能力,分析和归纳的能力,协调和协作能力,系统概念。动手能力是哈工大学生的特长,我校在这方面的训练要比别的学校多,比别的学校扎实。孙京自己虽然是一个设计师,但是他有太阳翼装配的工艺证、检验证、操作证,他装配、调校的太阳翼有8个在天上飞,这跟他在学校动手能力的锻炼是分不开的。这种动手能力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一个研究人员所必须具备的。
  系统概念也是必备的,尽管你可能只负责一个专业,但是你要为整个系统考虑问题。尤其作为机构这样复杂的机、电、热一体化的系统,光是部件本身,就是一个五脏据全的小麻雀。
  孙京介绍说航天五院里有很多校友参与了嫦娥工程:502所现任副所长王大义负责组织完成了姿态与轨道控制分系统的许多重要技术方案,结构机构分系统主任设计师柴洪友是五院该技术领域的资深专家,总体部部长于登云、总体部主管月球探测的副部长(刚刚升任五院民用产业部部长)闫忠文、热控研究室的主任姜军、定向天线分系统的主任设计师孙大媛(女)、副主任设计师于国庆……他们都是哈工大校友。
  “我很幸运,赶上了中国航天飞速发展的10年,我觉得你们更幸运,你们会赶上中国航天超速发展的10年。中国航天发展历程很艰苦、很不容易,中国正在发展,中华民族正在振兴,确实需要一批有本事的人参与进来,我希望你们当中的一些人,能成为我的同事、我的伙伴,跟我一起努力。我们将一起面对中国航天的又一个高潮,我们将一起面对中国航天历史上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里程碑,去亲身创造、去见证这些里程碑!”孙京寄语母校学子。
  十年磨一剑,孙京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有所为,无所求,用自己辛勤的汗水铺就了一条闪光的青春之路。
  
“嫦娥一号“卫星使用的490牛顿变轨发动机技术负责人刘昌国校友:让嫦娥的“心跳”更有力
 
  刘昌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801所490牛顿发动机副主任设计师,工程师。1994年考入素有“工程师摇篮“之称的哈尔滨工业大学。1998年,他以班级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到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攻读硕士研究生,从师于中国工程院院士孙敬良。从那一刻开始,他就与液体火箭发动机结缘。2001年毕业于后,他在801所发动机研究室从事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究和设计工作至今。  
  490牛顿变轨发动机由上海航天局研制,因推力为490牛顿而得名。迄今为止,该发动机已经应用到13颗地球同步卫星上。此次在“嫦娥一号”卫星上使用,专家正是看中它的高可靠性。刘昌国曾参与神四、神五、神六相关研制工作,并于2003年9月接任490牛顿发动机发动机主管设计师。作为“嫦娥一号”卫星推进分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刘昌国和他的团队主要负责卫星的核心发动机——490牛顿变轨发动机的技术工作。
  “嫦娥一号”卫星在星箭分离后的飞行过程中要经历9-10次轨道机动,整星唯一的一台490牛顿发动机将承担这一艰巨的任务。因此,490牛顿发动机成为整个卫星的关键核心部件,他深知一丝不苟把好成熟产品质量关的重大意义。490牛顿发动机的热试车在外地进行,时间长,责任重,出差在外他不辞辛苦,尽力挑选最好的发动机给探月卫星使用;他讲“落实”,为了将探月工程领导和专家多次来所调研490牛顿发动机所关心的问题落到实处,他几乎查阅了该发动机研制阶段全部资料文件,对490牛顿发动机多次启动工作能力、两次启动时间间隔、再次启动头部最高温度、推进剂控制阀工作电压和低温工作特性等重要问题一一做了解答;他主张“用数据说话”,想方设法通过多种途径找到了从十几年前的产品到当前的产品各项试验数据,认真整理、统计和分析了该发动机40余次高空热试车数万页数据,对发动机的各项性能进行了全面分析;为了提高发动机的性能,并不影响发动机可靠性,他提出了不改变发动机头部设计状态实现热控包覆同样可以满足总体使用要求的建议,建议得到采纳并经试验论证是正确的。面对“嫦娥一号”卫星用490牛顿发动机研制过程中的困难,刘昌国没有退缩,作为设计主管,他当仁不让地冲在最前面,认真分析问题,查找原因,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用充分的试验和符合客观事实的分析解决了研制过程的一个个难题,并采取有效措施确保交付产品的质量,消除重大隐患,使用户放心,使领导放心。在他的积极努力下,“嫦娥一号”卫星用490牛顿发动机的有关问题获得彻底解决,并在最短的时间内交付了卫星总体,从而保证了对整个工程进度的顺利进行。
  刘昌国说,“嫦娥一号”将到达距地球38万公里左右的环月轨道,实际飞行距离超过100万公里,相当于我国曾经发射最远人造卫星轨道高度的数十倍。在这个过程中,490牛顿变轨发动机将为“嫦娥一号”提供动力。刘昌国表示,由于我国卫星飞行如此长的距离还是第一次,因此他们对发动机进行了十分严密的试验,并做好了各类预案。“我们对490牛顿变轨发动机完成既定任务充满信心,对“嫦娥一号”飞行成功充满信心!”
  
中国航天推进技术研究院发动机研究所张晓晴校友:把“嫦娥”推上了天
 
  张晓晴1993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时候,改革开放正如火如荼。航天推进技术研究院也在当年从秦岭迁到了西安。  
  张晓晴,1969年9月出生,1993年7月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机械与制造专业,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六院11所高级工程师。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从事液体火箭发动机阀门的设计研究,主管我国载人航天工程、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等大型液体火箭发动机阀门的设计研究工作。她参与研制的发动机曾多次荣获国家级、部级科学技术进步奖。2006年,她被授予陕西省和陕西省国防科技工业系统“五一巾帼标兵”荣誉称号。
  这次承担“嫦娥一号”发射任务的运载火箭长征三号甲的发动机,来自航天推进技术研究院。火箭发动机是火箭的心脏,是发射时的第一关,发动机加上推进剂的重量占到一台火箭的百分之九十。火箭发动机的研制水平象征着一个国家航天业的发展水平,正是有了液体火箭发动机,探月工程的实施才有了动力基础。而张晓晴校友就是航天推进技术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
  张晓晴的成长历程,和载人航天工程紧密联系在一起。1993年,她参加工作时,正值载人航天工程开始进入研制阶段,从那时起,她的一切便与这一举世瞩目的伟大工程密不可分,也可以说她是和载人航天工程一起成长起来的。阀门被称为发动机的“开关”,它的开启与闭合是否灵敏,直接关系到发动机工作的正常与否。在载人航天工程发动机研制过程中,张晓晴和她的同事们负责发动机阀门的设计改进工作,在工作过程中,她和同事们始终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谨慎态度和“最严最细最慎最实”的工作标准,全身心地投入到研制工作中,努力保证自己承担的工作达到最优标准。她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攻克了一道又一道难关,大大提高了产品的可靠性。她参加了神舟一号、三号、五号和六号飞船的发射任务,并以其良好的表现,圆满完成了发射任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和鼓励。
  航天技术代表着我国的尖端技术,它需要设计师们掌握渊博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工程知识。作为一名液体火箭发动机设计师,不仅要在实际工作中不断积累专业知识和经验,更要跟踪国内外先进技术。在完成繁重的科研任务的同时,张晓晴阅读了大量的科技文献,以了解专业发展动态,并开展了多个项目的预先研究工作,她负责开发设计的新型电爆阀,已批量生产并交付使用。
  作为阀门组的“班头”,她始终把培养团队精神,建立学习型班组放在班组建设的首位。针对组内人员年轻且经验相对较少的现状,在工作中,她非常注重交流和总结,注重细节管理,培养严谨、规范的工作作风。为防止人为疏忽带来差错,她组织组内同志利用业余时间开发了《阀门配套软件》和《质疑单查询软件》,成为11所第一个利用软件进行组合件管理的班组。由于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阀门组荣获六院“先进班组”和“质量信得过班组”荣誉称号。
  作为一名年轻的科技工作者,张晓晴刻苦钻研业务,努力实践着自己航天报国的理想,作为一位母亲,她却有说不出的遗憾和内疚。1998年,去发射基地执行发射任务,一走就是3个多月,当时孩子才刚刚一岁。出差回来,女儿竟然不认识妈妈了。一年以后,载人航天工程进入实质发射阶段,研制任务也进入攻坚阶段,为了能全力以赴地投入工作,她把女儿送到了南方奶奶家,这一放就是7年,每年只有过春节的时候才有空回去看看。平时想孩子的时候就只能打打电话,看看照片,孩子的成长过程对她来说是一个空白。她深深地知道,选择航天也就选择了奉献和责任。
 
相关链接:“嫦娥一号”的九大分系统
 
     结构分系统:相当于“嫦娥一号”的“身板和骨架”,为其他各分系统的仪器设备提供安装位置和工作空间。
  数据管理分系统:“嫦娥一号”的“大脑”,用以实现卫星遥测、遥控、程控、星载自主控制、校时等整星控制和管理功能。
  制导、导航与控制分系统:“嫦娥一号”的“小脑”,兼有部分“大脑功能”,负责对探测器飞行路线和探测器姿态进行修正、测量和控制,对太阳能电池帆板和有效载荷进行指向控制。
  电源分系统:“嫦娥一号”的“心脏和血液”,由太阳能电池帆板、蓄电池和功率调节器等组成。
  热控分系统:温度调节系统,由传感器、热控部件等组成。
  测控和数据传输分系统:主要功能是完成探测器的跟踪、测轨、遥测、遥控和数据传输任务。
  推进分系统:“嫦娥一号”的动力系统,包括火箭发动机、推进剂储箱和各种管路等。它根据制导、导航与控制系统的指令,开关各类发动机。
  科学探测仪器分系统:完成科学探测数据的采集、储存处理任务,完成有效载荷的在轨管理。
  定向天线分系统:为数传下行信道和遥测下行信道提供满足任务要求的天线增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