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1

心怀千里 有志乃通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乃通教授
 
作者:闫君 戴鹏
 
  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博士生导师,现为哈尔滨工业大学通信技术研究所名誉所长。张乃通1934年出生于江苏扬州,1956年7月毕业于原南京工学院无线电系,1956年10月至1958年8月在清华大学无线电系进修,任助教工作,此后便任教于哈尔滨工业大学。50年来,他致力于电子通信领域的教学与研究,是哈工大无线电系、航天学院、通信技术研究所主要创建人之一。
 
张乃通院士
 
 
学域无疆,有志乃通
  
  张乃通院士的办公室静处哈工大科学园西侧,远离喧嚣。室内书桌一张,案头数卷待批,桌旁花木几株,格调素雅明快,全然没有想象中的舒适奢华。虽然他已年逾七旬,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声如洪钟,尽显江南才子的儒雅风范。
  自1986年以来,张乃通院士共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三等奖3项,部、委一等奖6项。从事专业教学50年来,他培养出硕士50人、博士40人;出版《卫星移动通信系统》等科技著作5本,《卫星移动通信系统》获信息产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编著《通信系统》等统编教材4本,其中3本获航天优秀教材奖;主译、主审英语科技书籍2本;在国内外学术会议及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00余篇,其中7篇获省科协、国家学会优秀论文奖;在国内首先研制出国产化的数字信令模拟集群移动通信系统,打破了国外垄断我国专用通信系统市场的局面,他的研究成果使我国某数据通信系统达到国外同类系统的水平。
 
十年磨一剑 荣登工程院
  
  1956年,张乃通毕业于南京工学院,之后服从组织分配到哈工大任教,同年被派往清华大学无线电系进修两年任助教工作,之后回到哈工大创办无线电系。从一名普普通通的助教到迈向科学和荣誉的顶峰,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看似平淡从容的每一步背后,都倾注了他的无数心血和汗水。
  1952年,张乃通考取了浙江大学无线电专业。由于当时社会环境的因素,在一年后国家进行大规模的院系调整中,全国只保留清华大学和南京工学院仍开设无线电专业,这样一来,原浙江大学、厦门大学、山东工学院3所院校的近90名无线电专业的学生被调整到了南京工学院无线电系。从南京工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哈工大,张乃通开始了50年的“磨剑”生涯。
  “十年磨一剑”,磨去了似水韶华,也练就了恒心毅力。张乃通回首自己学生年代和留校任教之初的一些往事,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当年刚到哈尔滨,北方的早寒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这让从小在南方长大的他在承受了背井离乡惆怅的同时,还要抵御北大荒的深秋早寒。更困难的是,哈工大当时根本没有无线电专业,他受命和几名电机系工业电子学教研室的老师一起筹建该系,生活和工作环境的恶劣可想而知。张乃通当时有一个信念让他撑了下来,那就是“听党的话,服从组织安排”。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张乃通和他的同事们开始了无线电系的筹建。
  1956年10月,张乃通被派往清华大学无线电系进修两年,同时担任助教工作。谈起这段往事,他说:“搞科研教学一定要严格,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说不清的问题,是清华两年助教的工作把我严谨的科研能力逼出来的。”在清华,学生进入实验室做实验之前,教师必须按实验要求先亲自做一遍,以提前验证实验过程的可靠性及理论与实际结果的一致性。张乃通带实验课的时候也不例外。有一次,上课铃已经响了,可他还没有取得理想的实验数据结果。学生都已经站在实验室门外了,可他不敢开门。“不开门是教学事故,开了门更不符合教学要求,真是太为难了。”张乃通与其他老师共同对实验过程认真分析,对仪器有关参数进行了测试,一直坚持到取得满意结果之后才打开门。在清华的两年里,张乃通养成了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这种好习惯让他受益终身。
  1958年6月,张乃通完成进修,回到哈工大。此后的数十年中,张乃通经历了哈工大无线电系、航天学院、通信技术研究所的创建,并历任教研室主任、无线电系主任、航天学院院长、通信技术研究所所长。其间既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也经历了改革开放带来的思想冲击,但张乃通始终跑在学科领域的最前沿,从未停下过用心求索的脚步。“车到山前必有路。”每次遇到艰难险阻时,张乃通都会这样鼓励自己。为了给学生创造良好的实验环境,他上下奔走;为了争取到科研经费,他不辞辛劳往返于京哈两地;为了培养出优秀的教师,他更是身体力行、言传身教。讲到这些奋斗的艰辛时,张乃通很是坦然:“其实我当时并没有太多想,只是想干一件事就要把它干好,尽自己的努力就行了。”正是在这种孜孜以求、宠辱不惊的心态之下,张乃通和他的团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
  “九五”期间,他和他的团队完成了多项国防装备项目:2001年在该研究方向上共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三等奖2项,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当自己的成果能够打破国外市场的垄断、造福祖国和人民的时候,张乃通从科学研究中体会到了许多常人难以体会到的快乐与满足。在谈到集群移动通信系统研究问世时,张乃通的得意之情不禁流露出来:“20世纪90年代初,在我们的成果还没出来时,摩托罗拉集群手机的价格四千多美金一台。听说我们的成果准备投产了,价格降到了3200美金。后来到我们的成品出来后,价格降到了400美金,并撤销了这个产品在中国的事业部,再到最后,技术竞争转化成了单纯的资本竞争。”2000年,CKT8800数字集群移动通信系统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被国家科委等5个部门评为国家级新产品,并通过ISO9001质量体系论证。同年,国家信息产业部将张乃通为带头人的通信技术研究所确定为“数字专用集群系统”总体设计单位。
  中国工程院院士是国家设立的工程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称号。2001年12月初,张乃通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这一年他67周岁,历经几十年的磨砺,张乃通终于荣获国家工程技术的最高殊荣。当时他这样对记者说:“成为院士只是对我前一段工作的认可,院士前后的张乃通是一样的,业务、为人都没有突变。当选院士后,我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更要不懈地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技成果。”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张乃通始终身体力行,虽已年逾七旬,依然辛勤耕耘在科研攻关路上。张乃通的一生就是一部奋斗史,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育人50年  大师道真言
  
  自1956年背着行囊从烟雨绵绵的江南水乡来到秋风萧瑟的北国冰城,转眼间从黑发到白发,50多年来,张乃通默默耕耘,辛勤培育硕士、博士近百名,这些学生深受张乃通认真负责、踏实严谨的工作作风影响,秉承哈工大“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办学传统,很多已成为专业领域的领军人物。每每谈到学生的教育问题,他总是流露出深深的关怀,对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的学生提出一些真知灼见。
  他首先指出,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的学习目的、学习方法有很大区别。一名好的导师在传道授业解惑的同时,还要做到“因材施教”、“因时施教”,也就是说结合学生的自身特点,以及不同的学习阶段帮学生做好学习规划,甚至是人生规划。他说:“做学问事小,做人事大。做学问前学会做人,否则难成大器。”这也是对张乃通院士对所有学子的殷切期望。
  谈到本科生教学,他结合自己的求学之路,强调本科生在学习过程中要注意4方面能力的培养:第一,要在4年的本科学习中打好扎实的基础。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基本功是日积月累练出来的,就像盖高楼没有深厚的基石难成大厦一样。第二,要学会怎样学习,也就是形成自己的学习方法。谈起这个,他说自己很多知识的熟练掌握得益于大学时代练就的“闭目苦思”的学习方法。每学完一节课,合上书仔细想一想这节课的主要内容,以及得出了怎样的结论,这个结论的前提和应用范围是什么,在推导过程中运用了哪些方法。如果能把这些问题都回答出来,那么这节课的内容你就基本掌握了。第三,对工科学生来说尤为重要,那就是培养实际动手能力。哈工大有良好的实验环境,优秀的指导老师,他希望同学们能利用好这种资源加强对自己动手能力的培养。最后,他鼓励本科生要积极参与到学生活动、社会活动中来。通过参与这些活动培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锻炼组织科研能力,加强团队合作能力,这些能力的培养将使你今后的学习和生活受益匪浅。张乃通院士笑着告诉记者,他从中学到大学一直都是班长,参与社会工作很好地锻炼了自己的综合能力。
  在谈到研究生扩招的问题时,张乃通院士颇为感慨。他回忆说,1979年,他第一次招收硕士生的时候只带了一个学生,1980年招了3个,1981年又只招了1个。对比当年的硕士生培养,他觉得如今的硕士研究生教育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和当年相比,今天的招生数量已经翻了好几番,但老师的时间精力是有限的,所以很难要求他们能像以前那样对每个学生都悉心教导、面面俱到。这就要求今天的硕士生具备更强的自主学习能力,要主动及时地与导师沟通。还有一个问题也要引起同学们的深思,那就是今天许多同学的读研目的不是很明确。几年前,攻读硕士学位的同学大都是立志做一些学问,或是搞些科研工作,学习过程中有很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而现在很多同学选择读研仅是为了缓解就业压力,试图通过提高自己的学历来增加以后在社会上竞争的筹码。这种浮躁的心态必然会使研究生学习得不偿失。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硕士生学习过程中对实际动手能力和工作能力的培养有所欠缺。谈到这个问题时,张乃通院士激动地说,“我特别高兴看到我们哈工大在这个方面走在了其他院校前面”。他举例说:“一系谭久彬教授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将学生留在实验室,对他们进行实际动手能力和操作能力的培养,为后来做论文的实践环节打基础,我觉得这是应该提倡的,这对学生日后参加工作,或是深造学习都大有裨益。”
  对于博士生,张乃通院士提出了更高要求,他一直强调“博士生一定要有自主创新的能力”。这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博士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在杂志缝里做文章”,仅仅为了写文章而去读文章,为了发表文章而去造文章,做一些华而不实的工作。他特别希望博士生不要受环境的影响而变得浮躁,要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做一些工作,不要什么都是国内首创。他表情严肃地说:“评价不是靠自吹的,而是通过实际效果客观做出的。”
  育人50年,张乃通院士对自己的事业情有独钟,谈到忘情处意兴盎然、滔滔不绝。我们能深深感受到他对这份事业的热爱与执著,对学生的期许与赞赏。而他对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发自内心的担忧与关切尤其令人感动,“心怀天下、忧国忧民”,他身上折射出的人格魅力也许才是最值得我们敬仰的。
 
老骥虽伏枥,其志在千里
  
  不时响起的电话,络绎不绝的访客,向我们展示了张乃通院士工作的繁忙。虽然已年逾七旬,他还是难得清闲,也许他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习惯了在忙碌的科研工作中找寻自己的快乐。
  谈论中,记者得知他几乎每星期都会抽出一定的时间来和自己的博士生进行探讨交流。他的学生笑言,老师在讨论学术问题的时候特别兴奋,声音洪亮,往往整个楼道里都能听到,这也许得益于他为师这么多年练就的中气十足。张乃通院士说,作为一名博士生导师,不仅仅要给学生论文写作方面的指导,也不仅仅是给学生把关、送学生毕业,更重要的是要参与到学生研究的问题中,做到心里有数,明白什么地方可能存在问题,只有把这些问题都弄清楚了才能算是一名称职的导师。他喜欢和学生们自由而热烈的争论,在争论中迸发的思维火花可以加深对问题的理解。“一定要抱着虚心学习的态度参与到学生的讨论中”,他强调说。每次和学生讨论问题之前,他都要求学生预先交一份报告,注明最近阅读的文献、观点的来源,然后自己再进行仔细的研究,最后才是有针对性的探讨。而在每一次交流争论的背后都有一位老人深夜苦读的身影。
  张乃通院士对哈工大学子寄予了殷切的期望,他尤其希望哈工大的学生能为祖国的国防事业多做贡献。哈工大是国防科工委直属院校,但现在许多同学对国防事业不感兴趣。20世纪80年代初,在哈工大校园里曾有一次很大的争论:哈工大到底应当隶属教育部还是国防工业部门。虽然当时有不少人签名提议哈工大应归教育部管,但在那份签名书上,没有当时五系的名字。张乃通院士执著地认为哈工大隶属国防部门能够为祖国人民做出更大的贡献。因为国防事业的发展与国家的命运密切相关,他呼吁同学们能够走进国防事业,为国家的国防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
  长江后浪推前浪,张乃通院士希望年青教师能扎扎实实做学问,踏踏实实搞科研,成为学科建设的中坚力量。这位历经几十年艰辛磨砺的老人,言语间总有一种让人莫名的感动,那些对年青一代的希冀,那种对腐败现象的愤慨,那份对教育事业的眷恋,让人对他产生了更深的敬意。老骥虽伏枥,其志在千里。也许在他心中,人生的旅途没有终点,只有不停的奋斗求索才能真正诠释生命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