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1

“过河卒子”战不旋踵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正邦
 
  李正邦,1933年生,钢铁冶金专家。1958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现任钢铁研究总院高级工程师。
  李正邦院士已过古稀之年,但仍然忙碌在科研第一线。他的学生说,老师比他们更忙,经常要参加各种鉴定、验收什么的,还有在生产第一线的项目……。
  要说名和利,李正邦已经不缺什么了。说起名来,他已获得国家发明奖3项;其他国家技术奖5项(国家技术进步奖2项,科技大会奖2项,国家星火奖1项);部级一等奖及二等奖15项,并于1983年在日本召开的第7届国际真空冶金会议上获论文奖;1988年在美国召开的第9届国际真空会议上被授予“贡献奖”;他累计在国内外发表论文315篇(其中第一作者论文206篇,研究生论文列第二作者109篇)。1988年被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1990年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为博士生导师;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还有不计其数的荣誉。生活上他和夫人都各自忙于工作,没有什么时间休闲,日子过得也简单,没有什么奢侈要求。
  目前,李正邦院士还在科研一线奋斗不已。他说他有许多放不下的事要做,这是他的责任,现在有了这样的有利条件,应该很好的利用它来做更多的工作。
  李正邦出生于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李方训是原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第一届院士、物理化学家。爱人刘叙仪,现任北京大学肿瘤临床学院教授、胸癌首席专家。岳父刘敦桢,古建筑学家、中科院第一届院士。在家庭的熏陶下,他幼小的心灵中有一种使命感,认为勤苦治学是“人间大道”,自己似乎是一个过河卒子,“有进无退”。
  小学时代,李正邦喜欢足球,擅长演说,酷爱文学,还能写点新诗。朱自清是他父亲中学时代的挚友。中学时代的李正邦将自己写的一首《雾中行》新诗请教朱自清,朱自清对他赞赏有加,但建议他,“还是学理工,中国要富强更需要理工人才。”这使他选择了毕生的主攻方向。
  自上世纪60年代步入电渣冶金的天地,李正邦就如“过河卒子”,在此领域中“有进无退”。在“文革”期间,他被打成“修正主义苗子”,受到不公正待遇,也没有动摇他献身科学的信念。
  1972年,他承担了大型喷气式飞机(含轰炸机与客机)发动机涡轮盘的制备任务,这是世界性的难题;1980年李正邦开发了以天然炉料白云石为基的无氟渣,炉渣具有较高的比电阻,使电渣重熔生产率提高一倍,电耗降低一半,达930kwh/t,炉前大气含氟≤1mg/m3。
  1982年,他承担了国家攻关任务:研制大尺寸优质高速钢(≥100mm),使电渣高速钢质量达到国际品牌Isodics水平,变大尺寸高速钢进口为出口。1986年,李正邦获冶金科技进步一等奖。
  1996年我国铁路主干线开始提速,机车、车辆弹簧过早折断成了制约因素。李正邦提出用超高功率电弧炉冶炼-钢包精炼炉LFV-连铸流程,采用超低氧、夹杂物变性技术,使钢中脆性夹杂物变为塑性夹杂物制成弹簧,疲劳寿命>100万次,满足了提速要求,受到了铁道部及国家发改委嘉奖。
  上世纪90年代初,李正邦关注到超高功率电弧炉的发展及电化学理论的进步,提出了精矿直接还原代替铁合金冶炼合金钢的设想,并付诸实验室研究。从此,他踏上了科技创新、直攻世界性前沿课题的新的路程……
  “我是一个幸运者!”李正邦这样评价自己。攻关不已,就是他最大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