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1

母校情 “故乡”景

——建筑学院56班聚会有感
 
作者:李伟伟
 
  51年前我们刚刚来到“东方莫斯科”哈尔滨,踏进“工程师的摇篮”――哈工大的时候,环望着这座洋溢着异国情调的美丽城市,仰望着面迎我们的文化殿堂——哈工大“土木楼”,那种欣喜的心情,那种自豪的感觉,现在想起来,还是犹如昨日。51年后,我们这些白发校友又来到我们共同的“故乡”哈尔滨聚会。2006年,当我们班入学哈工大50周年之际,曾在南北适中的北京聚会,然而出于难舍的母校之恋,“故乡”之情,大家一致决定2007年在哈尔滨重聚。
  6月20日,从西安、北京、大连等地来的校友相继到哈,入住在我们当年的宿舍——今天的“海燕大酒店”。当年这里不仅挤住着学生,还有青年教师和家属,是个走廊里摆满煤炉与煤堆的杂乱“筒子楼”。而今的小师弟们已经有了宽适的宿舍,这里竟也改成了三级宾馆,成为“旅游观光、商务往来的最佳场所”。
  21日上午我们来到建筑学院——那幢与我们朝夕相伴5年半的壮观的“土木楼”。张姗姗院长等热情接待并陪伴我们参观了学院。看到学院今天的发展面貌和师生们的成绩,真是令人由衷地感到欣慰。在303大教室,我们又一次坐在学生坐席上,重温起当年的上课情景。在大楼门厅内,我们和母校的首任校长摄罗阔夫的雕像合了影,大家又不禁想到我校早期的几位校长冯仲云、陈康白、李昌、高铁……
  李昌,这位当年“一二·九”运动的革命先锋,是我们50年代在校时的校长。这位戴眼镜的小个子是一位精力旺盛、能力甚强的革命教育家。他和夫人冯兰瑞女士现在在北京安度晚年。高铁,那位额头很高的大个子,是我们的副校长。遗憾的是他已经故去了。本来还要去看望我们的老师,但听说有的已经病故,有的移居北京,有的卧病在床不便打扰,有的还一时不及联系,也只好罢了。唉,我辈均已古稀,老师又怎不老矣!只望健在的老师们保重。5年寒窗,岂能忘师恩!
  为了切身感受同学们现在的生活,午间我们在学生食堂用餐。看到同学们的饭食很好,想起当年困难时期,我们土木食堂那幅景象:棚上挂着冰溜子,地上滑溜溜的,每人端着一碗上面漂着虫子,下面沉着泥土的炖白菜,啃着稀松的“双蒸法窝头”……其情其景真是不堪一言。今天的小师弟师妹赶上了祖国的大好年代,同学们,你们是幸福的,好好学习、进步吧,你们是大有希望的,不要辜负了祖国对你们的期望!
  下午我们到二校区,参观了学校的建筑设计研究院。令我们惊喜的是,这是一所规模很大、水平很高的建筑设计院。设计院的办公室和走廊装潢得很有建筑氛围,这是建筑师应有的工作环境。那些建筑照片、表现图和建筑师与工程师们工作与生活留影,充分展示了设计院的资质和水平,反映了建筑师与工程师们工作与生活的生动情景。感谢魏洪林副院长等始终陪伴我们并向我们作了详细介绍。
  我们还到了一校区。我们原来住过的“八工地”(二宿舍)、女生宿舍(人文学院)等处转转。仰望母校主楼上那节高高升起、冲天而去的尖塔,心中充满祝愿:母校啊,愿你在新世纪的今天,在五光十色的将来,必将还要上升、上升,不只是大楼,更是实力和人才。
  29日大家同游市里。经过博物馆广场,十分遗憾的是已不见了“喇嘛台”――那座精美动人的俄罗斯建筑教堂。令人欣慰的是道里圣·索菲娅大教堂的宏伟、气魄,那拜占庭式建筑的浑厚、敦实,还有它周围已辟出的与其尺度相应的空间,给了我们深刻的印象。这幢经典的建筑今天终归受到了保护,把它作为建筑艺术馆也是对历史文化的适当利用。重视与保护文化遗产吧,一个现代文明城市总是应该与历史文化遗产相袭本承的。
  随后,我们漫步到中央大街。这条道路两旁鳞次栉比的俄罗斯风格的建筑,融合着街道上的建筑小品、雕塑与花卉,并与交叉路口处的休憩空间相呼应,使得整个中央大街的建筑空间环境呈现出尊贵的、高雅的、立体的、流动的、交融的、丰富多彩的美。我到过巴黎和欧洲多国名城,比较所见,以哈尔滨城市的城市建筑景观,尤其是中央大街给人的艺术感受,把哈尔滨比喻为“东方莫斯科”、“东方小巴黎”真可谓名副其实。
  下午到太阳岛公园。这个当年我们曾在这里进行测量实习的泥潭凹陷、沼泽零乱的荒岛今天竟变得如此清秀宜人。这里所见不是高山大川,不是蔽天森林,而是蕴含着悠然静谧意境的野阔江流的氛围。树并不高,却是簇簇丛丛;水并不阔,却是清清静静。簇簇丛丛的灌木之间,又散布着芦苇塘;清清静静的水面上却又游弋着黑、白天鹅。还有那仿木制的长桥穿织,瀑布跌落,岩洞纳凉,不要说小鹿小松鼠们在这里生活的有多么快活,就连我们这些重归的白首游子也留恋得不愿再离去呀。
  母校大大发展了,“故乡”更加美丽了。3天的哈尔滨之聚,留下的是更深的母校情,记住的是更美的“故乡”景。小记至此言犹未尽,附上笔者在哈工大读书时代写的一首诗《我与母校》,以作为本文的缭绕余音。
       
我与母校
 
我与母校,
像是火苗与洪炉。
我穿跳,飞腾,
像是红色的流萤。
鼓舞我的是洪炉的
嗡嗡风动的火龙。
 
从清晨至夜晚,
春夏到秋冬,
因了你的灼灿
你的炫耀,
我的心灵火热,
飘扬着高高的云帆。
 
是你,母校,洪炉,
给了我知识和力量,
燃烧起我的理想与希望。
我将要带着你的动力,
飞向更高的天涯,
航行到更遥远的海角。
 
然而,即使时过久远,
即使飞到天涯,
漂到海角,
又怎能离开你的光照,
忘记你对我的教导。
啊,怀恋的母校……
 
(1959年 哈工大)
 
(作者李伟伟,1956年入学哈工大,1961年末毕业于哈建工建筑学56班。退休前为大连理工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