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1

一片痴心在教育

——纪念建筑学院邓林翰教授
 
作者:刘忠奎
 
  他没有轰轰烈烈、惊世骇俗的动人事迹,没有惊天地、泣鬼神英雄史般的悲壮故事,但是他40余载如一日,全心全意扑在学校教学科研中,时刻关心学校发展建设,关心青年教师与学生培养,爱党爱国,心系社会。这就是我们眼中敬爱的邓林翰教授,他走过了77年的风雨历程,在人世间留下了众多的建筑作品;他培养了无数的优秀学生,个个精明能干,独当一面;他是党的一面光辉旗帜,引领着祖国的“脊梁”在科学的前沿上不断开拓创新;他是一座不朽的丰碑,在中国大地上描绘出一幅幅壮丽的蓝图;他蜡炬成灰,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他在昨天的历史中创造了辉煌,今天的历史也会永远铭记他闪光的过去。
 
“大建筑师给别人设计房子,但住的比谁的都破”
 
  “邓老师淡泊名利、任劳任怨,从来不向院里提出任何要求。他为人谦虚、亲切,待人真诚,生活清贫,不贪图享乐、不讲排场。”建筑学院的许多教师对邓林翰这样评价。邓林翰在学生的眼里,也是简朴得不能再简朴了——冬天穿着普通的棉袄,春天就是件极普遍的夹克衫。
  20世纪80年代,学院陆续盖了新的教工住宅,院领导要给他调换新房。他婉言谢绝了,“我已经有房子了,把房子分给那些没有房子的年轻教师吧”。直到去世之前,他还仍然住在70年代狭小、老旧的“锁厂楼”里。“大建筑师给别人设计房子,但住的比谁的都破。” 很多老师激动地说。邓林翰就是这样一个人,一心为公,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种无私奉献、不求回报的精神叫谁不佩服、不感动呢?
 
邓林翰教授(左)与刘志和教授研究问题(资料)
 
  邓林翰还经常帮助学院里的年轻教师。年轻教师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按时上课时,大家都会自然地找他带课。每当此时,即使自己有困难,他也会痛快地答应大家的要求,临走时还安慰大家,让其他老师感动得好似心中有股暖流在翻涌;他还把自己从国外带回的资料、参考书无偿提供给其他老师使用。大家禁不住都说他是个顾全大局、大公无私的人。邓林翰就是这种人,心里永远装着别人,唯独没有他自己。他的爱人离他远去近20多个春秋,孩子不是在国外,就是相隔千里,没有亲人子女照顾他、体贴他。即使是感冒了,他也默默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带病上课。这次生病也不例外,他只是当作普通的头疼感冒医治,却不知道无情的癌细胞正在吞噬着他健康的身躯,留给他的时日已不多了。而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在我们的身旁继续挥洒着光和热。即使在病重之际,他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学院在得到消息时邓林翰已经病危。此时的他已失去了往日的风采:面容憔悴、眼窝深陷、两眼微睁,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显得十分虚弱。当听到学院的老师来看望他时,他用力地微微睁开眼睛,语重心肠地对学院领导说:“新领导班子负担重,你们要共同协作,把学院建设好。我不能再为学院做什么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邓林翰在病危之际,还在为学院的发展释放出最后一丝光和热。
 
严谨治学名远播  献身教育终不悔
 
  时光如流水一般逝去,不留一丝痕迹,但是邓林翰平实、中肯的建议,严肃认真、诲人不倦的精神,始终萦绕在郭老师的心头,挥之不去。至今,邓林翰最后一次听课时的情形,她还记忆犹新:听课时,邓林翰显得十分疲劳,但他还是强打起精神坚守在最后的岗位上。听完课,他平和而严肃地对郭老师说,“你的课总体讲得非常好,但在教学环节上还要加强师生互动,启发学生思考问题,课堂气氛还可以搞得更活跃一些”。现在回想起这件事,郭老师觉得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曾任建筑学院教学督导委员会委员的刘教授说:“邓林翰工作兢兢业业、勤勤肯肯。任教期间,他严格要求自己,按时上课。而且每次上课之前,他都提前几分钟进入教室。”40余年如一日,他没有因为狂风暴雨、大雪冰雹、家庭锁事、亲人病故,而影响正常的教学顺序,也没有因为自己的病痛而影响教学。
  邓林翰学术水平高、专业造诣深,他辅导十几门建筑设计课和各种课程游刃有余。他授课内容比较丰富,讲建筑设计的时候,经常联系课程设计的实际,将毕业设计、课程设计中遇到的问题,穿插在课堂教学过程中,并把他们联系起来,统一进行解决。在记者采访中,许多学生感叹:“邓老师的课形象生动,深入浅出,工程实践非常多。他还十分注重我们的动手能力,在我们制图过程中,他对每个学生都进行具体的指导。上他的课,我们在理论与实践上收获很大。”“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邓林翰备课十分认真,经常上网、去图书馆查找资料,充实课堂笔记。他还不断钻研教学方法,努力提高自己的教学质量。40多年的从教生涯,使他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邓林翰在教育战线上辛勤耕耘和不懈钻研结下了累累硕果,1991年被授予建设部系统优秀教育工作者,1993年9月被授予国家教委优秀教学成果奖二等奖。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1996年退休之后,邓林翰对学校炙热的爱始终没有离开过学校的教学发展。2000年,他被聘为校教学督导委员会委员、建筑学院教学督导委员会组长。邓林翰上任之后,十分负责,经常来学院进行教学督导。原学院教学督导级成员郭恩章教授感动地说:“建筑学科任务重,学生多,工作量大,他亲自抓建筑学科,并负责组织全院教学督导。他比我们投入的精力多得多。”检查毕业设计时,各个专业毕业设计组把毕业设计的结果统一交到教学督导办公室,满地毕业设计堆成一座小山,他再组织分工、汇报、研究、做总结,这些事他都亲力亲为,勇挑重担。邓林翰还定期对学院教学进行检查,尤其是毕业设计初期、中期、后期都要仔细严格检查,不好的还要亮黄牌、红牌。这些繁锁浩瀚艰巨的任务,倾注了他后半生的心血与精力。
  邓林翰还十分重视学风、教风建设,教学工作会议上,对教师存在的问题他会毫不客气地提出意见:“学生学习不好,学风不好,关键是教风不好,老师应该起到主导作用。”有时上课学生不认真记笔记、看别的书,他当场就训斥学生,“你们到大学不容易,机会难得,你们现在不认真学,将来凭什么到工作岗位去工作。” 邓林翰苦口婆心的教导,有时甚至是严厉的呵斥,使许多学生幡然省悟、端正学习态度。他的严厉和对学生的关爱获得了同学们的尊敬和爱戴。在他听课的时候,许多班级同学会不约而同地起立欢迎他的到来。本科教学评估期间,邓林翰还积极参与教务处组织的本科教学质量评估、优秀课程评审等各项活动,为学校的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扎扎实实地做了很多具体的工作。
    邓林翰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一心扑在教学上的人。 “世间自有公道,说到不如做到,要做就做最好”。他不做则已,为之则一鸣惊人。他的厚德博学、规格、严格,造就了一批批优秀人才,也把教师的职责发挥到了极致。他“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
 
科研严谨讲民主   设计精心为民生 
 
  邓林翰对待学术严肃认真,从不回避问题,敢于检讨自己。他设计的哈工大主楼与早12年前建成的左右配楼(机械楼和电机楼)浑然一体,庄重大方,与哈工大“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传统的文脉相一致,成为我校标志性的建筑。在当时全国高校主楼建筑中,哈工大主楼堪称是经典之作。可就是让世人认为完美无缺的经典建筑,他也是感慨万千:由于诸多历史客观原因,主楼设计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遗憾,如主楼前广场太小,过于往西大直街方向推进。对于这些建筑设计缺憾他从来不避讳,敢于直言。
 
邓林翰教授与老教师们在一起(资料)
 
  邓林翰对待科研比较民主自由、不守旧。当时有个学生要写城市环境艺术方面的选题,他一开始不同意,后来经过反复钻研与思考,最后同意开题,他还鼓励学生说:“这个选题对城市发展、专业题目进一步拓展会有很大帮助。”现在看来,他的见解是正确的,环境艺术专业发展得红红火火。二十世纪80年代,行业界限还十分严格,当时建筑学界教师一般一辈子只从事一个题目。邓林翰作为博览建筑的专家,他首开先河,打破行业森严的壁垒,积极涉猎公共建筑、学校建筑等其它建筑设计领域,而且他从事的题目比较多,如大庆石油勘探设计研究院综合楼、齐齐哈尔轻工学院图书馆等建筑都在他笔下变为一幢幢气势宏伟、坚实耐用的建筑;1989至1992年,他还主持完成了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研究项目——“我国近代城市旧街道、广场的保护与更新研究”;他还长期担任大型建筑学术丛刊《建筑师》杂志编委。像他这种保持着强烈的学习心态,积极接受新鲜事物的精神,而且更多地从积极的方面看待问题的品格,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是很难得、很少见的。
  在建筑设计过程中,邓林翰认真负责、注重实地考察,并积极服务社会。在主设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时,已上了年纪的他多次到现场考察,还带着水暖电专业的老师到现场考察,并征询当地地质部门的意见。这项设计项目副主设刘志和教授说:“像他这种亲自去施工现场考察的建筑学家,这在当时几乎是没有的。”二十世纪90年代初期,在其他博览建筑专家的推荐下,中央领导委托邓林翰设计陕西铜川耀州窑博物馆。他接到设计项目后,春节刚过,就急匆匆地来到陕西铜川耀州窑博物馆现场。当时铜川市已经选好一片场址,邓林翰到了现场发现场地局促、低洼,不太理想。他就在现场周围踏勘,从日出走到日落,在十里窑场整整踏勘了一天,终于选定了一块好地方。省市领导看到这块前面有河、后面有山、视野开阔的台地,立即决定两块场地互换。他深厚的专业功底与高度的责任心使市里领导、专家不住地点头与赞扬,没有谁不佩服他的。
  邓林翰返程经过西安时,在山西省领导与专家的陪同下,参观了陕西西安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代表着我国当时最高建筑水平,被认为是中国里程碑式的建筑。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馆长对他说:“邓老师你要走了,想请你帮忙,看看兵马俑博物馆在设计上有什么不足?”他没有像一些专家一提意见,只说负面的东西,而是从积极方面给予正确的评价,他中肯地说:“周围环境商业气氛太浓,与整体浓厚的文化氛围不相符。博物馆旁边的家属楼也影响了整体文化建筑,从近期来看,应尽量改造;长远来看,应当拆除。”当这些话一经说出,在场的省市领导、建筑专家都异口同声地对他说,“你说的太对了,你的见解与我们的看法不谋而合。” 邓林翰认真负责、注重调查研究的科研精神与学以致用、心系民生的高尚品质,值得当今每一个建筑师深思与学习,也为我们树立起了科研与做人的坐标。
 
爱党爱国情似海  服务家乡志不渝 
 
  在采访建筑学院党委书记郭旭时,郭老师掩饰不住对邓林翰的怀念,她伤感地说:“建筑学院成立业余党校,学院领导聘请邓老师讲授党课,他二话没说,就爽快地答应了。党委组织的各项活动他都积极参加,而且还经常出谋划策。”他还经常以个人党员身份找学院党委书记谈党建方面的问题,他曾感慨地说到:“我们青年骨干教师党员不多,这也是我们党委工作需要加强的,我们抓的是骨干,既要使他们在业务上是骨干,也要让他们在政治上是骨干,这样对年轻人成长有好处。同时,也能把党建工作做到大家的心坎上,体现党的力量。”党课培训结束后,学院领导给他送课时费时,他态度坚决,“发展党,宣传党,这是我的责任与义务,作为党员这是我应该做的,这钱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就在邓林翰病重的那些日子,他还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带病为学院业余党校上课,保证了教学任务的完成。这就是优秀共产党员邓林翰,把党的事业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用生命诠释着对党的忠贞不渝,用生命践行着一个共学党员的高风亮节与崇高品质。
  “邓老师走的太突然了,他为哈尔滨城市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离去,对哈尔滨城市建设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哈尔滨市城市规划局副局长王洪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激动、伤心地说。邓林翰作为哈尔滨市城市规划与建筑艺术委员会委员、黑龙江省建设行业专家委员会委员,他格外关心哈尔滨的城市建设、历史文化遗址保护。从2004年到2006年,他参加市里建筑方案评审会达31次之多。2002年,在整治西大直街项目中,邓林翰提出了很多建设性意见,“街道要拓宽,要有绿化,铁路文化局周边建筑要拆除,要留有广场。”现在我们看到宽阔平整、绿树掩映、周边环境优美的西大直街,其中凝聚着他的心血与智慧。2003年在中央大街、太阳岛风景名胜区的综合整治改造方案论证会上,他多次指出:“地方建筑要保持文脉传统,保持地方特色,建筑的规模和风格一定要与周围环境相统一、相协调。”整治后的包容各种建筑、文化风格百花齐放的哈尔滨市中央大街,美丽怡人、中西文化交融的哈尔滨市太阳岛先后获得“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这些骄人成绩的取得,离不开邓林翰服务社会、心系民生的精神与胸怀。道外区“道台府”修建、索菲亚教堂广场建设项目论证会上,邓林翰积极献言献策,倾注了大量精力,为保护历史文化名城贡献了自己的绵薄之力。“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邓林翰以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为国为民的忧患意识,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感,发挥一己之长,倾力服务国家、服务社会、服务当地人民。他的突出事迹,在人世间留下了一曲曲动人的佳话。
 
润物无声不知倦 “救了很多年轻人”
 
  20世纪70年代中期,只是专业教师的邓林翰特别关心青年教师的成长,教导他们走又红又专的道路,“留校工作很好,做人民教师很光荣,要又红又专。在工作的同时,还要加强学习。”对于学生,邓林翰也是关怀备至。早晨,邓林翰出来散步,他就会给自己的学生打电话,与他们谈心,鼓励他们好好学习,努力适应环境。他还十分重视教师队伍建设、青年教师培养。1986年,建设部在全国高校中选择了四五个出国进修的课题,原哈尔滨建工学院分得了城市设计的课题。当时建筑系民用教研室主任邓林翰一听说有出国进修的机会非常支持,虽然当时教研室人员紧张,他还是立刻选派了4个人出国进修,并主动放弃了自己出国的机会。1987年,3人学业有成回国,报效学院。在国内大专院校率先开设城市设计课,并在邓林翰的帮助下,建筑系创建了城市设计研究所,走在了国内高校的前列。城市设计专业从无到有,并在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力、占有重要地位,这些成绩都浸透了邓林翰高度重视培养年轻教师、大力支持青年师资队伍建设的心血。如今已退休的郭老师回忆说:“如果他不点头,我是没有机会出国的。”言语中渗透出对邓林翰高风亮节、高尚品质的肯定与赞扬。
  “他更多的是鼓励我安心工作,服从需要,努力进取;在我情绪不佳、境遇困难时,邓老师更是乐呵呵地谈他的想法;在我稍微有进步时,他很认真地谈他的建议。引导、帮助、鼓励、支持、警示、批评夹杂其中,很难说清它的价值。然而,对一个刚刚工作的年轻人来说是十分珍贵的。”他的学生回忆和他在一起的难忘时光时,还是那么幸福、激动。他和风细雨、润物无声的教诲和丰富的教学经验,使青年教师受益终身,大家发自肺腑地夸奖他“救了很多年轻人”。在他诲人不倦的指导下,昔日的学生已经成长为教育战线、建筑界中一颗颗璀璨的明星。而他恰似一只上了年岁的老蚕,把最后一截丝献给了崇高的教育事业。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先生之气,横亘华夏;先生之德,浩然长存;先生之教,生生不息。邓林翰虽然离我们已经远去,但是他的高风亮节、厚德博学、爱党、爱国、爱校、献身教育、服务社会、无私奉献的高贵品质与优秀精神将永远彪炳在哈工大的史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