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1

激情燃烧的岁月

——哈工大77831班
 
作者:章梅 张静
 
  [编者按]:值此高考恢复30年之际,我们将目光回望30年,对焦那些恢复高考后首批77级考生,他们是从全国570万名考生中脱颖而出的幸运儿——在大学之门关闭了11年之后,1977年12月,每29个考生中只有一个如愿以偿。今天,我们选取哈工大77级机械制造工艺及自动化专业(77831班),通过这个班的天之骄子们的讲述,共同铭记那段难忘的历史。 
 
20世纪70年代坐落在大直街上的哈工大主楼(资料)
 
  采访结束后,回首30年前的那场高考,哈工大校长王树国的话代表了77级所有大学生的共同心声:高考遭到颠覆性的破坏,导致当时的中国社会动荡,发展无秩序,国家失去发展方向。此时,提出恢复高考,是一个转折,不仅仅是77级这一代人的命运在改变,更使得祖国从一种动荡回归到理性,这是一个重大事件。作为受益者、见证人,我们感到庆幸,这是民族的幸事,其社会意义、政治意义深邃。作为11年淘出的精品,77级大学生忠诚、可靠、重感情、有一定之规,他们像基石一样,在中国大地上谱写着华章。  
  回首30年前的那次高考,哈工大77831班级的31名学子使用频率最多的词汇是“幸运”、“转折”。 
 
哈工大77831班:科技战线领风骚 
 
  南有清华,北有哈工大——可见当时哈工大名气之大。作为“培养工程师的摇篮”的国防院校,在“文革”影响依然留存的年代,对于许多还背负着政治阴影的青年们来说,报考哈工大是可望不可及的梦。幸运的是,作为特例,1977年招生没有完全按照考生志愿录取,这使一些考生们得以在第一批次录取时进入哈工大,命运之门从此打开。 
 
趴在被窝里打手电复习 
 
  现任哈工大校长的王树国,1977年时正在天津大港油田一地处偏僻的钻井地蹲点,他无意中看到一名北京知青在看书、复习,这才知道国家要恢复高考了,当时他的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5岁就上学的王树国接受了10年一贯制的教育后,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的号召,来到大港油田。到大港油田一年后,因表现特别突出,组织上批准他入党,在党员集体举手表决时才发现他的年龄不足18周岁。只好等了几个月满18岁后,正式入党。  
  王树国曾与一次高考擦肩而过,那就是著名的张铁生交“白卷”的1973年。当时,他因为下乡插队不满2年,没有资格参加考试。王树国站在考场外的窗下,羡慕地看别人答题。后来他想尽办法跟老师套近乎,终于求老师拿过来一份考卷,他就蹲在树下答题,结果发现考题很容易。这使他的信心大增。这次得知高考恢复的消息后,他立即借来书本备考。当时,他在野外蹲点,一个大帐篷里点着500瓦大灯泡,晚上点灯复习会影响别人休息,他就借来手电,趴在被窝里复习,天天学到凌晨两点多。用两个月的复习去追赶11年荒废的学业,在这种非常态的比赛中他赢了。  
  那时王树国只有19岁,属77级中的小字辈。他清楚地记得1977年天津的高考作文题是《宏伟的目标鼓舞着我》,他曾在油田当过3个月的实习记者,有丰富的生活和文字功底,作文答得特别好,但他更向往当个工程师。当哈工大的老师来面试时,他兴奋地欣然同意。后来,他才知道,当年大港油田只有5人被重点高校录取。 
 
两个孩子的爸爸奔向考场 
 
  现在长春一汽兰迪公司担任总经理的蔡绍彦1966年高中毕业,正准备报考大学时,“文革”开始了,他的大学梦因此中断。  
  后来他进入长春一汽厂,并主动要求到铸造车间当工人,铸造车间是当时最艰苦的车间。在铸造时不慎伤着了眼睛,但他轻伤不下火线。到铸造车间3个月后就被提拔为副班长,一年后成为副排长,1974年成为全厂6名提干的技术工人中的一员。如果没有高考,蔡绍彦可能会在一汽继续他的技术工人梦。  
  从广播中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蔡绍彦心情复杂,百感交集,甚至有一种悲壮。他的知识基础不错,上大学应该不成问题,但当时他已经30岁,有了两个孩子。而且,当时他已经拿到46.50元的工资,这在当时称得上高收入,上大学可能会失去这份收入。后来,他得知国家允许工作5年以上的工人带工资上大学,这才开始备考,终于如愿以偿考取哈工大。 
  蔡绍彦圆了哈工大之梦,在他的极力主张下,他的大儿子1990年高考时也报考哈工大,从哈工大计算机系毕业工作几年后,又在职获得哈工大工程硕士,一家人与哈工大结下不解之缘。 
 
中学老师在大学阶梯教室中为考生补课 
 
  现在高校任职的洪老师当时正在哈汽轮机厂当铣工。洪老师曾就读的哈医大附中得知恢复高考的消息后,极为负责地为10年来在附中学习过的所有准备参加高考的学生一起补课,因为人太多,足足有近200人,中学教室容纳不下,学校特意借了哈医大的阶梯教室集中授课。中学老师站在大学讲堂上给只有初中水平的学生们补课,说来令人难以置信。洪老师说她当时的基础极差,是超常发挥使她荣幸地被哈工大录取了。  
  回想30年前的高考,洪老师说,自己那一代人虽然遭受11年知识断层之苦,但最终却成为受益者,否则永远不可能坐在大学的教室中聆听师训。  
  1979年,由于各方面表现突出,77831班在全省高校中获得了唯一一个教育部、国家体委、卫生部、共青团中央四部委联合授予的“学校体育卫生工作先进集体”光荣称号。 
 
77级大学生:最“恶补”的一代 
 
  中断11年的高考,让77级大学生格外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他们近乎疯狂地用4年时间攫取知识,以填补11年知识荒漠造成的亏空。  
  当时,77831班学生尽管已考入哈工大,但全班31人的知识水平却参差不齐。为了缩小差距,班委会提出“不让一个同学落队”的口号,这句口号现在听起来更像是一句玩笑,但在当时,要想实现这一目标难度却不小。当时,全班同学中年龄最小的17岁,最大31岁。知识层次千差万别,有的同学连立体几何都没学过,大部分77级大学生连英语最基本的abc都不会。 
  补习,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时间来补习,许多学生全身心钻进书本。班级组成学习小组,张勇、杨津利用业余时间给同学讲几何画法,提高同学们对“投影关系”的认识。教室、图书馆成了77831班同学的根据地,教室、寝室的灯不到最后一刻不会熄灭。王树国在哈工大的4年中,只看过一场电影《小花》。  
  “认真、上进,发奋苦读、如饥似渴;读书、解题,孜孜以求、近乎疯狂;懂生活、互助团结、社会经验丰富,与老师关系密切。”时任辅导员的翟老师这样评价77831班,其实这是77级大学生整体特点的浓缩。 
 
77级大学生毕业时遭“疯抢” 
 
  1982年大学毕业时,哈工大77831班同学供不应求。如今,30年转瞬即逝,许多同学奋战在科研院所,有的在企业从事经营管理,还有的在其他领域工作。哈工大学子们以行动诠释着“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埋头科研,在科技领域独领风骚。
 
77级同学们在图书馆(资料)
  
  学理工科的人,对技术有一种天然的兴趣,督促他们不断地去研究、探索。在这种理科精神的激励下,77831班有8人先后考入各高校继续攻读研究生、博士、博士后,许多人还选择出国深造。 
 
77级同学在上听力课(资料)
 
  王树国于1987年赴法国留学,专事机器人研究。回国后继续搞科研,使哈工大在国内的机器人研究领域独占鳌头。他后来成为哈工大校长,并于2006年获得法国总统骑士勋章。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许达哲,在载人航天工程中,参加了从神舟一号到神舟六号全部6次飞行试验,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两项,2007年2月,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质量人”。李晋年是在哈工大学习时间最长的一位,前后共有12年,直到博士后毕业,他才离开哈工大,后到香港工作,至今已经10年。他的两个姐姐也参加了1977年的高考,后在1978年考上理想大学,姐弟三人一起成为高考的受益者。在哈工大从事教学的陈明著作等身,他讲授的机械原理成为国家精品课程……  
   
为苏联专家挑错 
 
  哈工大77831班杨琪在学习中发现苏联专家编制的有关“刀具”部分的教材中,有一个函数推理公式存有漏洞。这一发现,立刻震动了哈工大师生,后经过专家多次论证,证实杨琪的发现是正确的,随后将教材改过来。 
 
为多上一堂英语课 调整比赛起跳高度 
 
  大一时,哈工大77831班李晋年要代表学校参加全省高校运动会的跳高比赛,下午1点有两堂英语课,下午1点30分跳高比赛却要正式开赛。当时,李晋年的跳高成绩很好,为了能上一堂英语课,李晋年将起跳高度定为1.40米,这样就可以晚点到达赛场。校长得知此事后,特意派专车来送他去参加比赛,他在3点前到场,并以冠军的荣誉回报了校长的关爱。此后,他连破5年省高校跳高纪录。 
 
独特的毕业对联 
 
  毕业时,哈工大77831班王树国曾将机械中的“力”与文学有机地结合起来,写下一副对联:“拉压弯扭剪,车钳铣铇磨”,横批“舍我其谁”。
(据哈尔滨新闻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