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1

青春无悔

作者:李为群
 
  【作者小传】1968年在黑龙江省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下乡,1977年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热能工程专业,1982年毕业后,分配到哈尔滨锅炉厂,曾任设计员、处长、副厂长。1994年任哈尔滨动力设备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1999年任哈尔滨锅炉厂有限责任公司任董事长、总经理。现任省政协常委、国家西部大开发经济顾问等职。  
 
  人常说,秋天是美丽的,因为是收获的季节。我相信,30年前的那个秋天,在所有77级同学的心里一定是个最美丽的秋天。那一年,停了10年的高考制度恢复了。成千上万的年轻人终于有了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平等机会。在那个收获的季节里,经过两轮高考筛选,我也如愿以偿,考上了哈工大,成为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中的一员。 
  考上大学是幸运的。接踵而来的学习却是艰苦的。丢下了几年的课本再捧起来时,课程已是在一个全新的起点上开始了。记得我们班22名同学,年龄参差不齐,经历各不相同,有“文革”前的“老三届”,也有1977年的应届生。而大部分人则是像我这样在中学里没学到多少知识的“知识青年”。可有一点是一致的:对知识的渴望和刻苦学习的劲头。 
  那时的女同学们没有什么“浓妆淡抹”,倒都有一件必备物品:套袖。一尺半见方的一块布,缝成直筒,两边再穿上松紧带儿,往胳膊上一套,从手腕到肘部就都裹上了。虽然不好看,可天天伏案学习,袖子易脏易破,带上套袖就好多了。特别是冬天,既保护袖口又保暖。有一年冬天班里一女生去照相,事前大家互相提醒着到时候别忘了摘掉套袖。照片洗出来一看,还好,只有一人忘了摘。试想,6个女孩子站成一排,每人戴着一副套袖,肯定像拎着12只小灯笼似的。 
  有一件事最能说明我们当时的学习是多么认真刻苦。我们班曾上过一门计算机课。那时还没有微机,计算机非常昂贵。上机运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那门计算机课基本上是纸上谈兵。终于有一天老师告诉我们要上机了。大家兴奋地准备着编程。所谓编程就是先把程序代码在纸带上穿孔,然后对着光亮检查、改错。再倒在一盘像电影盘一样的带子上,送到计算机上运行。那次上机,班里每个同学的程序都是一次运行通过。连教我们的教师都极为感动。 
  说到老师,大学4年,感受最深的就是我们有最好的教师授课。记得是罗声政老师教的“数学分析”课,许承德老师教“解析几何”,郭宝琦老师教“微分方程”,王尊政老师教“线性代数”,林畛、吴从昕老师教“实变函数论”,文涛老师教我们英语…… 
  老师们讲课循循善诱,深入浅出,使我们很快入门,步入正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老师们的心血没有白费,到1981年底毕业时,全班差不多有一半的同学直接考上了研究生。 
  上大学之初,国家正是百废待兴之际。学校也不例外。那时的生活条件,无法与今天相比。1978年3月份,77级开学了。哈工大的学生宿舍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一间大教室里摆了几十张双层床,就成了一部分同学的临时宿舍。我们几十个女生就挤在这间大房子里,度过了新生的头几周生活。 
  我曾问过我先生——也是哈工大77级的同学——除了学习,他对4年大学生活记忆犹新的是什么?他想了想,居然说是工大食堂的滑熘肉片。我虽笑他太馋,却也知道那是真心话。当时全国粮食、副食品还都凭票供应。每月0.25公斤肉、1公斤大米、5公斤白面,其余的10公斤粮食就都是粗粮了。大学生们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长身体、耗脑力,那点儿细粮和副食品显然顶不住。难怪每当食堂的菜稍带些油腥,男生们就拎着饭盆排起长队。而先生对滑熘肉片念念不忘,还另有缘故。那时他是校学生会的干部,经常组织一些活动,许多时候要借食堂做场地。就这样与食堂的师傅们混了个脸熟,所以每次他那份滑熘肉片总比别人多些。如今的哈工大教学科研享誉中外,学生食堂更是早已办得红红火火,令我们这些早年毕业生总想着回“家”看看,想再端起饭盆,美餐一顿工大食堂的滑熘肉片。 
  有人说,我们这一代是不幸的一代,嗷嗷待哺的幼年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花季一样的少年时赶上了“文化大革命”,朝气蓬勃的青年时代又去上山下乡。也有人说77级是这一代人中最幸运的一群,因为我们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其实我们的幸与不幸都是与祖国的命运紧紧相连的。七十年代后期的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的萌牙时期,人们的思想意识还没有完全从文革的阴影中解放出来。有些今天看来是微不足道的事,当时也许不为人理解和接受。 
  记得我曾和物理师资班的钱晓吾一起组织出版了一期系里的黑板报,准备参加全校的板报评比。在那期的“编者按”上,我们以“亲爱的同学们”,开头,就这几个字也曾颇有争议。有人说太小资情调,有人说不太严肃。直到我们的板报在全校评比中受到好评,那些冷嘲热讽才烟消云散。尽管当时我们还不可能预料到改革开放将要很快给中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从这件小事上,我们已感觉到中国在变,我们的思想意识在变,而且是越变越好。这种变化使我们对前途充满了希望,对生活充满了乐观。 
  30个秋天过去了,当年的77级大学生们如今已成为祖国各行各业的中坚力量。也许我们这一代人当年的大学生活不如今天的大学生那样丰富多彩,也许我们青春的翅膀比起现在的年轻人来显得过分沉重,可是我们不懈地努力,勤奋地学习,踏实地工作,跟着时代的步伐走过了这30年,这一切让我们无憾无悔。 
  如果再过30年,当我们回忆青春,回顾人生,仍旧坦然地对后代说青春无悔、人生无悔时,那将是我们人生的最大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