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61

段东北:豪爽好强 争创一流

 

作者:肖友

 

  

  叫着充满豪气的“段东北”的名字,却是地道的湖南人,鲜明的湖南口音,但豪爽之气不变,而且“段东北”4年最美好的人生时光正是在东北冰城,在哈工大度过。
   作为湖南航天管理局科技质量部部长,段东北果敢利索。20世纪90年代末,军工产业纷纷转向民品,经过多方考察,他们初步将目标锁定超硬材料行业,准备上马人造金刚石制品。当时所在厂成立调研组,段东北任组长,他们到全国各地调研人造金刚石的生产应用情况,深入考察生产技术及市场方面的问题。“当时心里也没底,毕竟是新产品上马,只能全国各地跑,查客户,访厂家,找各大院校教授、专家、研究员聊,整理出详细的调查报告。”段部长回忆创业之初,不胜唏嘘。后来成立技术开发筹备组的时候,他又作为组长牵头,编制技术方案、进行产品开发直到成功进入市场。8年的时间,段东北付出很多,得到的也很多,“眼看着一个幼小的孩子慢慢成长,心情格外不同。”
   1993年,段部长破格被评为湖南航天局最年轻的高工,就在这时,他遇到了人生中第一次大的诱惑:当时所在厂和湖南外贸公司合作,他们负责制造生产,外贸公司负责出口外销,后来外贸公司改制,想自建生产线产销一体,急需段东北这样能够独挡一面的人才,开出很好的条件挖人。段东北左想右想不合适,自己在厂里付出了很多心血,而且眼见这些心血都开始开花结果,怎么也舍不得离开啊!“钱是很重要,但够吃够穿够住就行,从农村出来的,也不讲究奢侈的生活。”最终他拒绝了对方。曾有一次一位担任国防科工委综合计划处处长的校友开玩笑地问他:同学们的生活都很优裕,你在这山沟里,平衡吗?他说:“自己能做事就行了! ”
   1995年,所在厂成立分厂,段东北任厂长,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带领大家奋斗2年,当老同志们要退休的时候,他又被推上了最前线,担任总厂副厂长兼总工程师,没有了老同志们的指导帮扶,一切都是靠自己。从1998年到2000年,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厂里又开始转向军品生产科研,重新成立各机关,段东北从此开始担任质量部部长。
   谈起感受最深的事,段部长谦虚地说觉得自己这些年来做了些开创性的工作,没什么遗憾了。从民品新产品开发到搞企业管理,从从事民品技术、质量、工艺和技术管理,到从事军民品预研、在研、质量、工艺和技术基础管理,段东北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可以说是这些业务管理的顶梁柱。他回忆着自己当初不仅上班时间钻研,下班后还把机床图纸带回宿舍去研究、一点点消化。“我是个很要强的人,在哪都希望自己的团队好,希望自己的单位不受歧视,因此更想干出点事!”单位没有总体项目,“那就一定要搞一个总体型号,把国家需要的型号搞出来,把单位的战略地位提起来!”从技术转到管理领域,段部长有自己的心得:“三分技术,七分管理,技术本身也需要管理。”为了加强自己的管理理论水平,他继续修了一个MBA学位,与工作经验结合起来,干得更加得心应手了。
   段东北当年就读于哈工大金属材料与工艺系8293班,至今他还津津乐道于自己与母校一位湖南籍老师的缘分。到学校报到时,这位湖南籍老师对他说:“我也是湖南人,所以录取时第一个就把你抓过来了!”当火车载着这帮湖南伢子从南方来到北方,过了山海关就飘起了小雪,下车后更是被冻得哆哆嗦嗦,而这位老师已经早早把棉被、帽子准备好了;他还记得春节没回家,同学们聚在一起吃饺子喝啤酒;去车站送回家的同学,一天去几趟……从母校毕业这么多年,他一直惦记着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很多都一直保持着联系,但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没有时间回去看看,“好几次机票都买好了,同学们也约好了,最后因为工作原因又只能退票!”段东北言语中不无遗憾。
   “大学4年对自己的影响非常大,在学校养成的严谨作风一直到现在都没改变,做事还是一板一眼,非常踏实。”“哈工大的学生走上社会,获得评价都比较高,这点请母校放心!干工作没让母校丢脸!”他希望母校蒸蒸日上,更加辉煌,永远保持“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优良传统。他希望在校的学弟学妹要培养自己的实践能力;他更希望工大学子在学校形成好的人生观、价值观,踏实沉稳,这样才能抵制社会的冲击。“做对社会有用的人!”是他给在校学子的殷殷期望。        

                                                                                                       张采玲
   
   采访后记:此次采访过程中惟一的遗憾是没有采访到湖南航天管理局的肖剑峰所长。当时他正忙于进行一个极其重要的产品招标会,实在分身乏术。从我们一踏入湖南境内,与湖南航天局的同志接触,就不断听到关于肖所长的事迹:他年仅36岁,敢挑重担,敢攻难关,带领全所科研人员研制成功国家亟需的配套型号,为厂里的长远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大家对他的敬佩溢于言表,无奈我们只能与他遗憾地失之交臂。寥寥数笔记载我们的思念,希望能够有机会重回长沙,再访肖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