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61

栉风沐雨自在行

 

————记首届全国高校教学名师张少实教授

 

作者:刘瑞峰

 

  

张少实教授  

  “哈工大有许多无名的名师,他们才是真正的名师,真正的大师。我们的许多前辈、许多优秀的教师,他们没有机遇参加这样的名师评选,但是我们要永远缅怀他们的业绩,永远学习他们的精神。”这是首届全国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获得者、我校航天学院教授张少实在北京举行的全国名师表彰会上讲的话,也是他面对来访记者的开场白,更是张少实教授虚怀若谷、不断学习、不断前进的真实写照。
  “我的成长得益于环境,哈工大有一个非常好的成才的环境。”谈起自己入选国家级百名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张少实教授首先谈到的是自己学习、工作了几十年的哈工大,谈到的是自己所在的力学教研室深厚的治学传统,谈到的是自己的老师、前辈。“一个人的成长当然需要个人的努力,但个人的力量不可能超越环境、超越时代。能够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成长,我认为自己是幸运的。我的许多同学,毕业后到了其他学校,走上了其他岗位,他们没能做出更大的成就,我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成长,没有得益于他们所处的环境。”“正因为有了这些前辈、名师,才使得我们在成长的道路上以大师为师、与大师结伴、随大师前行。”谈起环境,谈起个人的成长,你会发现教学名师张少实并不是始终处在这样一个良好的环境中,也不是能够始终从事他深爱着的教学工作、力学研究工作,他的生活也远非一帆风顺。1963年,张少实进入哈工大液力传动专业学习,属于人们所说的老五届的学生。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1968年张少实毕业后被分配到沈阳军区3359部队学生连接受再教育,边参加政治学习边从事农业劳动。1970年又被分配到当时的黑龙江省肇东县变压器厂任技术员,在那里度过了8年的时光,在艰苦、简陋的条件下与工人一起劳动,并进行可控硅等半导体材料的研究。直到1978年他又回到哈工大攻读工程力学硕士研究生,成为“文革”后全校第一批的55名研究生之一,并于1980年留校到材料力学教研室任教,从此走上了教学、科研岗位。
  对于这段似乎与今天无关的经历,张少实满含珍视与怀念:“我所取得的一点成绩离不开那8年做技术员的经历,我在教学中的许多心得也都得益于那段时期的实际工作和工程实践。”“虽然是技术员,当时的知识分子真是放下架子,与工人师傅打成一片。那时每天都加班加点,大家从无怨言,从不计报酬,每一个人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干活儿。那种忘我的奉献精神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对我的成长和以后的工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现在我仍然与当年的工人师傅保持着联系。”也正是由于这些经历,张教授有着自己的成才观:“年轻人要成才,自己要努力学习、努力工作,要选择有利于成才的良好环境。现在强调市场经济,外面的世界对年轻人有很大的吸引力,高校还不具备那样的物质条件。但我个人认为,高校促进科技成才的环境和条件是无可比拟的,有志于科技成才的青年应该不为眼前的利益所左右,要扎扎实实地从事自己的事业,走好自己的成才之路。”
  正是由于具有长期的一线工作经历和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张少实教授对教学有着深刻而独到的理解:“那段时期的工程实践对我的教学、科研起到了很大作用。无论是材料力学还是其他工程学科,它的任何教学和科研活动都不是从理论到理论、从书本到书本,不是干巴巴的,而是与工程实践相结合的,是活生生的。”所以他有意识地在理论教学过程中结合工程实际,剖析工程实践以及科学前沿中的问题,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引导、调动学生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他先后入选校基础学科带头人、优秀课程负责人,校、院教学督导组成员,兼任中国力学学会教育委员会委员,黑龙江省力学学会常务理事、教育委员会主任等职,获省部级、校级优秀教学、教材成果奖18项。他告诉我们,此次在北京参加全国名师座谈会,教育部部长周济在会上强调:我们要进行创造性的教育、创造性的教学。对此,张少实教授认为,任何一门课程,都有培养学生创造力的任务,都有培养学生创造力的工作可做,都可以为培养学生的创造力做出贡献。“如果基础课的教学不能与工程实际、科学前沿结合起来,这样的教学就会是教条的、僵化的、干巴巴的。基础也要有外延,越是基础课教师就越应该重视这个问题。”所以他在做好教学工作的同时加强科研工作,主持参与“86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防与航天预研、航天基金等科研课题10余项,获航天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目前正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风倒的生物动力学机理与过程的可视化模拟”等两个项目的研究工作,通过不断涉猎科学前沿,丰富自己的教学内容,改进自己的教学。
  通过长期的教学实践,张教授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他说,每个教师都想自己的课讲得好,受学生欢迎;每个学生都想取得更大的成就,都想成才。那么作为教师就要在教学中让学生对本门课程感兴趣,在上课之前使学生了解这门课的教学计划、教学内容,了解这门课的学习对他的发展、成才有什么作用、什么影响,使学生对此形成默契、达成共识。因此教师的知识面要宽,要联系实际,实事求是、恰如其分、生动活泼地分析、说明。学生对这门课有了兴趣,还要有爱。每个成才的人都爱自己的专业,爱专业是你在这一领域有所成就的前提。他说,教学工作是一项长期细致的工作,需要一点一滴、潜移默化的积累,需要做许多“润物细无声”的工作。目前全国都在强调素质教育,强调创新精神的培养。张教授认为,创造精神可以说是一种科学的、理性的批判精神,我们要通过教学活动激发、培养学生的这种精神。“如果你把自己所讲的内容看成是一成不变的,而不是批判地加以接受,就会把知识讲死。”同时,张教授特别强调培养学生的献身精神。他说,科学事业是充满艰辛、磨难甚至危险的,没有勇气和牺牲精神,不可能成为一流的人才。他在教学过程中,结合科学史的发展历程,追寻先辈的成功之路,努力传播这种精神,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和人文素质。张教授说,教育的根本任务是培养人,我们既要教会学生专业知识,又应该培养他们光明的思想和健康的情怀,这是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的使命。

首届全国教学名师张少实(左)、蔡惟铮(右)教授载誉归来  

  “我们要热爱教育,热爱教学,热爱学生。教师是我们的职业,教学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培养人才是我们的人生价值。我们要精心教育,精心教学,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工作中。”谈起那神圣的百年树人的教育事业,张少实教授说得更多的是“热爱”,是“责任”。在名师表彰会上,他饱含深情地说:“我们中华民族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关注教育;老百姓也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回答这些问题:怎样办让党和人民满意的教育?怎样办让老百姓信得过的大学?怎样办让家长放心的哈工大?怎样做一名让家长放心、让学生喜爱的教师?”作为一名大学教师,张少实教授谈起自己的责任:“名师,对于集体是荣耀、是光环,但对于个人,完全是一种社会的责任、义务;是一种规范,是一种鞭策;是完善自我,不断改造和提升自我的标准;是教师为实现人生意义与价值的不尽追求。”他说,名师的荣誉属于一个集体,需要在集体中产生,靠集体的力量来铸就。名师不一定都写在光荣榜上,而要深刻在学生的心中。

  坐在张少实教授的面前,倾听他风趣的谈吐,感受他和蔼的笑容,你会为他慈祥、睿智、宽容的长者之风所吸引。他会笑言,虽然自己年纪大,但是教龄并不长,应该多向老教师学习;他会告诉你,虽然自己被评为名师,自己的课也有同学逃课,对于这些同学应该根据不同原因区别对待;他会对你说,经过多年的教学与科研实践,经过自己的不断努力,教与学的相互促进,他自认为自己的教学、科研水平还在提高,自己还要前进;他会向你谈起他的学生朋友,谈起他向学生请教计算机问题;他会向你强调,教学的核心是人的问题,关键是师生关系问题,如果不爱学生,怎么能让学生爱你这门课程,怎么能有好的教学效果?你会在他的细声慢语、娓娓道来中品味生活的真谛,思索人生的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