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61

激情燃烧岁月的忆恋

————焊接55同窗入学50周年纪念返校聚会感怀

作者:王嘉麟

  7月的北国冰城以它特有的夏日清凉和热情迎来了一批精神矍铄、慈祥有加的老爷爷和老奶奶。他们当然不是来冰城旅游的,他们是重返母校,来重温半个世纪前在哈工大5载苦读那青春、激情燃烧岁月的焊接55级的同学们。


75

焊接55的老校友在校园里

  半个世纪前的1955年9月,我们这些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莘莘学子,满怀“学好本领,投身工业建设,报效祖国”的宏愿,走进了哈工大——中国“红色工程师”的摇篮。一百单八将组成了焊接55这个令我们魂牵梦萦、无比爱恋又永远难于割舍的学习集体,开始了决定我们今生命运的重大起步。
  焊接55人离开母校整整45年了。尽管毕业后的人生经历各不相同,事业成就也各异,但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没有虚度此生,我们无愧于伟大的祖国,无愧于养育我们的人民,无愧于我们亲爱的母校——哈工大,无愧于焊接55这个集体。不是吗?在祖国大地上那纷飞的焊火中,就有我们这一百零八颗闪亮的“流星”!母校是我们事业之根,恩师的不诲教导和学友们的相互熏陶铸就了我们的魂。
  45年来,焊接55人也曾召开了多次地区性的小型聚会,但人数都不多。即便这样,与会的同学仍激动不已,感触良多。
  时光步入21世纪,绝大多数焊接55人都已从岗位上退了下来。人到了夕阳,怀旧的闸门就愈开愈大,回忆的小舟就会逆行穿梭于时光的隧道中,把我们带回焊接55那5载苦读的往事海洋。在侯贤忠、殷树言和身在哈工大的吴林、钱乙余、赵崇仪、徐再成、钟国柱等同学的倡议和精心策划与组织下,焊接55同窗入学50周年纪念大聚会终于在2005年7月9日召开了。
  第一,为什么这次聚会会让焊接55人如此向往?为什么过了整整半个世纪,焊接55还有如此巨大的凝聚力?这是因为:
  在5年的学习过程中,焊接55逐渐形成了一种刻苦学习、练就专业硬功夫、敢为人先的精神。
  在我们就学的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尽管教学已开始受到一些冲击,但由于学习目的明确——为祖国而学习是每个同学的座右铭,因此,焊接55班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十分优秀的。翻阅1959年的《中国青年报》,你会发现一条不到百字的新闻——哈工大焊接55-1班的期末考试成绩平均高达“4.85”分。这在当时高校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在1959_-1960年大稿科研的日子里,焊接55的同学们靠自己练就的娴熟的焊接技艺为在全国推广电渣焊和气体保护焊做出了突出贡献。陈志刚、李宏祺、殷树言等同学的名字应载入我国的焊接史册。
  母校哈工大,已去逝的马祖光和徐子才老师,曹彬、周定、陈定华、田锡唐、张志明、崔维达、周振丰、李树槐等亲爱的老师们,为我们焊接55的学子们铸就了深厚的理论功底和工程实践能力,更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人和做事。
  第二,焊接55班逐渐形成了一种团结友爱、取长补短、包容和相互熏陶的精神。
  由于有了这种精神,才会在我们焊接55班发生了一些感人至深的故事:
  工农调干刘颖大姐入学时就已是一位母亲,学习的困难可想而知。但年轻的学弟和学妹们争先恐后地帮助她克服困难,刘颖大姐也终于按期完成了学业。
  徐宏涛同学是我班一位老大哥,他因病休学后插入我班。由于年龄偏大,身体不好,不仅学习困难而且很难与同学们和谐相处。同学们用心良苦地寻找机会与他沟通,拉他参加班内各种活动并帮助他学习,使他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后来,得知他就要30岁了,同学们就别出心裁地设计了“徐大哥30大寿餐叙会”,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从此,他不仅完全融入焊接55这个集体中,还成为一位集体活动的积极分子,身体也好了许多,学习也上去了。
  川妹子李明华是焊接55-1班文娱委员,家庭生活十分拮据,每天只能穿一身工作服和黄胶鞋去上课。男同学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并在“三八”节到来之时赠送给她一件漂亮的连衣裙。事过近半个世纪,这件珍贵的连衣裙仍被李明华作为压箱底之物保存着。
  ……
  第三,焊接55提倡德智体全面发展,突出主业、注重学习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为个性发展提供平台。焊接55的文娱活动十分活跃,丰富多彩,这在当时的哈工大是出了名的。一个班就可组织一台“报捷文艺晚会”并曾到清华演出,而且大部分节目自编自演。陈宝岩的“拉兹”之歌,张月嫦、章士适二人的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唱段是焊接55的保留节目,逢晚会必唱,时至今日仍余音绕梁,数十年不绝于耳。杜捷志的标准京腔京味、诗歌朗诵的激情、落落大方的主持人风度令人永远难以忘怀。
  焊接55曾是全国速滑冠军林振坤、首届全国大学生运动会5项全能冠军陈宝岩和举重冠军郭燕杰的发祥地。焊接55男子篮球队打遍工大无敌手,它的主力阵容是李振文、杨道学、李宏祺、陈宝岩和郭燕杰等。他们都是运动健将、我班骄子。
  1958年,焊接55被全国青联和全国学联评为先进集体。因此,获得了在哈尔滨青年宫画廊作画的荣誉。哈市其他单位都是请专业画家去作画,而我们班却是派自己的“土画家”去作画的。
  1960年6月,在毕业前夕,“焊接55班5年学习成果汇报展览会”在机械楼一间大教室里揭幕。展览内容丰富详实,很是感人。一个班级能够举办一个如此大规模展览会,在哈工大的历史上是空前的。
  在20世纪50年代的哈工大学生中盛传一首题名为“颂石灰”的诗:
  千锤万击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全不顾,
  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说明当时的哈工大人把到哈工大读书看成是一个锤炼自己的过程,要不怕烈火焚烧,不怕粉身碎骨,只为今生做一个清清白白的人。如果说这首诗代表着当时的哈工大人在政治和道德层面对自己的要求,那么“哈工大精神”则可概括为:关心祖国命运,主动适应国家需要,为祖国竭诚奉献的爱国精神;自强不息,开拓创新,勇于拼搏的奋进精神;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理论联系实际,求真务实的求实精神;海纳百川,爱惜人才,注重协作的团结精神。
  如此看来,焊接55班同学在5年学习生活中体现的做人原则和精神在哈工大“校训”和“校风”的形成和积淀过程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焊接55班同学在从毕业走向工作岗位直至退休的工作、奋斗和生活的历程中,不少同学用生命书写的人生历史篇章正体现了哈工大人的做人原则和“哈工大精神”。
  侯贤忠同学小时候从他家老辈人那里得知“江东六十四屯被奸淫烧杀抢夺”的情景,很是愤恨并牢记在心。1957年,由于他当时很年轻,涉世不深,就把这一国恨家仇之事一股脑儿说了出来,丝毫也未觉得有何不妥。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发言却让他遭到灭顶之灾。他被押解到萨尔图国营农场(大庆油田前身)进行劳动改造。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侯贤忠从此因祸得福,与大庆油田结下了今生永不改变的情缘。劳动改造的政治压力是巨大的,劳动是十分艰苦的,生活是苦涩的,但他却将其看成是锤炼自己的过程,勇敢而又顽强地去面对。1962年,当大庆初步建成时,他这个右派却成了有功之臣,被战友们披红带花,扶上小毛驴在萨尔图的大街小巷游了一圈,并被送回母校哈工大补课,补做毕业设计并完成学业。走在哈尔滨的大街上,他第一个大发现竟然是所有公共汽车都背上了一个大气包。从此,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补好学专业知识和本领,参加甩掉中国贫油这顶帽子的战斗。他拿到补发的毕业证书返回大庆之后,就一头钻进油田建设的洪流中去。他利用从母校恩师那里学到的焊接专业知识解决一个又一个焊接难题并都有所发展和创新,还不断从母校引进新的焊接技术。他常说是母校给了他智慧和知识,教他如何做人;是大庆培养了他,给他提供了一个施展才华的大平台!没想到这一干就是40多年。他已计算不出究竟完成了多少油田工程。他从技术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一直提升为教授级高工。他在大庆石油管理局基建工程部主任、书记和总工的岗位上工作多年,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大油田。退休后,他仍为国家分忧、抢重担,创造并获得数十项国内外专利。
  说起陈宝岩,同学们都将他与浪漫和传奇联系在一起。他是运动健将,又是著名歌手;他是位书法家,又是位文学爱好者。这次聚会他难拒同学们的盛情之邀,在45年之后又激情演唱了他拿手的“拉兹”之歌,韵味不减当年。
  1960年他被分配到刚成立不久的内蒙古工学院(现内蒙古工业大学)任教。一到校就上课,就只能“从战争学习战争”,他硬是把一门枯燥乏味的“金属工艺学”讲得活灵活现,大受同学赞扬。也正因为这个诱因,一首“师生恋曲”不久就奏响了。这样的事在大校、老校本不为怪,但在这所只有千人的新校、小校却 “炸了锅”。它不仅给陈宝岩带来一场横祸,而且改变了他的一生。“文革”爆发后,他被批斗,并被调到一个远离市区的百人小厂——汽车大修厂。
  改革开放后,陈宝岩预感到中国汽车工业的春天就要到来“我所在的大修厂虽小,但也算汽车行业,肯定能对我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这时厂职代会推选他为厂长,但他却提出“出山”条件是集厂长、书记和总工程师于一身,避免“三架马车”互相牵扯。这在当时真是一个大胆而又神奇的机制改革设想。上级领导赞成了他的想法,于是他就这样走马上任了。“为母校争光,不给哈工大丢脸!”是陈宝岩的信条和口头禅。他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和科学分析,决定从汽车齿轮下手并将大修厂改名为汽车齿轮厂。在没有资金和上级支持的情况下,他冒着极大风险,大胆靠银行贷款引进3条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格里菲斯齿轮自动生产线”。陈宝岩一个绝顶聪明的做法是在理论和工程技术上善于依靠母校哈工大这个智力库;在取得生产许可证、获得原料以及销售等环节上善于依靠遍布全国各地的校友。20多年来,他无数次地往返于呼和浩特和哈尔滨的母校之间,请教相关技术问题;不知多少次地拜会了全国各地的从事汽车行业的校友,甚至在中央工作的校友。凭着他执着的追求,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定决心,踏实而又宽广的理论技术积淀,他带领全厂职工,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硬是把不足百人的内蒙古汽车大修厂改造成拥有六千员工的内蒙古汽车齿轮集团并与二汽集团结盟。在全国汽车齿轮质量评比中,硬是将几个大企业、老企业抛在后面,名列第一。这一结果震惊了中央主管部门,震惊了全国。他也完成了从一位焊接专家向齿轮精密加工专家的转变。陈宝岩因此被评为内蒙古优秀企业家、全国“五一”奖章获得者和全国劳动模范。更让人敬佩的是企业效益好了,他非但不拿厂长的高薪,就连正常的涨工资他也不涨;几次分房他都让给了老工人和急需住房的员工。如今他退休金才七百余元。
  焊接55班的许多同学,如郭燕杰、吴林、陈志刚、钱乙余、郑家祥等,导弹、火箭、飞船焊接专家李宏骐、张玉华、尹克敏、李宗祥、刁盛春、钟国柱等在其工作和生活中都凸显了“哈工大人”的人格魅力和哈工大精神。
  这次焊接55大聚会期间的7月10日(旧历六月初五)恰逢我70岁生日。我离开母校已45年,我的这些同学们也没有人知道我生日的确切日期。但本次聚会会务组的负责人刘玉素老师7月10日下午在太阳岛入口处让帮助她工作的研究生常志龙借入园验证之名将我的身份证“骗”下并查看了我的出生年月日。她还知道我们这些30年代的人生日大都是旧历。因此经她“偷偷”查证,当天就是我的生日已确定无疑。于是她“悄悄”告诉了我的同学——哈工大原党委书记吴林并秘密进行了准备。当晚在母校材料学院现领导为我们这些老校友举行的宴会上,吴林同学突然以略带调侃的方式宣布这一消息,全场同学无不惊喜,“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在大厅中回荡,我更是被感动得老泪纵横,心潮激荡,因为这是我70年来最盛大、最愉快、获得祝福最多的生日宴会。从这件最普通的小事上可以体验到哈工大由来已久的人性化办学理念。学校是母亲、是摇篮,无论是教职员工、学生还是数以万计的校友,投身在她的怀抱里就会感受到一种亲情、一种幸福和快乐、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
  桃李满天下,终归一树荣。参加这次重返母校聚会的42位校友,在得知母校设立了“校友爱心奖学金”(后改名为“校友爱心助学金”)后,立即以焊接55班的名义向“校友爱心奖学金”基金会捐赠7200元。希望在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发扬哈工大精神,刻苦学习,练就到家本领,将来报效祖国,贡献人民,回报母校。”
  短暂的3天聚会转瞬就结束了,纵然惜别终须别。随着年龄的增长,校友们对母校热爱和眷恋的情结却愈加深沉、凝重。对焊接55这个班集体更是魂牵梦萦、割舍不断。大家一致祝愿母校哈工大早日跻身世界名校行列,为祖国培养更多更优秀的人才。大家还一致决定5年以后再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