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61

永存的革命精神

————缅怀刘克屏同志

作者:李天珉

77

刘克屏同志  

 

  今年的1月17日,是刘克屏同志逝世两周年纪念日。两年前的这一日,正当人们喜迎新春佳节之际,克屏同志安静地走了。克屏同志走的时候,已是95岁高龄,按民间习俗,可称之为喜丧。然而,他留给家人、亲友和同事们的,仍是无尽的悲痛。
克屏同志为党的革命事业、为祖国的建设事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工作了一生、奉献了一生,他是人民的好儿子,是我党的好党员,是教职工心目中的好领导。
  1909年,克屏同志出生在黑龙江省讷河县。青年时期,他不堪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从家乡一路奔赴沈阳、北平、西安,千辛万苦寻找革命真理,后来他终于到了延安,进入了抗日军政大学。在抗大,他系统地学习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并光荣地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抗大毕业后,他被批准留校工作,为培养战时的革命干部做出了贡献,同时也在工作实践中不断武装、提高了自己。全国解放后,他被党派到东北工作,从建筑材料、粮食供给、建筑施工到高等教育,从一个岗位到另一个岗位,党指到哪里他就奔到哪里,从不讲价钱、不计得失,干一行爱一行,深受组织的信任和同志们的好评,在上世纪50年代他就被提升为厅局级干部。
  1959年,50岁的克屏同志从建工局长的岗位上调任哈建工学院工作,当时的哈建工刚刚从哈工大分出。建校初期的几年,学校各方面条件都较差。从内部条件看,一方面是教学设施欠缺太大,不要说是仪器设备,就是教学环境也就仅有一个土木楼和后院不足500平米的活动场地,土木楼对面的学生一宿舍,仅能容纳不到两千名学生,可以说学校没有一点发展余地;另一方面,就是教师、干部队伍不稳,很多南方籍教师、干部思归,而当时也确实走了不少骨干教师和干部,如以土木系副主任朱厚生为首的部分教师调到了北京水电学院,以总务长牛富海为首的数十名干部经建工部调到重庆建工学院,等等。从外部条件看,当时正值反右倾、大跃进、3年自然灾害期间,经济困难,物资匮乏,粮食短缺,政治、经济环境都不利于学校的发展。
  从1959年到“文革”开始,在这段时间里,克屏同志为学校做了大量的艰苦的工作。白天,他和同事们一起为学校的发展建设奔忙;晚上、星期天,他还经常到学校查看教学楼和学生宿舍的情况,特别是水、电、卫生和食堂方面的情况他尤为关心,惟恐因此而影响教学。当时的伙食科长班萝阳常说:“伙食工作我们特别注意,因为刘院长随时都可能来查看。”为了办好食堂,学校下大力气在宾县和通河办了两个农副业生产基地。此时的克屏同志,身先士卒,带头参加基地的劳动,为干部、群众做出了榜样,为师生员工度过困难时期做出了贡献。
  国家的经济形势刚刚有所好转,哈建工也在艰难的举步中刚刚步入正轨,“文革”的灾难又降临在中国大地。在这场史无前例的“革命”中,老干部成了最大的“牺牲品”,克屏同志首当其冲地被批斗。那时的哈建工教学楼——土木楼,是哈市武斗最严重的据点之一,所以哈建工的“当权派”也就成了哈市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对象之一。因为克屏同志是“三八式”干部,所以每次批斗他总是被排在最前面,受的折磨也最多,他的耳膜被打伤并因此失聪,并被勒令从南岗搬到香坊筒子楼,后又被强迫到农村接受改造。对这段历史,克屏同志总是一笑了之,从不抱怨,而对那些批斗、殴打过他的人,更是宽怀大度,从不计较,该怎么使用还是怎么使用。克屏同志一直工作到74岁才离休,教职工们都尊称他为“好老头”。
  “文革”后期,克屏同志重新开始工作,这时他已是60多岁的老人,但他的工作劲头、工作精神却毫不逊于年轻人,依然是那样不分白天黑夜地工作。为了学校的发展建设,他同其他领导一起,为争取马家沟机场(如今的二校区)这块土地日夜奔忙,并最终获得成功,为改革开放后哈建工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
  克屏同志一生严于律己、公私分明。在他一生的工作中,主管过材料、粮食、施工、科研、后勤、政工,可以说是人、财、物都有所涉及,但他从不以权谋私。他的子女并没有因为他是领导而得到过一点特殊的好处;他的夫人安静同志与他同在哈建工学院,也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老干部,但一直到离休也只是个科级干部。说起克屏同志的清正廉洁,原哈建大的人至今都赞叹不已。
  克屏同志虽然有较深的理论基础,但他仍然是好学不倦。他生前非常重视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学习;到了晚年,他又把邓小平的著作作为重点来学习。在他的书架上,至今还完好地保存着他做了眉批的马、列、毛、邓等著作。一些破损发黄的书籍,他都裱糊得整整齐齐,并用正楷写上书名。“领导干部要舍得时间学习,特别是要学习党的理论、党的方针政策,这样工作起来才不至于盲干。”这是克屏同志生前常说的一句话。
  “文革”期间到双城插队劳动的省城干部有1500多名,克屏同志是其中的一员。那时,他头包一块毛巾,穿一身布衣,腰扎一条布袋,穿一双解放胶鞋,和农民群众一起手抓大粪施肥、锄草、收割,从不落在别人后面,俨如就是一位地道的农民。当地农民说:“这老头一天总是笑呵呵的,和蔼可亲,大家都愿和他唠嗑儿,一点也看不出他是比我们县长还大的官。”
  克屏同志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他与成千上万的老同志一样,跟着党一步一个脚印,按照党的意愿为党的事业兢兢业业工作了一生。他对党忠心耿耿,把党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即使是在自己受委屈的时候,也处处维护党的利益。他坚信,只有共产党才能带领全中国人民摆脱贫困,才能使我们的国家不断走向强盛。这就是他的平凡,他的平凡透着伟大,他的平凡闪射着党的光辉。
  克屏同志与我共事多年,是我敬佩的老领导、老同志,更是我敬重的老大哥。克屏同志走了,但他把我们党的传统、老一代革命者的精神留给了我们。在当前开展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我们深切地缅怀刘克屏这位老党员、老革命者,就是要我们不忘老一辈革命者的精神,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作风,进一步增强党性,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充分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开创我党事业的更大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