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2

选择·胆识·心态

————记我校知名校友、北京产权交易所总裁熊焰
作者:李丽

 


  北京,金融街,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宽敞的会客厅里,我见到了这位笑容可掬的知名校友。在一般人看来,正值知天命的熊焰人生发展道路可算是一帆风顺的:22岁进入我国一流学府——哈工大的无线电工程系学习;毕业后留校工作,32岁任校团委书记,取得了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系硕士学位,35岁时又被破格评为副教授;调任团中央高技术中心主任,主持中国青年科技园建设。跨入新世纪,主持中关村百校信息园有限公司并任总裁,还曾出任中关村技术产权交易所总裁。现在的熊焰任北京产权交易所总裁一职,管理着这样一家年交易额近千亿的产权交易大平台。

 


  这样的人生,不可谓不成功。笔者采访之时,曾问过熊总,成功是什么?他的回答似乎很简单:“成功是个相对的概念,你比上帝给你安排的角色做得更好,就是成功。”采访过后细细体味,我才渐渐领悟这句看似简单的话中所蕴含的真谛。
 

选择影响道路

  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面临着很多选择,这些选择往往影响着我们未来一段时间内所要走的道路。但是,面对着这些十字路口,我们有时并不知道应该朝哪个方向走。而在熊焰的人生中所遇到的几次选择,他都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走上了最适合自己的那条道路。
  熊焰的第一次选择是关于求学。
  1956年,祖籍湖南的熊焰出生在哈尔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他的父亲解放前就读于浙江大学。“我从小就生活在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氛围中,现在看来,那时我的家庭教育还是比较现代的。” 
  然而,刚上中学的熊焰正逢“文革”时期。和许多人一样,熊焰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和影响。“如果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也许我的性格会比现在更外向一些。‘文革’让我学会了内敛,也让我懂得了如何在逆境中求生存和发展,保持进取向上的精神。”
  因为种种原因,熊焰辍学了。“文革”之后,他前前后后做过很多工作——当过临时工、售货员、木工、文化馆办事员……“我家离火车站货场非常近,有人力车要往坡上拉,我就用一根绳帮人家拉,拉上去就给一毛钱。这么艰苦的活我都干过,这也使我对于社会底层了解很深,我跟我的工人朋友相处很好。”有了这段经历,现在熊焰常在朋友面前骄傲地称自己是“工人阶级的知识分子”。
  1976年,按当时的政策,20岁的熊焰在父亲退休后,顺理成章地接班成为正式的铁路工人。但是就在一年后,中国恢复了高考。
  “我当时正值血气方刚,心里也早有建功立业的冲动,懵懂中意识到走知识化道路的重要性,所以我做出了一个大胆抉择——抛开铁饭碗去考大学!”至今熊焰谈起这件事,依然激情满怀,“你知道,对那时候的人来说,要丢下国有单位工人的铁饭碗是多么不容易啊!多亏了家里给我很大的支持,特别是我父亲。”
  “十年动乱”对青年人的影响在熊焰的第一次报考中体现了出来,他尝到了失败的苦果,但是他没气馁。为备战参加第二次高考,他特意向单位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家闭门复习。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以第一志愿考入当时哈工大录取条件最高的无线电工程系。
  这一次选择使熊焰走上了4年的求学之路,提起那段时光,他依然很留恋:“我们那一届赶上的都是哈工大最优秀的老师,那时候学习非常有自觉性,那种兴奋程度和学习氛围现在的学生比不了。”
  本科4年里,凭着个人的努力和良好的指导,熊焰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同时他的组织工作能力也得到充分的锻炼和体现。4年的大学生涯很快结束,临近毕业,他又一次面临新的选择。
  “那时我有几个选择:一是留校教专业课,二是到黑龙江日报社,三是去北京,最后一个是留校在团委工作。基于对自己情况的综合权衡,我选择了第四条路。”
  “现在看来,这个选择是对的。两年后,1984年我担任学校团委副书记,1986年任职党委学工部的副处长,1988年成为校团委书记。1991年,我又被哈工大破格提为副教授。”
  熊焰说:“那时团委正处在上升期,人才济济,人称有“八大金刚”,如姜明、杜松岩、李春城等。在哈工大团委的成长经历让我终生受益。1984年哈工大团委获得全国十大红旗团委的荣誉,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就像一辆跑得快的火车,干部成长的也快。”在学校政工道路上,熊焰发展得很顺利。
  据说,留校期间的熊焰集哈工大几个“之最”于一身,包括:最年轻的处长、最年轻的党委委员、机关里最年轻的副教授,“另外,在当时哈工大在职硕士研究生中我还是第一个答辩的。”熊焰回忆说,那时他研究的课题是《工业机器人产业化研究》,因为工业机器人本身就是高技术产品,这也为他后来的职业生涯埋下了伏笔。
  “在哈工大读研究生时,我的导师是哈工大名声赫赫的两位教授,他们指导我在这个领域先后发表了大概20多篇文章,包括一级刊物一篇,二级刊物三四篇,而且都是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完成的。那时学校要求写大概5万字的论文,而我写的论文就有9万字。”熊焰说,1991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他选择去哈工大科技园区工作,“因为我对经济工作有兴趣,所以就一头扎进了经济工作中,做了当时哈工大园区经贸公司的总经理。”
  至此,熊焰开始了弃政从商的转变。 而这一次转变,也直接影响着他的第三次人生道路的选择。
  熊焰介绍说,因为曾担任哈工大团书记的缘故,加上哈工大在国内高校的知名度,所以他与团中央一直保持密切的联系。
  1992年8月熊焰到北京出差时,当时的团中央学校部部长、现任陕西省省长的袁纯清告诉熊焰,团中央实业部正要物色一名35—40岁的干部,筹建共青科技城项目。要求条件是有科技工作和经济工作经验、共青团背景,有高学历、高职称而且还要是正处级干部,而所有这些条件熊焰似乎都符合了。
  经过组织审查安排,熊焰被从哈工大调到了团中央挂职锻炼,任实业部开发处处长。挂职一年之后,熊焰留在了北京,负责中国青年科技园开发,出任团中央高技术产业发展中心主任。
  在此工作期间,熊焰一直在关注于投资、信息产业化发展和区域经济发展的状况。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熊焰感觉自己还有做更大一番事业的潜力,他逐渐萌生在IT产业和资本市场的交叉点上做点事情的想法,当时这个想法得到了团中央和方方面面朋友们的支持,于是有了后来的中关村百校信息园。经过一年多的筹建,百校信息园于2001年开始正式运转。   
  接下来,他又在2003年完成了对中关村技术产权交易所的改制,熊焰的产权市场事业从此拉开了序幕。熊焰说:“产权市场发展空间很大,而我正当盛年开始进入这个行业,这不能不说是我的一个缘份,一个偏得!”可以说,这第三次的选择直接决定了熊焰日后走进产权市场的道路。
  谈及这些选择,我们听到最多的话是:基于对自己长短处的权衡。熊焰说:“我很善于分析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这可能是我能够做出相对正确选择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我一直觉得,一个人要做能力所及的事情,而在这件事情中能够看出来你的前进速度与你的努力程度正相关。”熊焰的话给了我们一些启示,当再一次面对选择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对自己有一个正确而全面的评价,在准确分析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之后,再去看哪条道路更适合自己。
 

胆识成就事业

  作为北京产权交易所的领军人,熊焰被称为中国产权市场“传道者”式的人物。对于这个称呼,熊焰说:“我有时也觉得自己像是背负了一个使命,一个必须要把产权市场发扬光大的使命。产权市场是个新市场,知之者少,参与者更少。而我恰恰又认为,这个目前‘知者甚少’的产权市场是一个有着中国特色的、能解决中国许多现实问题的好东西。”
  正是本着这种使命感,从北京产权交易所成立至今的4年里,他带领北交所团队劈荆斩棘,占据了中国产权市场半壁江山,累计完成各类产权交易项目13067项,实现成交额1796亿元,一个服务各类产权有序流转的综合性产权市场平台已初具规模。仅2007年一年,北交所共实现产权交易4532宗,成交额达到643.7亿元,预计今年交易额将达成1000亿。目前北交所已逐步形成了国有产权交易及相关增值服务业务、金融资产交易及相关增值服务业务、知识产权交易、企业投融资服务等4大业务板块。同时,在开拓市场业务方面,北交所也走在了市场的最前沿。现在,北交所已经着手建立环境交易所放、黄金交易中心、林权交易所、矿权交易所和艺术品交易所等新的市场领域。

  回顾北交所最初的成立(当时的名称是中关村技术产权交易所),到2004年的合并,再到今天的迅速发展,我们不能不敬佩熊焰的胆略和气魄。现任北京产权交易所研究部总经理的郭书贵,与熊焰一起工作了5年多的时间,他为我们讲述了北交所成立之初和2004年合并时的情况:

  “产权市场是一个又老又年轻的市场,它需要不断的拓展和创新。早在筹建百校信息园的时候,熊总就一直关注着资本市场这个多层次的市场。当时的政策是,企业因发展需要进行融资,政府会有一定的补贴。他就想,为什么不建立这样一个平台,为企业输血,导入社会资金,并将政府的补贴用于这个平台的运转呢?”
  “熊总比喻说,产权交易的是一种特殊产品,信息搜索成本高。就像北京当年许多人买卖古董,恰好买卖双方能碰上,于是有人给政府出主意建了北京古董大厦,所有买卖古董的人都聚集那里,交易场所的设立对促进市场发展起了积极作用,价格的发现功能显现出来,选择空间也加大了。中交所实际上就相当于古董大厦。”
  郭书贵说,熊总的观点当时对大家来说是一个全新的理念,中交所成立之初只有十几个人,每个人对这个市场都一知半解,别人是摸着石头过河,他们却连石头都摸不着。但是就像熊总自己所说的,他不是这个圈子出来的,所以条条框框少,比较敢想。那时,他的手机24小时开机,一有了感觉就立刻召开会议头脑风暴,不管是晚上还是周末。
  “当时刚起步,很多东西都要自己跑,既要跑国资委,也要跑企业。熊总很善于游说,总是能打开各种渠道。我们就像跟着一个有激情的舵手,在产权市场这个海洋里航行,最终还是找到了自己的航线。”
  2003年10月13日,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召开,全会决议中对产权、现代产权制度高瞻远瞩的阐述,2003年12月31日,国务院国资委签发了业界俗称“3号令”的《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这使得产权市场成为国有产权转让的法定市场。
  3号令的出台对熊焰和他的团队来说无疑提供了一个里程碑式的机会。郭书贵说:熊焰总有一双敏锐的眼睛,很快发现了这其中的巨大市场。而当时北京有两家产权市场:北京产权交易中心和中关村技术产权交易所,这又必然会产生巨大的竞争。于是,熊焰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为什么不将两家企业合并重组呢?这样既整合了优势资源,又将使产权市场更加规范。
  有了这个想法,熊焰立刻着手去办,当时找了很多人,包括当时北京市的刘淇书记和王岐山市长,沟通了各种渠道之后,熊焰的思路终于付诸实施,经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北京产权交易中心与中关村技术产权交易所合并,重组为现在的北京产权交易所。
  从这件事中,我们更能看出熊焰的雄才大略,他很善于打硬仗。众所周知,两家机构的合并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这其中有很多的困难,包括企业文化的融合,还有领导权的问题,但熊焰说就算自己走人,这样做也值得。他这种领导者的大度和气魄,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合并最终很顺利,北交所很快走上了轨道。作为政府授权经营的产权交易机构,仅一年,北交所的交易额就达到了北京产权交易市场前10年交易额的总和,取得了中央企业试点交易机构资格,实现了整合的初衷和愿望。
  “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我当时跟着熊总一起干这个判断是正确的。作为一个掌舵者,他拥有敏锐的眼睛,很善于把握机会,勇于突破。在他身上,总能感受到巨大的热情,使我们这个团队非常有生命力。”郭书贵说。
  熊焰笑着对我们说:“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不愿做完全循规蹈矩的人,我有时想‘折腾折腾’。”他正是凭着这种勇于超越的气魄,在产权市场这个全新而广阔的舞台上扮演着“敢为天下先”的先锋角色。
  熊焰总是强调创新。他说:“创新是产权市场的生命力所在,中国的产权市场应该不断地探索各种创新发展,除企业的业务创新之外,还有制度创新、组织创新、交易方式创新等。”
  “曾经有一个专家问我:‘等国有资产卖完了,你产权市场还能卖什么?’我总在思考这句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尽管现在交易所的日子很好过,但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北交所必须加大各种创新力度。”熊焰说。
  北交所交易审核部总经理朱戈也是熊焰的一个老部下。他对我说:“我觉得熊总在开拓市场方面很有雄才大略。2005年做金融产权市场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金融超市的概念,为金融产权的交易提供平台,但是当时没有这方面的政策支持,刚起步的时候很苦,短时间内都没有收益,但是熊总敢于冒险,硬是坚持下来。去年关于金融产权国家开始制定政策,有了政策支持,我们很快打开了局面,北交所坐上了金融产权市场的头把交椅。”
  尽管北交所的规模越来越大,交易品种越来越多,但熊焰没有让具体的业务拖住手脚,他总是在考虑北交所5年、10年以后的事情,比如北交所现在正在开发一些新项目,如知识产权、碳排放、黄金交易、矿权交易等。
  “熊总很舍得花资金、花力气去开发这些新项目,可能有一些在两三年内都不会有收益,但是我们相信只要坚持就没有问题,因为实践证明他总是对的!”郭书贵说。
  郭书贵重点向我讲述了当时向政府申报“碳排放交易”项目的全过程,他说:“碳交易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项目,它是基于2005年各国在日本签署的《京都议定书》框架下展开的一种‘排放权交易’,简单地说,就是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购买二氧化碳排放权的一种交易行为。当时大伙对碳交易概念还都很模糊,许多人都在奇怪地发问:碳排放也能用来交易吗?”
  “但熊总却抢先了一步,他总是能想别人所未想。”郭书贵说。熊焰在中国市场对“碳交易”这个概念还不太熟悉的时候,就已经盯准并开始着手研究这个市场。他很快意识到这个市场的潜力极其巨大,于是开始思考建立中国第一个“碳交易市场”。在北交所的推动下,北京市有关部门现在对这块市场非常重视,给予北交所大力支持,北交所又一次走在了市场的前面。
  创新是需要勇气的,突破旧有模式往往会遇到很多想象不到的困难,也许有的人想到了,却没有勇气和信心坚持下去,但熊焰坚持下来了。正如朱戈说:“熊总站得高,看得远,而且他很坚韧,他觉得对的事情,就一定会坚持下去。”
  熊焰进入产权市场可谓是半路出家,但是现在他已经成为业界首屈一指的行家,在产权交易这一领域,他的言论成了权威声音。熊焰于2008年出版了《资本盛宴—中国产权市场解读》一书,书中讲述了产权市场从无到有、从声音微弱到初行天下、从摸索前行到规范发展的成长历程。他以一个中国产权市场建设的亲历者的身份,见证了过去几年来市场在前进中的每一行足印,将对于产权市场的实践和探索上升到了理论高度,并对产权市场的未来发展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见解。
  

熊焰向国家发改委朱之鑫副主任等介绍情况

  若想成就大事,必有胆略气魄。熊焰正是本着这种大将之风,在中国产权市场上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北交所在熊焰的带领下,正朝着打造国家级产权交易中心的目标前进奔跑!

 

心态决定命运

  整个采访过程中,会客厅里时常充满熊焰爽朗的笑声,很多听来很重大的事情,都在他的谈笑中一掠而过。谈起自己的成就,熊焰更是举重若轻,总是说那是自己的是一种缘分,一个偏得。人们常说:心态决定命运。在他的身上,我们仿佛看到了这种必然的联系。
  作为哈工大校友,熊焰笑着给我们讲起了他在哈工大的生活:“我是78级学无线电工程的,当时我们一个系的男同学都住在主楼的一个大教室里,可以想象那是什么场景。那时候闹了很多笑话,记得有一次,一个室友晚上摸黑进了宿舍,准备洗漱睡觉,牙膏没了,于是到处找牙膏,恰好另一个同学的鞋油放在那儿,被他摸到了,以为是牙膏,挤出来就往嘴里送……”
  “但即使是那样的环境,大家对学习依然十分执着。所以,我觉得苦和乐其实都是自己内心的一种感受,有时环境是既定的,不可选择的,就看你自己怎么看它。”
  “乐观、平稳、善意的去对待和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生活就会变得快乐起来。就像李素丽说的,社会是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也对你笑。”熊焰说。
  郭书贵对我们说:“熊总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在产权市场里上海一开始是领头羊,比北京做得要好的多,当时那种竞争的残酷不言而喻。但是熊总总是说,正因为有了上海的存在,产权市场才越做越有味道。他的这种乐观常常能感染很多人,和他相处总是让人很愉快。”
  熊焰在很多场合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珍惜,我尽力,我快乐!”谈起成功和幸福,他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很多人会问,幸福是什么?我觉得幸福就是心里的一种感觉,是心理状态的差异。我觉得现在比以前好一些,就很幸福,所以我发自内心的很珍惜很努力,珍惜每一个机会,尽力去做每一件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角色,这是既定的东西,你比给你安排的角色层次更高一点,就是成功。而每个人又都有特定的资源禀赋,能够在既定社会资源下完成你的使命,这就是成功。拿我来说,我就会努力完成自己的各种社会角色:做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好领导,努力地去完成这些角色,其实也就是所谓自我价值的实现。”
  熊焰说这是他面对生活的方法论,他笑着说:“不是有句话说,拿得起放得下吗?我有个朋友说我,拿不起也放得下,我是那种心态调整比较快的人。”
  熊焰相信境由心生。他说:“我心情最好的时候,就是在一个休息日,沏一杯茶,静静坐在那儿想一想北交所的事,然后把其中的关键地方用笔记下来。”他把他的笔记本拿出来,我看到那是一个很厚的本子,上面记录着许多东西,整齐得就像小学生的笔记。
  最后,熊焰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英国一个大学的校长的墓志铭上写道:‘年少时,心比天高,我想改变世界;及至中年,我发现我改变不了世界,于是我想改变我的学校;到了今天,我躺在这里,才发现,我也改变不了我的学校,我能改变的只有自己的心。’我觉得这段话特别好,心情浮躁的想想这段话,觉得特别有道理。其实活着,就是炼心!把自己的心炼得坚强、乐观,你就会发现世界也特别好!”
  

9月17日,熊焰校友回母校,做客“201讲坛”,为师生作了一场题为“资本盛宴”的讲座。图为熊焰校友在讲座现场


  采访结束了,我对这位知名校友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对于成功,和如何成功,人们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结论。但是,当真正站在人生的岔道口,面对选择,面对困境,面对挑战时,人们却总是有着太多的迷惑。望着手中熊焰所赠的那本《资本盛宴》,想着熊焰所说的那些睿智之语与他所显现的从容淡定之态,突然觉悟到,人生的成功与否,有时真的是要从自己的内心中去寻找答案,活着,就是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