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2

我与哈工大

作者:佚名


  在哈工大已经近5年了。前两年是抱怨,但渐渐淡去。经历了本科的毕业,经历了有人在送站时喊着“哈工大万岁”,一呼百应。如今的哈工大,我几乎认为她是母亲。
  我见过中午的时候千军万马“挤”食堂的情景,我经历过12月未亮的清晨跑到图书馆门前排过长队的时刻,然而,现在我不会抱怨她一句,如同我不会抱怨自己妈妈的不好,更何况我明白那也只是一个阶段。
  就是这样一个似乎拥挤的,杂乱无章的校园,如果你在这里呆得足够久,就会惊奇地发现你已经觉得这里是家。

 

 

 

主楼(高楼慧摄)

 

  本科毕了业的同学,很多又回来了。或许是因为在外面“混”得不够好,但是,也或许是如他们所说:“觉得这里是主场。”他们租房子,住在哈工大附近,然而,很少会来哈工大校园里。他们说怕见四公寓,怕见篮球场,一个个会令所有男生都触景伤情的地方。
  我读研究生时的室友里,很多人本科都不是在哈工大就读的,如同我们刚入大学时一样,他们会对校园的诸多方面有所抱怨,我理解这样的抱怨,理解他们会认为自己本科时的学校在环境或其它方面会比哈工大好很多,然而,我听到这样的抱怨,仍然觉得不舒服,如同即使我明白自己的母亲确实在哪里有不足,但仍然不愿意听别人这样或那样说她。
  我的确会很在意别人对哈工大的说法。好的,我会觉得由衷地快乐;不好的,我会真的难过,尤其当我无法否认他的说法时。然而,我确实爱她,我已经难以确定我爱她的具体理由是什么,当她已经承载了或者即将接纳你人生中最美的一段时间,你如何不去爱她?
  有人担心着她的生源,有人担心着她的师资,有人担心着她的毕业生就业,这些,我也都担心着,然而,更多的已经不是为了母校地位的提升使我自己有更好的“出身”,而是希望她更好。我就那么简单地希望她更好,如同希望我妈妈健康,不是为了我可以少出医疗费一样。
  毕业在即,我将不能再在这里留守了。这里即将不是我可以独自散步、自习、吃早饭的地方;这里即将不再是我下了火车之后,能够很安心地走进的另一个家;包括这里的公寓,不再是我可以随时拿盒面,到微波炉里煮煮的地方;服务员,也即将不是我的“阿姨”;我即将不能享受半份菜,一两饭,或者只煎一面的鸡蛋。
  对于哈工大,我如何能告诉你们,她像是我的母亲一样,所以请尽量以最平和的口气指出她仍有的不足,但请不要激烈地批评她。我们终将告别这里,我们也曾见到过别人的离开。我很难过,她不会是我永远可以嬉笑怒骂的地方。现在的我只能祈祷身边的人一样爱她,我走后又来了的人一样爱她;我只能希望有一天我可以为我所爱的她做些什么。
  对于哈工大,我如何说得完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