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2

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

——哈工大48级60周年老校友联谊会侧记
作者:王文竹


  初春的北京细雨绵绵, 4月6日在北京首都亚运村活动社区里举行了一场年近八旬的高龄老校友们的特殊聚会——哈工大48级预科60周年老校友联谊会,近百位寿登耄耋的校友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聚到北京参加这场相隔60年的聚会。我校45、46、47级在京的部分校友也应邀参加了此次聚会。
  60年前,一群与新中国同成长的青年,也是哈工大校友中的特殊一群怀着对未来的憧憬与满腔热忱来到哈工大这所国内知名学府、工程师的摇篮,在这里,他们学习着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接受着进步的思想。

 

哈工大48级60周年老校友联谊会现场(文竹摄)

 

  1949年,新中国初建,苏联向我国伸出了援助之手,派遣大量专家和顾问,来我国援助。苏联专家和顾问源源来华,国家急需大批俄文翻译。正如原空军司令刘亚楼所说:“我们向苏联学习建设经验,没有俄文翻译,就是一句空话。” 当时地处北疆的哈工大占据着得天独厚地理和历史优势,且是当时全国高校学习苏联的两所样板学校之一,哈工大的学生不仅懂俄文还懂技术,恰恰满足苏联专家的要求。在这关键时刻,国家从哈工大先后调出100多名学生,到军事部门和地方工业部门当翻译。他们响应国家号召,毅然地放下了来之不易的学业,放下了恋恋不舍的家人朋友,放下了自己为之刻苦奋斗的理想,将祖国的利益放在了首位,积极主动地投身于祖国建设初期最急需、最艰苦的领域中为苏联专家当翻译,并很快适应了翻译工作。
  他们的积极响应与无私奉献有力地保证了苏联专家来华援建工作的顺利进行,从而也承继下了一代代哈工大人在国家民族的危难时期所扛起的历史使命与责任。然而,1960年,苏联专家全部撤回,除了少数在空军的翻译被保留下来之外,被分往各地方单位的翻译都服从国家安排先后转业改行了。面对这样不公的境遇,他们仍然毫无怨言,并且将他们的满腔赤诚与热忱化作在各个领域里的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埋头苦干,在各个时期,特别是祖国初建时期,都起到了不可代替的重要作用,为祖国、为人民毫无保留地默默奉献着自己,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生命……
  9点钟开始的聚会,不到7点半,歌声就已响起。为了这次聚会,以王发瑭老师为首的11位48级老校友提前两年就开始准备了。为了让各位校友可以在聚会上了解母校的发展状况,回顾他们当年在校读书时代、提前调出工作前后及后续学习、工作、生活等各阶段的风貌,王发瑭校友还冒着高温天气多次自费到哈尔滨、沈阳等地征集老校友们的照片,并将筛选出来的400多张珍贵的照片编制成了光盘,在会上为老同学们播放。如此庞大的工作量,对于年轻人来说也绝非易事,对于80岁的老人来说,就更加艰难了。他们不但要克服诸多身体上的不便,还要顶着“桑拿”天,冒着严寒,多次聚集商议筹备,其中每一个细节的难度都在无形当中被放大化了。从联系每一位校友到征集、挑选一张张照片,从翻拍、编辑到录制成幻灯片,从布置会场到制作路引,从撰写会序到发放邀请函,每一个大事、小情他们都亲力亲为,还有几位老校友聚会之前还一直往来于医院,但从他们脸上的喜悦与目光中的期待,便深深懂得他们为此奔波的“值得”。

 

 

 

老校友们亲切交谈 (文竹摄)

 

  随着时间的临近,校友们纷纷到场,有奔月工程总设计师、两弹一星元勋孙家栋,乌克兰外籍院士陈熙琛,原劳动部部长李伯勇,我国第一位驻波兰、罗马尼亚、前苏联和俄罗斯等国驻外大使王荩卿,军职研究员曹毅风,原哈工大系主任兼总支书记黄振声,哈工大地下党支委赵玉龙等多位知名校友。由于校友们年事已高,大都是在家人的陪同下来的,其中年纪最大的陈绍猷校友更是特地携祖孙三代从西安而来。我校校友总会常务副会长顾寅生、博物馆筹备组组长任晓萍等也代表学校赴会并由衷地向老校友们能举行这样一场别开生面、意味深长的聚会表示祝贺。
  大会在中俄双语中拉开了帷幕,并首先为校友们播放了精心准备的幻灯片光盘,那一张张翻过的照片,仿佛翻阅着自己的一生,看着自己的过去和现在,老校友们百感交集。
  顾寅生首先代表学校讲话,他指出,“爱国、求是、管理、奋进的哈工大精神所以能够创立,是与在座的45、46、47、48级各位校友分不开的。因为各位校友就是当祖国召唤时,将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提前出校当俄语翻译,参加空军建设,参加工业建设,为我们在校师生做出了很好的榜样,以后在校内要很好的宣传学习各位校友这种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精神。”
  任晓萍也代表学校讲了话。
  之后,许多校友都感慨万千,纷纷发表感言,还有很多位校友激动地流下了热泪。陈熙琛院士哽咽地说,“今天非常高兴见到这么多老校友,哈工大做出这么多伟大的成绩,希望新一代的校友能做出更大的成绩,能为国家的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
  黄振声老师也激动地说,“今天很高兴能见到各位,你们当年在祖国很困难的时候都学得很好,一生为祖国做了这么多工作,我非常感动,我要向你们致敬。”
  从西安携祖孙三代远道而来的、也是与会校友中年纪最长的陈绍猷校友还清楚地记得在学校期间发生的很多有意义的事,有趣的事,他当时是现役军人,是脱了军装、穿着棉袄进校门的,为这次聚会做了一首诗《欢乐颂——贺校友联谊会》:
        六十春秋一瞬间,穿袄进校在眼前;
        咿咿呀呀读洋文,誓为我党添瓦砖。
        历经坎坷学航工,研制飞豹跃长空;
        敌舰闻机遁东瀛,我军从此多奇葩。
        今朝欢聚北京来,共沐盛世奥运风;
        祖孙三代同赴会,子承父责代代传。
        中华儿女好荣耀,国富兵强谁敢欺;
        祝福校友多康寿,颐养天年乐悠悠。
  84岁的高龄校友杨春禄也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他认为,“人的一生中除了亲人,就是老同学了。我好多至今的朋友,都是在老同学之中。记得1960年在哈尔滨学习的时候,非常困难,到同学家招待我一碗小米粥香得很哪,因为他家还没吃东西就把这小米粥给我吃,特别特别香……现在再吃就吃不出那个滋味了……”

 

 

校友代表王发瑭向学校赠送贺词(文竹摄)

 

  还有一些校友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前来赴会,其中曾任周恩来总理翻译的老校友王琪专门写了一封《给同学联谊会的贺信》,他在信中说,“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是60年前那个时候,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我们一同在哈工大这样一所高级学府里学习,在党的一生号召下,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家庭,抛弃了学业,奔赴祖国国防、经济建设第一线……我觉得,这一刻,是值得永远记忆的一刻。今天,当我们回首往事的时候,并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我们为祖国的建设做出了牺牲,做出了贡献……我很想念老同学们,很想看到你们。我也非常感谢你们,没有忘记我。”
  老校友们发自心底的感言一次又一次地涤荡着人们的心灵。

 

老校友们表演节目庆祝聚会(文竹摄)

 

  一曲《红梅花儿开》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将我们带回了那个艰苦却又充实的年代,看着以苏联名画《在公园里》为背景的歌片,感受着老校友自掏腰包为大家精心预备的真诚。校友们一曲接着一曲,歌声一浪胜似一浪,有一位校友家属还激动得为大家即兴献舞,他们唱着,跳着,说着,笑着,回忆着主楼里挂衣服的苏联胖阿姨,回味着食堂里的大列吧和红汤……
  温家琦校友写的《友谊颂》更是道出了他们的心声——
  
  当年风华正茂,血气方刚,
  如今步履蹒跚,两鬓飞霜。
  回首往事,可以自豪地说:
  这一生无愧无悔。
  我们把壮丽的青春、美好的年华,
  都无私地奉献给了伟大的祖国。
  
  纵然,在历史的长途中,
  也许我们走过的路,崎岖而坎坷,
  也许足迹早已被时代的风沙所掩埋,
  但,我们永远珍惜走过的路程。
  
  在茫茫人海中,我们是弱小的生灵;
  在广袤宇宙里,我们是小小的沙粒。
  有幸在白山黑水间相识、相知,
  在哈工大校园里,结下深厚的友谊。
  
  浮云一别六十载,音讯中断,天各一方,
  但这友谊,如同一泻千里的黄河长江,
  永远在我们心头激荡。
  我们会说,逝去的是时间,隔断的是空间,
  而永远逝不去、隔不断的,
  是校友间那永恒的友谊和一片真情。

 

校友们合影(文竹摄)

 

  老校友们为了表达对哈工大母校的怀念,特别制作了写有大家签名的贺词,赠送给了母校,上面写着:“展望今天哈工大的盛况与兴旺,我们深感无比的荣幸和骄傲,衷心祝愿母校今后创造出更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