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2

我与哈工大有缘

作者:韩梅林


  哈工大是一所全国有名的大学,正为建成21世纪世界一流大学而奋斗。我有幸在1973年到1979年底在哈工大工作过,度过了7年难忘的时光。
  我与哈工大可以说有缘,我的父亲韩俊义1926年夏从山西铭贤中学考入哈尔滨中俄工业学校(后改名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并经同学高诚儒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因革命需要1927年初离开,“九一八”事变后任哈尔滨法政大学学生会主席,组织学生搞抗日活动。我的表舅刘哲1928年至1933年曾任哈工大校长,据我的父亲说他是哈工大第一位中国人校长,据我的母亲说表舅曾任驻苏大使、铁路局局长,当时在铁路局是比较有名的人。我的丈夫张管生1955年由兰州考入哈工大,后留校工作,在热工教研室任教,他在哈工大学习、工作25年,把自己的青春和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哈工大。我是1973年由兰州调入哈工大数学教研室,我的孩子们也是在哈工大托儿所、幼儿园长大的。就这样我们一家几代人从四面八方汇集在哈工大。
  我的童年是在哈尔滨度过的,1973年调来后感到很亲切。我来到哈工大,被她那高大的建筑、一座座教学楼、一个个设备完善的实验室所吸引,真是一所好学校,一所大学校。更使我感动的是哈工大同志们的热情,从下火车的迎接,到老师们欢迎我们的家宴,都是充满着热烈的气氛,没想到高铁校长也在场,我一个普通教师却得到校长这样的关怀和亲切的教导,真是终生难忘。
  当时是“文化大革命”后期,教学秩序正逐步恢复。哈工大在教学上要求是很严格的,老教师有渊博的知识,年轻教师刻苦钻研、奋发向上,所有教师对教学都十分认真。教研室还组织不少学习小组,互相帮助提高业务水平,很多老师都写了不少论文。我由于初次到工科大学,各方面特别是教学上很不适应,教研室同志们从教学经验、教学内容、教学方法上耐心帮助我,使我逐步地适应了新环境。在我下专业那段时间,我也体会到了哈工大老师的拼搏精神。记得我刚到“一五”即工业自动化仪表专业,由于南迁,很多专业教师离开,不少设备迁走,这时各方面非专业人才汇集到这里,大家互帮互学进修提高,集中集体智慧,在不长的时间里搞出了100点巡回检测,并办了不少培训班,互教互学,一人讲课大家帮助,甚至有的老教师为讲课的老师擦黑板。在大家的团结奋斗下,教研室很快建设起来。
  我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度过了生活上最困难的时期。我是出了名的不会做家务的人,既不会做饭,又不会做活,却偏偏生了双胞胎,老大是姥姥在北京带的,双胞胎小龙、小虎开始是爷爷、奶奶在咸阳帮助带的,没想到他们一岁时奶奶累得病倒了,只得接回哈尔滨。从准备两个孩子的被褥、衣服到他们成长的每一步,都凝聚着周围同志们的心血。印象最深的是孩子住院的那一次。这两个孩子由于出生时只有3斤8两,长得又小又弱,经常生病,是医院的老病号。记得当时是11月份,孩子一岁多,有一天小虎突然发高烧,不吃饭,我把他从托儿所接回家,给吃了些药,病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因孩子太虚弱校医院大夫建议最好去住院,当时去医院看病、住院是很难的,几经周折,在同志们的帮助下,最后诊断为痢疾,总算住上了儿童医院。我由于有教学任务,这一切都是热工教研室老师帮助办的。当时张管生由于劳累过度,得了腱鞘炎,手腕疼痛无力,抱孩子很困难,每次出去看病都由他们教研室老师陪着。记得小虎住院那天,我正有课,上完课找了我们教研室领导,说明孩子有病住院要请一段时间假,教研室龙老师马上表示要为我代课。我去了医院换下了张管生, 那时药品紧张,住院得自己到外面找药,等张管生忙完这些已天黑,我们想起还有一个孩子小龙在托儿所里,张管生回去接孩子,早被他们教研室老师接回家,事后托儿所老师说没人接她就把孩子带回家照看。就在小虎住院时小龙也发烧咳嗽,说是病毒性肺炎,我一听就哭了,在儿童医院我隔壁病房是肺炎病房,我隔着玻璃眼看有的孩子走着进来却躺着出去救不了,我吓坏了。由于儿童医院没有病床,小龙只能在家治疗,我在医院陪床,张管生要忙着买药、送东西等医院的事,小龙在家由他们教研室老师照料,按时喂药、喂饭,抱着走很远的路去校医院打针,真难为他们了。两个孩子终于度过了他们幼小生命中最危险的时期,这要好好感谢哈工大的同事,也使我感受到了人间真情。
  我们在哈工大受到组织和同志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二系为了照顾我们的困难,把唯一的缝纫机票给了我们。我虽不太会做活,但这架缝纫机一直跟着我,也是一件珍贵的纪念品。我在学校参加了“七三八一”工程,劳动中得到队里每一位同志的照顾,是他们的干劲、热情鼓舞着我克服困难。在哈工大生活的几年,我们先后挖了3个菜窖盖了两个小棚子,这些都是同志们用汗水送给我们的礼物。后来为了照看年老体弱的父母及体弱多病的孩子,我们调到了北京。特别是我们走时,张管生系里老师还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会以及晚上送行,是我一生中经受到的最热烈、最盛大、最真诚的场面。
  我离开哈工大已20年了,离开后更感到她的可贵。这20年哈工大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飞速前进。哈工大留给我的治学严谨、勇于创新、团结互助、奋勇拼搏的精神,是最宝贵的财富。在庆祝哈工大80周年校庆之际,我们全家祝哈工大腾飞再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