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2

21世纪的哈工大食堂

作者:Gaea

 

  2000年我来到了哈工大,那一年开学的日子是9月5日。我和老爸排了一上午的队才在羽毛球馆(现在的正心楼)交完了学费,在某个桌子旁,我按照提示交给收费的人110块钱,那人给了我一张卡,一边是蓝色的,一边是金色的,她告诉我这是金龙卡,吃饭用的,里面已经存了100块钱了。我满脸狐疑地和老爸穿过当时正在施工的十公寓的工地,来到我唯一能找到的食堂——方便食堂,在打饭师傅的指导下平生第一次用饭卡打了两份饭菜,吃饭时我还和老爸开玩笑说:“我现在也成了刷卡一族了”。

 

学子餐厅、学苑餐厅

 

  和现在相比7年前的食堂还是有些区别的。现在让我按照地理位置来逐次陈述:
  那时清真食堂和方便食堂在一侧,门都是朝着新技术楼这一侧开,当时的清真食堂面积没有现在大,桌子也不多,一开始我们都以为清真食堂不允许非回族人员就餐,后来经师姐们的指点,我们才欢欢喜喜的捧着饭盒去那里打正宗的烧麦吃。和它同侧的方便食堂,当时金龙卡、饭票通用,饭票可以用现金在服务台兑换,饭票的面额有元和角不等。那时方便食堂以饺子和馅饼好吃而著称,慕名而来的人特别多,当然这里有“馅饼西施”一份功劳在内。
  向上走,2000年的时候还没有“学士楼”这个名字,我们就叫它“食堂”,一进门右手边的食堂,我们叫它“学二”,左手边的叫“学一”,学二的人最多,因为这里的菜价便宜且好吃,花一块四毛钱可以打一份货真价实的鱼香肉丝或者一条清炖白鲢鱼。盘子和盆儿都比现在要大好几号,正中间烫红的大字——“哈尔滨工业大学食堂专用”。所有的菜都是热气腾腾的放在那里,还没有现在的玻璃橱窗,因为这个我还发生了尴尬的事情,冬天一进屋,眼镜便上了霜,摘下眼镜,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起来,为了看清楚饭菜,我猛地低了一下头,打饭的师傅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心惊胆寒对我说:“同学,小心点儿,别栽进去烫着!”楼上依然是风味食堂和自选食堂,那时候觉得这两个食堂的菜价特别的贵,一周也就去个一次两次改善一下伙食。自选食堂炒菜那个窗口总是队伍长长,风味食堂里觉得最好吃的是炒饼,还有全哈工大食堂独一份儿的大黄米饭口感也很出众。值得提一下的是,从前饭卡存钱的地方就在自选食堂和风味食堂中间的玻璃屋里,每天开饭的时候,去风味和自选吃饭的同学、排队存饭卡的同学都在那个狭窄的空间里挤来挤去,真是好不热闹。
  就在现在学苑楼的原址,原来是一排排平房,它们是紫丁香、水饺部和火锅部。当年的紫丁香扮演的角色和现在的紫丁香一样,但是它不会限制最低消费,买杯茶可以在里面舒服的椅子上混一下午,我们都喜欢在那里聊天儿。水饺部的水饺很好吃,饭时的时候,除了水饺还可以打到其他的菜。留给我记忆最深刻的便是火锅部了,冬天,掀开火锅部厚厚的绿门帘,会受到特别热情的招呼,然后一群人围坐在一个圆桌旁,热气腾腾的吃上一顿火锅,实在令人觉得畅快淋漓。火锅部的火锅非常的物美价廉,我们曾经10个人大快朵颐之后,一算账才花了113块钱。在春天的时候,这几个平房的前边就会支起很多太阳伞,再摆上一些桌子、椅子,伞的旁边还有一个旭日升冰茶造型的大充气模型,迎着风来回的摆动,可惜现在连这个牌子的饮料都找不到了。

 

食堂内景

 

  再往上走,便是学子楼,这在当时就已经有了这个名字。学子二楼是最受欢迎的,同学们公认的学子二楼的菜是最好吃的,那里还有一些特色窗口,有快餐、灌汤包、炒饭还有一种陕西的面,每天都排起长长的队伍等着打面。学子二楼总是人满为患,尤其在周末,无论方桌还是圆桌都挤满了人。这种情况和现在略显人丁稀落的学子食堂实在相差迥异,果然是“花无百日红”啊!
  在学子食堂和格物楼中间位置现在种树的地方,还有两个食堂,一个是在二楼的特色食堂,那个食堂的饭菜是全哈工大最便宜的,那里的棒子面儿粥特别香。特色食堂的小二节楼旁边的平房是教工食堂——学苑三楼的前身,教工食堂很大很宽敞,感觉里面吃饭的人不是很多,教工食堂的牛肉面最好吃——哈大大的黄色的碗,大快儿的牛肉,鲜红的辣椒,看起来就很惹眼,就连我们班级的韩国留学生都知道,如果你问他知道教工食堂吗?他会一脸疑惑的摇摇头,但只要一提“牛肉面”,他便兴奋的说:“我知道是哪里!”。
  以上笼统的介绍了一下2000年左右哈工大食堂的概况,当时的饭菜真的很便宜也很好吃,我们都特别以之为自豪,刚上大学的第一个寒假每个人都是带着双下巴回家去的。当然利弊是并存的,弊就是“挤”,每天中午下课和晚上下课,同学们都拼命地跑,但一进去食堂早已经是人山人海了,长长的队伍排在那里。那时候下午食堂开门的时间好像是4点50分左右,食堂的门口就堵满了上百号人。一次我在路边走,有一个外来的人从没见过这阵势,还很诧异的问我是不是哈工大出了什么事情,这些学生聚集在一起要干什么,我无奈的说:是在等食堂开饭呢。中午的时候吃饭的人太多,很多人没有桌子,大家就站在窗台旁一边吃饭,一边看外面的风景,看窗外那些急着赶路的人们匆匆而过。在后来的一段日子里,学校为了缓解这种情况,规定3-4节在主楼、机械楼、电机楼上课的班级必须要晚下课15分钟,于是饥肠辘辘的我们每天要熬到12点才能吃上香喷喷的中午饭。
  学苑楼拔地而起之后所有的状况都得到缓解,学苑楼宽敞而明亮,能够给更多的人提供就餐机会,特别是在学苑三楼,看惯了铁盆铁碗的我们,对学苑三楼彩色的盘子碗,简直是爱不释手,而且每天吃饭的时候还会用投影仪放电影,所以学苑三楼虽然相对贵些,但也人头攒动。在学苑三楼特别能让人体验到是经济学里的供需变动原理。当麻辣烫窗口刚刚出现的时候,每一天的每一餐都会有长长的队伍排在前边,接下来这样的事情轮流发生在山西刀削面、朝鲜拌饭、四川拌菜以及后来的印度抛饼。学苑三楼每引进一种新鲜的菜品势必会引发一场追捧的潮流,顿时会成为大家讨论的热点。记得2005年冬天的时候BBS上还有同学写在学苑三楼打抛饼的攻略,内容包括何时何地怎样排队以及哪种抛饼口感最好,跟帖特别多,已经完全成为一个大家关注的话题。学苑二楼的变迁是有目共睹的,由最初的价位稍低的普通食堂变为现在的美食一条街,各种特色的小吃均可在这里找到踪影,面条就可分为加州牛肉面、兰州牛肉面、罐罐面很多种,麻辣烫也有两家,同学们不出校园便可品遍天下小吃,真是不亦快哉!
    从2000年至今这七八年间,我在哈工大食堂里经历了从“挤”到“不挤”的过程,体验过菜价的起起伏伏带来的那种对食堂既爱又恨的复杂情愫,也深深感受过菜品花样翻新带来的种种惊喜,就这样哈工大的食堂与我们一起成长着,大家相互依赖、密不可分。我知道,当我离开印满我青春印记的哈工大时,我特别的想念哈工大的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