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82

半个世纪教学之回顾

作者:杜鹏久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个极为神圣的职业。上世纪50年代初期,正处于建国后不久,百废待兴,高校扩大招生,师资严重缺乏,尤其像哈工大这样过去全由俄籍教师任教的学校,问题更加突出。我们做为第一代留校的中国教师,必须离开书桌,走上讲台,担子确实太重了。如何能使自己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这是我头脑中的第一件大事。
  “教育者必须首先受教育”,为胜任教师工作,首先必须用马列主义武装头脑,修养品德,对专业知识及教育理论、教学方法必须“学而不厌”,并且通过“多问”、“多闻”、“多见”、“多识”,不断充实和提高自己,在边学习、边实践中走过了近半个世纪的教师之路。现将我对教育事业的认识以及如何进行备课、课堂教学、指导专业实践、开展科研、兼任行政工作等作如下回顾:

热爱教育事业

      如果问我为什么当教师,我的回答是:因为这是祖国和人民的需要,是党的安排。我生在旧社会,当时的家境不允许我上大学,哈尔滨解放后,1948年我入了党,从那时起就靠党的供给使我完成了哈工大7年的学习,毕业后不久学校又送我去苏联留学。在党的培养教育下,我牢固地树立了一个信念:党叫干啥就干啥。发自内心地认为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第一志愿。我热爱人民教师这个神圣的称号,近半个世纪来尽管走过的路并不平坦,也不轻松,更不富裕,但我确确实实是向着一个合格的人民教师的标准努力着,前进着。如今我教过的学生有的已经是身担要职,有的为国家作出了重大贡献,有的成为教学骨干,从一份份喜讯中,使我这个已经离休的教师更清楚地看到了做一个人民教师的价值。现在我虽然已经离开了讲台,但我还要说:我热爱人民教师这个光荣的职业!

努力教好每一堂课 

  我在任教初期,国家没有统一的教学大纲和教学计划,更没有统编教材,可以说无章可循。去参考过去所学的吧,都是俄文教材,包括请的专家也都是全套苏联式的。如何结合中国的实际,进行教学是个难题。由于任务紧迫只好边学边干。我们参加实践,广泛地收集文献资料,细心组织教学笔记,并且要不断修改和充实,自已编写讲义和教学参考资料,还亲自动手誉写油印讲义,满足了教学的急需。
  随着科学的发展,知识更新迅速,与我所教的专业课密切关联的基础课和技术基础课增加了许多新的理论及学说。我也由教通风空调课程转向讲空气洁净技术、实验动物设施等课程,这就增加了备课的广度。这就必须在教学中不断学习新知识,遇到难点还要向其他老教师请教,不断充实、提高,使得在专业课讲授中能灵活地联系和巩固学生的既得知识,利于加深理解。
  根据“少而精”的教学原则,在备课中我把初步组织起来的材料经过反复推敲,写出教学笔记,再在熟悉教材的过程中写成简明的提纲,以使自己在讲课之前,熟记讲课内容。如有的内容适于用简图说明,在备课中就事先设计好,边讲边画,学生认为这种图较挂图印象深刻,好懂,好记。
  近半个世纪来,我教过本专业及外专业的采暖通风、通风空调、洁净技术等课程,有本科生、研究生,也有专科生等。虽然这些课我已反复教过许多次,但针对不同专业、不同课程及不同水平的对象,在每堂课前我还是要写出新的讲稿和提纲,并且熟记下来,总是要求自己做到讲课脱稿。

  积极参加教学实践

  十七世纪资产阶级教育学家夸美纽斯提出了直观性、自觉性、系统性、巩固性、量力性等教学原则,成为经典的教育准绳。二十世纪30年代后期苏联教育科学院院士凯洛夫发展了这五项原则,并力图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来论证这些原则的客观规律,但他们都没有涉及或没有明确“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理论联系实际”是我国教育工作者在继承解放区教育工作经验,在广泛实践后提出的一条重要教学原则。
  “通风空调”是结合生产和工程实际的专业课,除课堂讲授外,必须到工厂、工地、施工现场进行实习。为了使学生能加深对理论知识的理解,培养学生独立思考,提高学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多年的教学中我和他们一起参加采暖、通风和空调课的生产实习,还和供热62级同学一起在哈尔滨绝缘材料厂水暖工段进行水暖、电焊、通风等专业劳动4个月。该厂有的车间苯污染严重,厂址偏远,交通不便,但我和同学们都能够克服困难,坚持在劳动中联系和运用已学的理论,使学生们提高了动手能力;并通过教师本身对专业的热爱和理解,使他们理解了本专业在祖国建设中的地位,从而巩固了专业思想,提高了学习的自觉性。我还去过省内外的电子、化纤、纺织、铸造等类工厂,指导各期同学的毕业实习。即使到了年过花甲的年龄,我仍然还是与同学们一起乘“硬座”往返。师生同吃、同住、同劳动,互相交流思想,探讨专业问题。对学生的实习报告、毕业设计我也总是耐心指导,严格要求,并逐字逐句地认真检查,仔细修改,为学生胜任未来工作而打基础。1976年暑期,我领学生去无锡工厂进行毕业设计,由于天热吃不好,睡不好,3个月的时间体重减少了10斤,许久不能恢复,但想到学生们在德、智、体各方面的进步,自己的一点损失又算得了什么呢?

教学必须与科研相结合

  教学和科研是相辅相成的,高等学校是为国家培养高质量人才的重要基地,专业课教师必须通过科研来提高自己。因此,专业教师必须有自己明确的研究方向和一定的研究基础。1978年参考国外洁净技术的发展,结合我国经济建设的实际,我提出了“洁净室综合技术研究的七年规划”,但经费不足,缺乏设备条件,又无助手,开展科研极为困难。只好走出校门,寻找出路。终于通过把用户和设备生产厂家联系起来,利用他们的资金和条件,开展起研究来,使研究规划得以落实,也完成了研究生的课题和论文。自1979年到1990年,我共完成了12项研究课题,其中9项属国内首创,填补了我国洁净技术在医疗、食品工业、实验动物设施等领域的空白,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
  实践使我体会到,贯彻三中全会以来科技体制改革的方针,科技人员走出实验室,下乡下厂,面向生产实际开展科研,解决了大学搞科研中的资金、条件等困难;科研成果迅速用于生产,使企业得以依靠先进科技而发展;同时也提高了教师水平,培养了人才,真是一举几得,这是科技改革的必由之路。

行政、教学双肩挑

  由于当时的历史条件,我毕业留校后就当教研室副主任。1959年从苏联学习回国,当时本可以留在北京工作。但考虑到母校正在等待我重返教学岗位,便放弃了在北京搞科研的优越条件回到哈尔滨。当时哈工大土木系已扩建为哈尔滨建工学院,我继续任教研室主任、系副主任、科研所副所长,还兼任党支部书记、总支委员等职,多年来可以说是个“双肩挑”的干部。
  教学管理工作涉及教与学的各个方面,关系着党的教育方针的贯彻,教育计划的落实,并肩负着积极组织教师不断提高思想水平及教学质量、培养学生全面发展成为合格的建设人才的重任。教学管理工作繁重而艰巨,由于是组织信任,是工作需要而接受了,并尽力争取做好。
  做教学管理工作期间,我一直严格要求自己:虚心、谨慎、尊重同志;努力做到从政治上、生活上关心同志;参加社教、下厂劳动、以及下乡插队落户等都走在前面;不计较个人名誉、个人得失,把参观、学习等机会先让给同志们,还曾让过出国机会。就这样取得了同志们的信任,不论是教学工作、职务晋升、住房,甚至邻里纠纷都来找我谈谈,商量解决办法。在这个集体里,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辛勤劳动着。
  有人说学生工作是个无底洞,也不算夸张。因为教师兼行政工作,除对学生的学习管教管导之外,还要对思想品德、健康情况、衣食住行全面负责;不仅要进行统一指导,更多地需要个别教育和处理。学生人多、事多、情况复杂,工作总是做不完的。
  古代伟大教育家孔子主张身为人师,贵在以身作则。“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行”,特别重视身教的潜移默化作用。古人也强调“教不严,师之惰”、“诲人不倦”等,这些都是我们至今 仍必须遵循的原则。在对学生的学习及品德方面,我把严格要求与耐心教育相结合,言教与身教相结合,在“三同”中使学生感到老师平易近人,与老师成为知心朋友,收到了较好的教书育人的效果。
  “白日上班,夜里备课,课余时间会议多,老师同学常做客”这就是我多年来“双肩挑”工作的真实写照。那时我们是三代人6口之家,我的寝室兼“书房”才有8平方米,窗前一张两屉桌,与床之间只能放进一个小方凳,就在这儿备课许多年。教学、行政、抚养老人、搞家务,几付担子一齐挑起来确实够苦的,但我并无怨言,也没有叫苦,因为“乐亦在其中矣”。
  近半个世纪来我深深地体会到,要做一个合格的教师首先要热爱教育事业,认真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政策,勤奋学习,以身作则,踏踏实实地通过教学的整个过程教书育人,才能为国家培养出高质量的人才。回顾走过来的路,尽管我没有优秀教师的一张奖状或一枚奖牌,但我觉得自己没有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这就是自己莫大的荣光。
  
  (注:作者为我校市政环境工程学院离休教授,曾兼任中国电子学会高级会员、中国电子学会洁净技术学会副主任委员、黑龙江省暖通空调学会名誉主任委员等职,1959年在苏联获科学技术副博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