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21

规格严格系一生 功夫到家助成功

——机企55班及香港校友会自身校友滨城话校训

张玉芹 唐小红

  2012年9月中下旬,哈工大工程经济系机企55班及香港校友会一行17人在哈工大威海校区聚会,共同回顾当年冰城求学时的友谊,深入了解母校现在的发展情况。9月22日,部分来访的资深校友接受《哈工大报》记者的采访,结合自己的经历,就“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谈了深刻的体会。
  哈工大工程经济系包括“机械制造企业经济、组织与计划”和“动力企业经济、组织与计划”两个专业,是1955年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采用全套的苏联的教育计划、教学方法和考试考核方法。“机企55班”也有幸成为新中国第一个企业管理专业的首届本科生。全班50多人,大家在校时认真听课、做作业、做实验,参与学校建设,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深入一线与工人合作搞技术革新,下乡调研参与社会实践。毕业后,同学们奔赴祖国各地,在高校、工厂、企业等各行各业作出了卓越的成绩。回顾过去,大家对母校的培养始终铭记在心,对曾经教育过自己的老师深情感怀,对大学5年同学之间结下的友谊念念不忘。

母校对所有的学生都一视同仁,一切只为学生的成长

  香港校友陈骑龙至今仍记得,当年他和很多来自南方的同学赤脚来到哈尔滨,刚报到就领到了新鞋子,天气未冷学校就发下棉衣和棉被,让他们心里倍感温暖。
  校友吴恭顺1952年入校,因与机企55班的张金茹结婚而成为这个班的“荣誉成员”。出身广东华侨家庭的他在哈工大不仅没有受到政治上的牵连,还作过团总支书记,毕业后留校工作,成为当年“八百壮士”的一员。谈到母校的培养,他动情地说:“哈工大对人的发展极为重视,一切都是为了培育人、使用人,给人发展的机会。可以说,母校给予我事业,给了我一生。”

在规格严格中成长,基础扎实,敢于直面困难

  工程经济系的设立初衷是培养懂经济的工程师,因此课程设置很杂,要求也很高。毕业后一直留校工作、不久前刚从经济与管理学院退休的方淑芬说:“那时经常要用图纸画大图,一张总图画了两星期,老师红笔一勾,就得从头再来。”但就是这样严格的要求培养了学生过硬的基本功。
  方淑芬的毕业设计是为哈尔滨汽轮机厂改造一条生产线,不仅要做出方案设计,和工人师傅一起现场布置,还要在全系师生面前做完科研报告后才能做毕业设计。最终他们的设计方案使得生产效率提高了27%,也为“厂校合作红旗飘,满城都说工大好”增添了一段佳话。方淑芬毕业后不顾工厂的挽留,留校当了教师。但1967年专业撤销,她被分到数学系教数学。得益于扎实的基本功和不畏困难的优良传统,方淑芬在备课本上写下“从头再来”,开始在新的领域探索。白天她去听优秀教师吴从炘讲课,晚上哄孩子睡下后自己做题直到下半夜两点。因为她知道:“只有学得踏实,遇到困难才会不害怕。”
  当老师后,方淑芬的第一个座右铭是“不能误人子弟”。因此,她经常回想自己的老师当年是怎么讲的、怎么写板书的,在课堂上也有意模仿。带博士研究生后,她又给自己增加了一条要求:要紧跟科技前沿。于是,她花了大量时间参考经济前沿问题设计教学案例。

  而香港校友吴泉生对于“规格严格,功夫到家”有更深刻的体会。“我的一个同学因为政治不及格,被留级了。体育考试中我有3个项目得了4分,只有引体向上不足2分, 系主任通知我留级。” 吴泉生再三“申诉”, 终于得到一次补考的机会。“1个月的时间,我天天苦练,每次进宿舍的门都要扒住门框做几个。”功夫不负有心人,1个月后,吴泉生一口气做成7个引体向上,顺利通过补考。   

学生时代参与科技实践,在研究式教学中培养科学探索的兴趣、创新的思维方式

  吴恭顺和张金茹在哈工大待了27年,1979年因工作需要双双调到暨南大学,一手创办了计算机专业、软件专业。“没有设备,没有专业字典,只有几柜子的英文资料。干,还是不干?”凭借着哈工大人不服输的脾气,吴恭顺硬是啃下了资料,依靠华侨捐助,建起了当时国内先进的计算机实验室。后来,在创办软件工程研究所的过程中,他们采用厂校结合、师生结合、产学研结合的方式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动手能力,把在母校学到的知识、习得的好风气带到暨南大学。第一届学生是在机房里泡大的,实战本领非常过硬,被香港大学要走3个。他们的研究所对全校的学生开放,全校的“挑战杯”奖项一半出自他们的研究所。一名本科生大二时独立编写出10万行的代码,毕业后自己开公司,现在流行的三国杀、梦幻西游等网络游戏就出自他的公司。吴恭顺说,自己最喜欢的就是教学生,而且是用哈工大的方法教学生,他常对学生说:“只要你想干,我们就给你创造一切机会。”

在母校,学的是基础,也是方法,更是学习如何做人

  香港校友陈康宗、傅雅美也是机企55班的。1960年毕业后,他们先是在广西大学当了19年教师,到香港后几经周折进入工业超声清洗行业,创办“波达”品牌,并将公司开到国内。公司被称为“工业清洗行业的黄埔军校”,培养了很多人才。“母校教给我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做人。我在做生意时都是‘加工加料’的,因此很多客户说,跟我做生意很安全。”创业时事必躬亲,成长期不断完善内部管理制度,至今仍担任公司总经理的傅雅美说:“我们有完善的管理制度,换了经理也能照样正常运行。”陈康宗说:“扎实的基础和善于学习的本领使得我们转行时都能转得很漂亮。”
  香港校友陈荫萱毕业于土木专业,后进入北京建筑科技研究院,早年从事空调研发,去香港后转行做建筑,参与了建设香港机场、中信大厦等地标性建筑。他说:“我的胆量来源于我们学校的学风,什么事情光凭书本知识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香港校友会名誉会长蔡坚39岁患癌症,先后动过13次手术,被称为“抗癌勇士”,连医生都惊诧于他的生命力。而他在与癌症抗争的人生旅途中,一点也没有放下自己的事业。他曾当过7个公司的总经理,做过招聘人,也做过应聘者。他说:“相比于高学历,企业更看重的是实践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毕业后,他分到上海一家工厂,第一件工作就是从3 000多个模具中找出能用的。最终他利用自己的学识在技术工人的帮助下用17天的时间完成了工作,也因此成为2 700多名大学生中唯一进入管理层的一个。       

对于当代大学生,羡慕其年轻,更期盼其成才

  即使时光荏苒也难忘母校恩师的悉心培养,纵然相隔半个多世纪也对在校大学生期盼甚重。
  蔡坚与在校大学生分享自己的经验:“在校学习的东西与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有很大的不同,一定要广泛涉猎各种知识,打下坚实的基础;要培养一个好心态,养成一个好思路,学会查找资料。”
  吴恭顺说:“在工作中,不是你能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而是需要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