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21

“走到哪里都会因为是哈工大人而自豪”——访77级校友胡文萃

木叶

  “30年前莘莘学子同学意,30年后国之栋梁母校情。”和以往不同,这次胡文萃将军回母校是专程为了参加77、78级校友毕业30周年活动。他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1982年毕业分配到海军某试验区,现已是某部海军少将。

78胡文萃校友(冯健 摄)


  借着校友此次回母校的契机,记者“死缠烂打”终于在他们同学聚会的间歇,听这位率性豪爽的将军讲述了自己当年在哈工大的求学生活和毕业之后的工作经历。
  出身知识分子家庭的胡文萃很早就听过哈工大,再加上以前老家就是东北的,所以恢复高考当年,他就在家人的支持下毅然选报了哈工大。1977年,21岁的胡文萃身份改变了,他不再是贵州钢绳厂机动车间的一名钳工,而成为哈尔滨工业大学7781机床专业的一名学生。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想象不到我们当年对知识的渴求。那时的学校一片求学之气,学风无可挑剔。要说废寝忘食,忘食倒没有,废寝我们是肯定有的。大家都是早上四五点起来背单词、记公式,晚上12点才睡。”说起当年的求学生涯,胡文萃的眼里闪烁着光芒。直到今天,提起1979年冬天的那件事,他还记忆犹新。那年冬天,一场流感袭击了正在勤学苦读的莘莘学子,许多学生都出现了感冒、发烧的症状,但大家谁也没有丝毫懈怠,依然孜孜不倦。出于保护学生的考虑,学校规定晚上10点主楼拉闸停电,15分钟之后宿舍再熄灯。为了保证学生们能够很好地休息,辅导员还会专门到宿舍去检查大家是否真的入睡,是否又在“偷摸”学习。其实辅导员一走,各床头的“小灯”又开始闪光了,什么时候睡着已无从记起……
  初中毕业,胡文萃没上高中,而是去了技工学校。为了考大学,他凭借自己的勤奋硬是把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研究透了。但进入大学之后,自学的那点儿东西明显不够用。在老师的指引下,胡文萃更加如饥似渴地投入到对知识的追求之中。
提及当年的老师们,胡文萃那可是如数家珍:英语老师童恩茵、机械制图老师陈秀、电工学老师秦曾煌、数学老师白富多、辅导员翟淑珍、系行政主任赵汝祥……
  童恩茵老师有一天在课堂上突然宣布要用英文授课,遭到全班同学一致反对。但是童老师苦口婆心劝导大家,最终坚持到了课程结束。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大家才真正理解了她的一片良苦用心。“毕业时,童老师告诉大家,以后工作了希望你们还能坚持学英语,哪怕每天抽出5分钟,只要坚持学,就一定会有很大提升。当时觉得每天学5分钟太容易不过了。实际上后来没有几个人能做到的,至少我自己就没做到。”胡文萃不无遗憾地说。
  陈秀老师是福建人,普通话说得不好,口音很重,但课讲得非常棒。他的板书当年可是一绝,一手漂亮的仿宋字,就跟打字机打出来的一样,堪比印刷体;在黑板上画图,随手一划就是一个标准圆,根本不用圆规,真可谓是“规格严格,功夫到家”。
  秦曾煌老师是江苏人,口音也挺重,刚开始大家也听不懂,但适应之后就愈发感受到秦老师的学术魅力。电工学本身就难学,但秦老师却让这门课简单易懂起来。他教学功底深厚,每次上课都是拿着一支粉笔走进来,此外别无他物,一堂课娓娓道来,写满、画满一黑板工整秀丽的公式和精美准确的图例之后,刚好也就下课了。
  赵汝祥是系里的行政主任,一有时间他就跟同学们在一起谈人生、谈学习、谈做人。“赵老师的讲话绝对是引人入胜。他总是能够用春风化雨一般的言辞把学习方法、生活哲理、为人处世的道理等讲解得非常透彻,直到现在这些中肯的话语都让我觉得受益终生。”胡文萃如是说。
  1982年,刚刚毕业的胡文萃被分配到海军某试验区。21世纪80年代初,我国潜射弹道导弹研制完成了陆上试验之后,正式转入海上试验。就在第一次水下发射前,胡文萃来到该试验区,开始参与试验准备工作,并深深体会到为国家把守新武器检验关口的重大责任。
  1985年,试验进入又一个重要关头时,却不幸失败了。导弹跃出海面却在空中解体。人们陷入极度焦虑之中,时间一天天过去,火箭研制专家们仍在冥思苦想。“新型潜射导弹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强军梦,如此神圣的事业,军人岂能袖手旁观!”29岁的试验区助理工程师胡文萃坐不住了。他和战友方世武、李艳等人开始没日没夜地“鏖战”。此后两年多,经过大量推理、运算和试验数据比对,他们终于找到失败原因,并拿出一整套解决方案。为此,某试验基地专门向上级递交了专题报告。很快,他们的研究成果作为综合治理的3项措施之一,应用到后续试验中。经过无数次的试验,一枚导弹以雷霆万钧之势,从深海中呼啸升空,直扑目标……我国潜射战略导弹定型试验终获成功。胡文萃为此荣立二等功。
  1989年,某型洲际导弹模型弹试验倒计时,发射系统进入待发状态。不料最后一次技术检查时意外出现配重水渗漏,部分电路因浸泡而导致短路。为了停止发射,必须派人下到近10米深的发射筒底部为导弹断电。发射筒里装有数百公斤炸药,一旦操作失误引起爆炸,后果不堪设想。“我下去!”研制单位领导左右为难时,胡文萃主动请缨。他借着手电的光亮,钻进发射筒底,躺着把10多个连着电雷管的螺栓一一取下……10多分钟后,令人揪心的隐患被排除,浑身湿透的胡文萃爬出发射筒,现场所有人都向他投去敬佩的目光。
  2003年,某型导弹定型试验。胡文萃当时是主管试验工作的副司令员。按照武器试验有关要求,至少要完成两枚导弹的大射程试验。有关部门考虑到如果搞大射程试验,会影响试验进度、增加不安全因素,便提出进行一枚大射程试验,另两枚进行小射程试验。胡文萃说,搞小射程试验,该型导弹的飞行状态无法作出科学判断,一些技术指标也得不到充分验证。将这样的导弹拉到战场上,怎么对参战官兵的生命负责?!胡文萃多次与有关部门沟通协调,甚至当众拍起了桌子:“一个型号的导弹,可能关系一场战争的胜负。我今天让步,明天就是罪人。我就认准一条,不能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参战的战士……”结果有关部门只好改变计划。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但胡文萃认为这些都不算什么。用他的话来说,国家养着我们这些人就是干这个的!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了老百姓们有一个和平安宁的家园,军人的一切个人得失都微不足道。
  “我们搞试验工作的基本上就没有节假日和周末。我们已经长年习惯这种生活方式了。”30年来试验工作早已是胡文萃生命里无法割舍的“重头戏”。他说,就是累死,也不能让试验耽搁在自己手上。胡文萃非常珍视自己的军旅生涯,他说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将一如既往地投入到试验工作中,为海军的现代化和信息化献出自己的全部精力。
  “当年在哈工大,我的老师就是这样教育我报效祖国的。我内心深处非常感谢母校给了我这种信念和能力,让我能够在部队展示自己的知识和才华。我走到哪里都会因为是哈工大人而自豪,走到哪里都不会辱没母校的名声。”胡文萃对母校、对母校的老师和同学感情很深。每次出差到哈尔滨,他都会尽可能地跟老师和同学们联系一下,哪怕只是见一面——因为感情不容割舍。
  这次毕业30周年母校再相聚,胡文萃对在校的莘莘学子也满怀期待:看到你们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我们,希望你们能够珍惜在母校的求学时光,扎扎实实夯实基础,时刻响应祖国的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为母校争光,为国家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