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21

哈工大,梦想开始的地方——访78级校友杜军

刘培香

  “热情,爱张罗事;做事严谨、认真;没什么架子,性格随和;爱说实话,实在人……”这是同学、朋友眼中的杜军。在“毕业三十年,母校再相聚”活动现场,杜军身着休闲T恤,与老同学把手言欢,并不时用相机拍下这难得的瞬间。此刻他的活跃让人暂时忘了他副总裁的身份,而只看到一个校友回家的兴奋与开心。

79杜军校友(资料片)


  “30多年前政府作出恢复高考的决定,改变了国家的发展速度,也改变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我们参与了,也终生受益了。当时的情景别说过了30年,再过30年也难以忘怀。”杜军说。
  思绪回到30多年前的那个冬天。1976年12月,家在吉林长春的杜军高中毕业。班主任问他:“你是想现在马上去当兵,还是等着以后可能恢复高考时考大学?”
  “我父亲属于谨慎保守型的知识分子,加之‘文化大革命’多年的磨难,可能不敢对未来抱太多的幻想……”杜军说。于是父亲斩钉截铁地替他作了决定:去当兵。
  1977年1月11日,杜军与30名同校和邻近学校的新兵一起出发,乘坐了3天3夜的闷罐军车,到了位于陕西省华县当时隶属国防科委(现在的解放军总装备部)从事返回式侦察卫星的回收测控任务的技术部队。
  刚到部队不到一年,国家就决定开始恢复高考。幸运的是,杜军所在的部队是技术部队,比较重视学习文化技术,也很讲政策,对年轻人上大学也持积极态度。到了1978年5月,部队就给了杜军这些1977年入伍的新兵参加高考的机会。
  1978年5月,部队内部考试选拔,杜军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所在部队获得参加当年统一高考机会的4个幸运儿之一。当时已经离高考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我当时很幼稚,不知道该报什么学校。我的原则就是离家近,所以首选了家门口的吉林大学和吉林工大。但是报到领导那里才知道,部队只允许报考我们需要的计算机、通信和遥测遥控3个专业。我找遍了长春市的大学都没有这些专业,只好在离家次近的哈尔滨找,发现哈尔滨工业大学什么专业都有。于是,第一志愿报了哈工大。”
  杜军说他的高考成绩既有自己付出的努力,也有平时的积累和当时的好运气。最终成绩公布下来,他的总成绩396分,又是4个人中的最高分。“记得通知书送到军营时,我的战友和领导们比我还激动,因为当时哈工大寄来的通知书附了一封致新同学的信,介绍学校、介绍哈尔滨,让人读着心旷神怡。”
  1978年秋天,杜军怀揣着无限憧憬来到哈工大无线通信专业,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涯。“当年新入学各类新生有1 700多人,而毕业的只有700多人,净增1 000人。于是,我们住进了教学楼,享受了几十人一个房间的乐趣……”杜军回忆说,大学刚入学时,他们在电机楼的小教室里住了半年,又搬到中教室住了两年,然后才搬到学生一公寓,有了真正的宿舍。
  “我记得那时候给我们讲物理的齐毓林老师,课讲得非常好,课后还经常到学生宿舍和我们座谈,除了讲专业知识,还给我们讲创新思维。”“入学第一节专业教育课,张乃通老师给我们讲专业发展史。他说,‘光通信的历史和万里长城一样长,烽火台狼烟就是当时的光通信……’至今我仍记忆深刻。”杜军还谈起大学时的哲学老师,不仅讲哲学课,还和同学们一起谈人生,一起讨论入党申请书,谈为什么入党,非常关心学生的成长。 “还有教体育的于同老师,和我们相处得就像哥们儿一样……”尽管已经毕业30年,那些美好的往事仍然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大学4年,杜军的学习成绩遥遥领先,多次被评为校三好学生标兵,各种荣誉集于一身,以几乎全优的成绩毕业,并在大学期间入了党。翻开那些年的《哈工大报》,我们可以看到关于他的各种报道以及他曾撰写的文章。哈工大留下了他不停奋斗的足迹,哈工大成为他梦想起航的新起点。
1982年杜军本科毕业,考上了哈工大无线通信专业研究生,同时考取了国家公派留学研究生,并于1983年赴日本大阪大学留学,继续学习通信专业。1989 年,杜军获得大阪大学通信专业博士学位后到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电气系通信技术实验室做博士后和客座研究员,之后进入澳大利亚国际通信公司(现Telstra)研发部任高级工程师,从事卫星移动通信研究。
  人生总是充满未知,未知让人生更加美丽。细数杜军的职业生涯,你会发现,他这一路走来,丰富的经历让人感叹:1993年,在国外发展得顺风顺水的杜军转战回国,加入当时的中国航天部第五研究院(空间技术研究院),从事卫星通信研发工作,并成为航天卫星应用总公司总经理。这期间,1994年,他被破格评为研究员。他主要从事通信系统的应用开发和运营服务管理,曾作为专家参与过多个国家部委的全国卫星通信专用通信网的规划和评审,也负责过多家金融证券机构全国专用卫星通信网络的设计和承建。
  正当他在航天领域工作得风生水起之时,2000年,他又出人意料地调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任网络多媒体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主要从事科研管理工作。2002 年4月,他又离开中科院,进入NEC(日本电气株式会社)中国公司,成为董事、常务副总裁,主要负责NEC在华新业务的拓展和技术研发。2003年,他负责组建了NEC中国研究院,任首席顾问,2009年6月开始兼任研究院长。
  从参军到高考,从留学到创业,从航天到外企,从教师到高管,每一次角色转换都带给他别样的精彩与收获。杜军说:“我们那时候没有像现在这样强调人生规划、职业规划,按部就班地往前走,反而水到渠成。”因此杜军认为,今天我们常常要求学生一入大学就开始做人生规划、职业规划,这个理念是很好的,但也不太现实。我们应该有大的人生目标和职业方向,要有规划的理念,但如果把这个规划做得太具体、太功利,就会有很多束缚,很难走得更远。
  杜军离开母校以后,一直与母校保持着联系,并在科学研究方面保持着密切的合作。从1994年开始,杜军就兼任着通信专业的研究生导师,至今仍然是母校的兼职教授。采访的过程中,杜军向记者展示了他们编辑的无线电工程系78级同学的高考回忆——《梦想开始的地方》一书,他们制作的回忆大学生活的视频和PPT,以及他们正在筹备制作的班级成长相册。看着那一张张生动鲜活的照片,看着当年的学生证、校徽、成绩单、饭票……记者感受到一种浓浓的情谊,很温暖,很温馨。
  “你看,大学4年的校报我全部珍藏至今,因为那里面有我们专业、同学的很多报道。”杜军自豪地说。他还讲起一个小插曲,由于出国10年,回来时找不到档案,没有办法证明他党员的身份,还是当年的校报帮了大忙,因为他入党宣誓的消息就刊登在校报上,成为白纸黑字的有力证明。
  从回忆回到现实,杜军笑着说,“哈工大是一所实在的学校,它所在意的是做实事和认真做事,因此哈工大培养的人很多都是实干家,这与大学期间校友们受到哈工大务实的校风熏陶是分不开的。NEC也有很多哈工大毕业生,他们的优点是务实、踏实、基本功好,但是思路不够开阔。希望同学们在校期间能够多锻炼,能够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30年过去了,自己的人生道路还算顺利。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恢复高考,很难想象我现在会在哪里。而更值得怀念的就是为我这30年的人生道路奠定了坚实基础的哈工大、老师和朝夕相处的同学们……”杜军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