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21

学会“三思” 勇当开拓者

——访77级校友吴跃

张妍


  在美丽的太湖之滨,素有“太湖明珠”美誉的江南水城无锡因其秀美的自然风光和厚重的历史文化而享誉四方。在这座有着3 000年历史的文化古城,近年来悄然兴起的一座名为“太湖国际科技园”的园区,已成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原发地之一。由我校计算机专业77级校友吴跃领军的电子科技大学无锡研究院,于2012年正式进驻太湖国际科技园中国传感网大学科技园,成为国家高新科技产业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

84

吴跃校友(资料片)


  见到吴跃校友时,他笑着说:“我是被电子科技大学派到无锡来的开拓者!” 从当初的青年骨干到如今的中流砥柱,吴跃在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学科发展中多次扮演了“开创者”的角色。我的采访也围绕着他的“开创性”经历展开。
  2001年,在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处于承上启下过渡的关键时刻,43岁的吴跃出任计算机学院第二任院长,率领全院在学科发展、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方面取得了一项又一项突破;
  2002年,在电子科技大学与国腾集团共同建设国腾软件学院的初期,44岁的吴跃担任国腾软件学院院长,采用新模式、新机制开办以本科层次为主的普通高等学校,目前国腾软件学院已更名为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
  同样是2002年,在电子科技大学国家示范性软件学院成立之初的重要关头,吴跃兼任软件学院首任院长,让电子科技大学国家示范性软件学院的“创新”与“示范”效应成为电子科技大学软件学院的标签;
  2010年,电子科技大学与无锡市政府签约共建电子科技大学无锡研究院,52岁的吴跃受命担任研究院首任院长,奔波于无锡与成都之间,使电子科技大学无锡研究院于2012年正式落户无锡新区中国传感网大学科技园,开始了政产学研相结合的科技成果转化的开创与建设……
  吴跃坦言,能在这一路跋涉中屡挑重担、勇往直前,是有些自己的“诀窍”的:“凡事要‘三思’,学会了‘三思’,就有了做‘开创性’工作的底气!”
  此“三思”非彼“三思”。吴跃所指的“三思”是学习做事要学会思考,用怀疑的眼光去看待问题,训练自己;学会思维,从不同的角度全方位地认识和分析问题;学出思想,在不同的时间角度和历史维度下提出能产生影响的观点和方法。
  吴跃说:“学会这‘三思’,固然需要长时间的训练。我庆幸的是,在思维形成的启蒙时期,我结识了一群启蒙我思考、教会我思维、教我有思想的师友。他们对我的影响,伴随着我的整个科研教学工作和事业发展。”
  吴跃所说的思维形成的启蒙时期,是1977年至1983年在哈工大计算机专业求学的6年时间。“在哈工大,我不仅仅完成了本科和硕士阶段知识的学习,更重要的是我学会了‘三思’中的第一思——思考,并开始学习科学的思维方法,用正确的思维方式去学习、去提升自己的能力。这要感谢哈工大计算机专业的老师们和我的同窗。”
  吴跃至今难忘的是硕士导师吴纯园教授的指导方法。“他崇尚的是‘放手’式的指导,让学生自己选题,独立去研究,从来不会给学生定框框。”吴跃说,正是导师的“放手”,才让他们有了独立思考、自由辩论的空间。吴纯园教授指导了吴跃、秦彤、徐晓飞、王耀4名研究生。当年,几个同门师姐弟常常在一起讨论问题,任思维碰撞出火花,让争辩探索到正解;毕业后,4人都已成为在计算机学科领域独当一面的人物。吴跃说,正是导师的“放手”和同门师姐弟间经常的“辩论”,对他和其他3位同门的思维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对吴跃而言,与读研时的同门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人物是本科时同寝室的好友李晓明。当时,吴跃与李晓明同住一个寝室,两人经常一起自习、一起锻炼身体,成绩在专业名列前茅。在别人看来,他们是学习上的竞争对手,而在他们自己看来,更是相互启发与鼓励的好友。
  多年后,吴跃仍常常回想起课堂上,老师在讲台上演算完一套原理,同桌李晓明悄悄与自己互相提问,甚至怀疑老师讲课内容的情景;更忘不了晚上寝室熄灯后,住在上铺的李晓明突然抛给自己一个写着对某个问题的疑惑或见解的小纸团……善于思考、学习勤奋的两位好友,越来越成为同学们羡慕的对象,成绩单上越来越多地出现因为解题方法别具一格而得到的100+分。
  如今,同桌好友李晓明与吴跃双双成为在计算机研究领域颇有建树的学者。两人虽不能经常见面,但都对大学时代如痴如醉的学习状态念念不忘。因为在他们心里,正是那时让他们对学会思考、学会思维、学出思想的朦胧认识和毕业后的执着践行,才成就了他们今天的成绩。
  在母校求学时,除了导师吴纯园,吴跃最难忘的一位老师就是唐朔飞。在吴跃心里,唐老师不仅上课认真,善于启发学生的思维,而且真心热爱教育事业,从经济发达的上海来到哈工大求学并留校教书、扎根黑土的精神更令人敬佩:“坦白说,我的性格其实并不适合做教师,但是我今天能成为一名教师,是受到了唐老师很深的影响。”
  津津有味地回忆着在母校的求学时光,吴跃认真地说,那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经历,也是他敢打硬仗、勇往直前的工作作风形成的基础。而谈到当初报考哈工大的情景,吴跃说,其中还有一段难忘的插曲。
  1977年,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吴跃被提前批录取到哈工大计算机专业。当别人投来羡慕的目光时,吴跃的父亲却在犹豫是否让他放弃这次录取,重新参加第二年高考。原因很简单,父亲是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考取复旦大学。而以吴跃的成绩来说,这也并非难事。
  就在父亲作决定之前,吴跃却提出,自己愿意到哈工大读书。这个决定让父亲吃了一惊。生在四川、长在四川的吴跃,为何对远在千里之外的哈工大情有独钟?
  “父亲不愿意我到哈工大读书,是因为哈尔滨与四川相隔太远,我们对哈工大几乎没有什么了解。但是我收到录取通知书后,通过多种途径对哈工大作了比较详细的了解,就毫不犹豫地作了决定。当父亲听过我的理由后,就没再反对。”时隔30多年,回忆当初,吴跃仍庆幸自己的这个决定。
30年后的今天,吴跃已成为国内网络计算、数据库系统领域的知名学者,担任教育部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国家信息产业科技发展“十一五”计划和2020年中长期规划编制软件组专家、四川省学术与技术带头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先后获国防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省科技进步三等奖2项、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2项。
  面对成绩,吴跃总是会提到母校哈工大。“1977年入学时,学习和生活的条件都很艰苦。但是一进哈工大,我很快就融入了浓厚的学习氛围中。当时学校就给新生提供了专用教室,我们班里的36个同学很快就有了班级的概念和归属感。老师们也经常到专用教室去辅导。”
  回忆起读书时的点点滴滴,吴跃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他说,一个人无论取得多大的成就,心底总会有些无法抹去、最值得怀念的记忆。而在哈工大求学的6年,无疑是这段记忆中最美丽、最耀眼的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