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21

母校,让梦起航

——访77级校友殷光虹

曹缃宸

  尽管一路舟车劳顿,但走入哈工大材料学院报告厅的时候,殷光虹校友的脸上仍满是喜悦的笑容。时光飞逝,岁月如梭。虽说这些年也曾数次回到母校,但每次“回家”的感受总有不同。30年别离,曾经的4载同窗朝夕相处,而今青春转白发。值此77、78级校友“毕业三十年,母校再聚首”活动之际,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哈工大77级金属材料专业校友、宝钢股份公司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宝钢集团公司终身技术专家殷光虹教授。如今已过花甲之年的他,仍是思维敏捷、精神矍铄、谈吐优雅、平易近人,让人如沐春风。在殷光虹身上,我们看到了老一辈哈工大人所特有的优秀品质——勤奋刻苦、脚踏实地、百折不挠、尽职尽责、无私奉献。

88殷光虹校友(右)(材苑 摄)


而立之年上大学


  “我是个‘老三届’。高中毕业的时候,正赶上全国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便来到了贵州水城的钢铁厂‘插队’做了一名普通工人。”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东北小伙,初到贵州山区,面临的困难之多数不胜数:语言不通、气候差异大、高原不适应、生活习俗不同……原本只握笔杆子的手,现在也抡起了铁锹、锤头。可是,生活再艰苦、劳动再繁重,也不曾压垮殷光虹对生活的信心和对未来的憧憬。恰恰相反,这段艰苦的岁月磨砺出了他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品质,让他在后来的人生中受益颇多。
  日子一晃就是10年。1977年冬天,中国关闭了11年之久的高考闸门终于再次开启。这对于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来说,是令人怦然心动的大好机会,但面对着悄然逝去的10年青春,要弥补早已生疏遗忘的知识又谈何容易。这一年,全国共有570万人参加高考,竞争的激烈程度可见一斑。那时工厂里工作任务还是很多的,殷光虹只能白天工作,晚上学习,经过短暂的超强负荷复习之后,便匆匆上了考场。凭借着平日里扎实的基础,殷光虹以当地最高分被哈工大录取。“那时候对于招生的政策不了解,担心会有大学因为年龄太大而拒绝录取我。作为一个‘老三届’,我要比别的同学高出几十分才可以获得同样的录取资格。真的没有想到,我还能有机会上大学。”
  面对这意外之喜,殷光虹的心中几多辛酸、几多感慨。这一年,他已30多岁。

  
书山有路勤为径


  “他是我们班里的‘老大哥’,在班级里年纪最大,成绩也好,常常帮我们画图。那时的数学题,我总是不会做,觉得特别难,可这些在‘老大哥’那里就成了小菜一碟了。”回忆起大学往事,同为7792班同学,现任哈工大材料学院博士生导师的孙东立教授这样评价殷光虹。亲耳听到老同学的夸奖,殷光虹谦逊地一笑:“她是‘新三届’,一上学就赶上了‘文革’,高中毕业了,‘文革’也结束了。能考上大学,就足见她的用功和努力了。我也不过是在工厂做过几年,多了点实践经验。虽说10年没碰书本了,但毕竟中学的基础底子还在,所以画图、数学对我来说也就相对容易一些。”
  作为一名“60年代吃过糠、70年代下过乡”的“老三届”,殷光虹的身上集聚了那个时代“老三届”大学生所特有的优秀品质——勤奋进取,不怕吃苦。那时的大学生活,远没有现在丰富多彩,所有的学习生活完全围绕着“三点”展开——教学楼、图书馆、寝室。殷光虹大学4年都很少出校门,“连哈尔滨是个啥样子都不知道。”春寒料峭,他就会提前准备个小垫子,一大早就去阶梯教室占座,只为了看清老师课堂上的每一行板书;炎炎夏日,热极了就跳到游泳池里降降温,下午继续精神抖擞地上课自习。“我们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大家学习都特别刻苦努力,每天都要学习到熄灯了才肯回寝室,躺在床上也还不忘背单词。当年,我们寝室住了10个人,有哈工大副校长周玉院士、材料学院博导武高辉教授、日本圣泉大学方苏春教授。”优秀是一种习惯,当你周围的人都在发愤图强时,你也就只有奋起直追了。事实往往如此,一个优秀的集体,离不开每一位成员的努力与付出。同样,每个人的勤奋刻苦,必将为一个优秀的集体铺平道路。
  对于生活方面所受的苦,殷光虹倒是并没有太过介意。“虽说那时吃的是粗粮,大学的后两年里也有所好转,但主要还是吃苞米和高粱。总之上大学的条件比下乡的时候好多了。”下乡的10年时间里,他甚至在农村挑过大粪。相比于“插队”的日子,大学生活实在是难得的幸福。也正因如此,殷光虹才更加懂得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一秒钟也不肯放松,如饥似渴地投入知识的海洋中,力争把失去的大好青春时光补回来:“上天给你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也还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成功。” 

 
毕业一别30年


  “记得当初高考报名的时候,只填学校,专业都是学校给分配的。以至于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完全不懂材料。参加工作后,我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在显微镜下看金属切片,结果还是什么也没看懂。”这次的“下马威”让天性要强的殷光虹深受打击。从此,他几乎每天都泡在实验室里。凡是条件允许的,不管是什么实验,都要亲手做上几遍;条件不允许的实验,创造条件也要做。只有等到工作之后才明白,大学所学的专业与工作是否对口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自己的不断努力与探索。毕业30年,殷光虹就在宝钢集团工作了整整30年。这期间,他从一名普通的研发人员一步步走到了宝钢集团首席研究员的位置,带领着他的团队克服了一个个技术难关,申请了一批批技术专利,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为国家、企业创收数以亿计。
  回忆起这30年来的工作经历,殷光虹说:“一别30年,当年的很多同学都已经不再从事金属材料这个行业了。有人从政、有人经商,大家都做得很成功。我只是觉得金属材料这个行业更适合我,便一直坚持了下来。能来到宝钢集团,见证它从刚刚兴建发展到如今的国内第一钢铁集团,是我的幸运。” 

寄语后来人


  每次“回家”,看到母校的新变化、新成就,殷光虹都会发自内心地感到作为一名哈工大人的骄傲与自豪。“现在的大学生,可比我们当年幸福多了。”谈到对新一代哈工大人的期望时,殷光虹提出了3点建议,即团结合作、主动学习和持之以恒。
  殷光虹认为:“工作以后,不要只顾着自己的专业技能够不够过硬、够不够‘专’,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团结合作。大家团结在一起,就可以做出一个人所不能完成的事业。”正所谓是“同心山成玉,协力土变金”。学会合作是现代人必备的技能。此外,还要学会主动学习,不计得失,不去抱怨,不抢功绩。课本知识与实际工作总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不要因小失大,而应该更快更好从实践中学到工作必备的技能。在学习的过程中,难免会受挫、失败,这就需要我们以持之以恒的精神坚持下去,反复试验,坚持不懈,拿出哈工大人“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精神,定能无往不胜,走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