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21

一辈子作为党为人民服务的工程师 ——访60级福建校友苏天祝

吉    星

        “我是1960年从晋江考到哈工大的。当年十八九岁,老师说哈工大好,哈工大是咱们国家工程师的摇篮,于是我就来了。现在看来,当初的确选对了。我尽己所学、所能,一生为党、为人民作出了自己微薄的贡献。” 

  苏天祝校友(吉星 摄)       

  哈工大建校92周年暨福建校友会成立30周年庆祝大会在福州召开,笔者借此机会采访了对母校怀有深厚感情的杰出老校友苏天祝。

  苏天祝念书的时候,哈工大本科还是5年制。虽然5年里基本上吃的是苞米饭、窝窝头,但他学得很痛快,玩得也不亦乐乎——每个科目年年都考满分5分;夏天去松花江游泳,冬天就滑冰、打冰球。  

        “刚上一年级我们就有半年的实习期,实际操作了车床、铣床,接受钳工、焊接、铸造等训练。别小看这半年的实践,后来我到工厂什么机床都能直接上手,这都得益于之前的训练。”苏天祝说,学校一直不曾让学生与工程实践脱节,他大三、大四的时候去了西安液压传动工厂实习,大五做毕业设计又去了大庆油田。  

        “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努力学习,都想做一名优秀的工程师。我们按照苏联的教育模式,老师通常会出几十张不同的试卷,让我们抽题。我在大学还入了党……”回忆起当年的求学生涯,苏天祝似乎沉浸在了那段幸福的时光之中。  

        因为成绩优异,表现突出,1965年本科毕业当年苏天祝就被我国高校金属切削机床专业、流体传动及控制专业的创始人之一刘庆和老师直接要来读研。当年哈工大整个65级的研究生一共才17个人。  

        读研当年,苏天祝到了沈阳飞机厂实习,直到因“文化大革命”开始,中断了学习。1968年,他被分配到西安202所去做高炮液压传动。不久,他又被下放到安徽丹阳的一个农场工作了一年。1970年,福建省晋江县“革委会”把这个“晋江第一个研究生”调了回来。于是,作为一个不可多得的技术型人才,苏天祝以晋江市引进的首批高级技术员身份进入了晋江粉末冶金制品厂。  

        从此,苏天祝开始了一辈子为家乡发展作贡献的工程师生涯——这也是他当初的梦想。  

        苏天祝刚去的时候,晋江粉末冶金制品厂只能生产铁粉。“一吨原材料卖1 000元,一吨成品却价值10 000元。”苏天祝算了算,只要经过简单的加工,企业利润就能翻几倍。可惜,单位资金紧张无法购买机器进行成品生产。  

        为什么不自力更生呢?苏天祝决定自己动手。他从市场上买了一台普通的榨油机,用在哈工大学到的知识和技能,自己装上油泵、阀门等,硬是把普通的榨油机改造成了生产汽车配件的自动压铸机。这下子,全厂都沸腾了,大家对这个名牌大学毕业的文弱书生佩服得五体投地。  

        接下来,苏天祝着手提高工厂铁粉产量。1976年,他设计了“50米铁粉还原隧道窑”,使铁粉产量从100吨跃升至735吨。两次创新改变了这个国营小厂的命运,到了1997年,该厂已形成还原铁粉1 400吨、还原钛铁矿粉622吨、电焊条铁粉50吨、磁性制品2.5亿件的年产能力。   

        “别看这厂子不起眼,却是中国生产坦克刹车片的3家工厂之一。”苏天祝一脸自豪地透露。1986年,苏天祝决定采取“正交试验法”来破解坦克刹车片的铁粉配方,经过数以百计的失败,他终于得出了配方所需的最佳因素,并确定了各因素的最佳用量,苏天祝因此获得了福建省科技三等奖。而且,由于质量上乘,陕西某工厂生产的飞机离合器片也一直使用晋江铁粉压制。  

        苏天祝也从最开始的技术员成为技术科长、副厂长、厂长。对于这位高学历的技术型人才,县里决定重用,打算调他去当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苏天祝不想做官,于是婉言谢绝,继续留在了晋江粉末冶金制品厂。   

        厂子越办越好,在厂长苏天祝的带领下,晋江粉末冶金制品厂在20世纪90年代的国企改制大潮中华丽转身,成为晋江唯一一家仍然颇具竞争力,并保有原名的国营转股份制企业。与此同时,苏天祝的荣誉也越来越多。1988年他被评为“福建省劳模”,1989年获得“省优秀企业家”称号,1991年当选为“省优秀党员”……2002年,苏天祝从奋斗了39年的第一线退了下来。他笑着说:“哈工大教育我做一个一辈子为党、为人民服务的优秀工程师,我做到了。”  

        苏天祝一辈子为党、为人民作工程师,晚年又把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200万元人民币全部捐给了教育慈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