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21

从金属锻压工艺到科技金融学科

——看人生的莫测与转型

张陆洋

  一晃,已经大学毕业30年了。  

  30年来我从学习金属锻压工艺到今天科技金融学科的转型,横跨了材料工程、管理工程和金融学的3学科专业领域。如今我是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中国风险投资研究中心主任;同时受聘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治理委员会专家委员、教育部留学回国人员科研启动基金评审专家、科技部科技与金融结合试点工作专家组组长、成都市人民政府顾问、全国创业投资协会专家委员(兼案例组组长);我已经撰写出版了科技风险投资领域8本专著,是为全国人大《合伙企业法》修订第三章有限合伙的5位专家之一,参与多个省市科技风险投资体系建设、政府引导基金方案研究工作……  

  回味一下30年来的人生,如果说是有一点点进步的话,我首先得益于哈工大“规格严格,功夫到家”校风的培养。  

 

哈工大的精神 

  我1974年高中毕业,1975年4月9日从县城下乡插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当了整整3年半农民的我,借助邓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序曲,1978年9月29日我“跳出了农门”,和其他同学一样,怀揣着一个青年应有的追求知识愿望,来到了哈工大。  

  到了哈工大,我们班级的代号是“78942”,很是神秘。一打听才知道:“土话讲是打铁的”。那时候,多多少少都是有点儿专业思想矛盾的——搞了半天是学打铁。开学之初,专业老师才给我们揭示了专业科技奥妙:“表面上是打铁的,但是用工程的话讲是压力加工,用科学的话讲是塑性成型”。

  作为工程专业之一,我们学习的课程比较多,这些知识随着时间逝去,有的大多都记不起来了。但是任课教师给我们的深深印象,至今还历历在目。他们都极其认真地备课,上课时也都是一丝不苟。就这样,“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作风,通过每一位老师的言行传给了我们。举一个典型例子:记得给我们上《工程力学》课的顾震隆老师,上课时为了讲解工程力学关系,在黑板上画任何几何图,都是一笔成行,而且结构、尺寸、粗细等非常准确,丝毫不差。当时我们就随想:“我们何时才能够练就这样的本领?”  

到进入专业课程时,老师告知我们,锻压的基本功:“打铁还须自身硬”!这句话更加激发我们学习的热情。随着时间的流淌,随着人生在社会中的历练,我越发感悟这一句话是永恒的真理。用在人生上,用在一个项目攻关上,用在一个组织机构发展上,用在一个国家的强盛上……一旦自身强硬了,任何困难和挑战都不在话下。  

  如何能够练就一身过“硬”的本事呢?当社会从农业社会进化到工业社会再到知识经济社会时,“二十而学,三十而立”已经不足以练就“硬”本事了,需要“三十而学,四十而立”才能够成就未来了。  

当然对于这个“硬”功夫理解,应该包括“德、智、体”3个方面,即除了学习知识之外,还要积极参与社会活动,锻炼坚强的体魄。本着这样的认知,我在学校时,每天坚持早晨跑步锻炼。记得冬天早起和我们班长高曙一起跑步,由于哈尔滨取暖锅炉烟尘很多,我们吸得鼻孔都是黑的,可是就是这样也没有间断过。在学校时因为积极参与社会活动,我被选为系学生会主席,组织大家参加学校运动会,连续两届获得团体冠军。  

  30年后的今天,总结当年,至少可以说今天的事业成就,与当年在哈工大全面发展的生活是正相关的。  

 

恩师的教诲    

  带着社会极高的期望,我们完成了学业,我是以“哈工大优秀毕业生”的光荣称号毕业的。忽然间我们觉得大学4年过得太快了,好像没有学够似的,冥冥之中极其渴望能够再继续学习。尽管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对于美好未来的追求,可是展望未来,又感到未来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呢?我们能够成就什么样的事业呢?未来,似乎又是那么遥遥无期。  

  毕业时还是计划经济时代,都要按照计划分配工作。很多同学因为要去基地,不能自己选择地点和工作,多多少少还是比较伤感的。时隔30年回头望,发现那时的伤感真是多余的。那时想自己择业规划人生,实际上带有诸多的盲目性,也是没有必要的。谁都没有预测到未来10年、20年乃至30年自己在做什么。那些去基地的同学,经过磨砺,今天都是很有成就的。有的没有去基地的,反而逊色不少。 

  反观自己的发展历程,如果说,把我的生活定位为学习研究的人生,那对我来说,师传是极其重要的。  

  从师传的角度讲,老师给我们的财富,除了传授知识之外,更重要的是传给我们学习的态度和方法、追求知识的精神,还有对待工作的责任与作风。他们的言行至今还在鞭策着我们。  

  首先要感谢的老师是以王仲仁教授为代表的一批老师。在学校读书时,上课谈到如何读书,我听到的是:“开始读书时,这本书内容很多,越读越厚,再读……再读,把书读薄了,读成一张纸了。那就真正读懂了,掌握了”。30年前的教诲至今还时常在我耳边回响,不断鞭策着我。  

  其次,我还要感谢的是何绍元教授。若干年后,我师从王仲仁教授读完硕士,何绍元教授以开放的心态,以跨专业结合创新的思维接纳我到管理学院学习管理工程,并为我筹集经费,使我得以从材料工程转型到了管理工程学科,完成了我人生中的跨学科学习综合素质提升的重要一步。  

  第三,我要感谢马天超教授和杨正国教授。他们对于我们博士期间的学习和指导,那真是“既严格又宽松”。严格是在读博士期间,严格按照博士学位要求,一板一眼完成学习、查资料、研究、撰写论文等各个环节的工作,一丝不苟。宽松的是论文研究的内容完全由自己放开思想去畅想,从不强加要求要写什么,真是自由自在地在学术空间翱翔。这让我得以顺利完成《高科技产业发展基本要素规律及其投资风险研究》的博士论文。博士期间同时还要感谢胡运权教授、叶元煦教授等一批老先生们,对于我请教的问题,他们总是无私地指点和帮助。 

  此外,我还要感谢的是南开大学金融学系的王继祖教授。当我管理工程专业博士毕业时,是他积极接纳我从事博士后的研究工作,给我打开了金融学学科学习的大门,使我顺利踏入金融学科领域做研究,完成了《高科技产业发展的风险投资研究》的专题。我还要感谢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的姜波克教授,他接纳我再次做博士后研究工作,使我得以完成对于金融学的入门进步,完成了《基于知识经济背景下科技与金融结合研究》的专题。  

  一路走来,师传给了我连续跨越3个学科的巨大基础平台。

  

正确的人生态度

  师传给了我很好的发展前进的基础,但是能否真正发展,还必须有一个正确的人生态度。从这个角度分析,总结起来可以是一句话:“勤奋务实,静心学习,思辨创新”。  

  为什么这样说?毕业30年了,不仅是我们哈工大校友,还有其他学校毕业的学生们,凡是有成就的人都有一个正确的人生态度。我认为“勤奋务实,静心学习,思辨创新”是对我自己人生态度的揭示。“勤奋务实”会让你生活在充实的真实世界里;“静心学习”会让你获得改变命运的真正的知识;“思辨创新”会使你不断创新向前发展。而当你不断前行发展就必定会有所成就。  

  说起来,人生就是这么简单,不过做起来却有一定难度。改革开放是我国社会发展获得巨大成就的体制与机制的创新,给我们每个人带来的一个基本的人生问题就是,如何在事业与财富效应之间权衡。市场经济体制与机制的改革,是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追求财富效应是人们向往高质量生活的基本要求,无可厚非。然而,从事业追求的角度分析,就需要有“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的精神。  

  市场经济的丰富多彩带来的许多诱惑,当我们需要在赚钱与继续学习之间、在高薪工作机遇与继续攻读博士之间、以致继续做博士后研究之间……做出选择时,不仅需要有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还要准备好放弃一定的财富效应。这是对自己人生选择的巨大考验。  

  如果说即使是“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了,可你并没有如期成就你的预期目标或者实现你的追求时,自己是否还能一如既往继续思辨创新?这将又是一个进阶的考验。  

  事后总结人生可能就那么几句话,可是人生并不那么简单。人生的莫测往往是以曲折告知你人生的美妙与无奈。以我自己为例,我也曾经犯过这样那样的错误,关键是有了正确的人生态度,这样即使犯错误也都不是原则性的。  

  举例来说,当年我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留在校团委,工作中实施了学生总会组织精简改组,尽管成效很好,为哈工大团委获得全国共青团红旗单位贡献了一点力量,不过有些工作也往往带着个人英雄主义的倾向,不汇报不请示,同时还犯了急于求成的错误,带着情绪顶着领导的反对要去考研究生,导致了一拖就是6年,才考上研究生。好在及时检讨自己,发现这都是心不静不定导致的错误。人生漫长,在青年时往往易犯冒进以及个人英雄主义的错误,关键是自己能否尽快检讨发现自己的错误并及时改正过来。现在看来,一旦工作了,工作就是责任,事业是追求,两者之间只有很好的耦合,方能够获得进步。  

  如今在复旦大学做老师,我的责任就是为国家培养“人力资本”的人。我经常带着我的研究生们去美国访问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的教授等,考察美国的硅谷、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等,还会带着他们在国内去科技部、北京产权交易所、各地(如深圳、成都、南京、武汉等地)的风险投资机构等场所考察,让他们在读研究生期间,有国际化和国内实证的视野,奠定他们未来发展的素质基础。  

  事业的追求,要以敢于创新为开端,而创新往往伴随着风险。风险的不确定性取决于所追求事业价值何许?你的韧性坚持何许?你的目标高尚何许?你的能力素质何许?只要是以为国家、为社会服务的价值为先导的信念,只要你不停创新,当这些创新连成了包络线时,你人生追求的事业往往就容易成功。  

 

未来还能够做什么

  转眼毕业都30年了,我们早已经步入“中年”了。  

  34年前,我下乡做知识青年。4年的农村生活虽然很艰苦,却培养了我吃苦耐劳的精神,有了这个精神,我才能够勤奋务实;30年前我来到哈工大学习,4年的大学生活,我不但学到了知识,更重要的是学到了如何读书,如何尽责,如何能够更加静心学习,学到更多的知识。  

  知识改变了我们的命运,让我们得以不再盲目,能理性看待社会,我们成为生活的强者,以所学的知识,为社会发展服务。20多年前我又在哈工大读了博士,学到了更深层次的专业知识,使得我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促使我必须“思辨创新”,打造我追求事业的核心精神。  

  30年来,我们学习了,奋斗了,走过了人生的曲折,也取得了相应的成就。那么,未来30年又将如何?  

  30年的改革开放使得我国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GDP总量全球第二,外汇储备全球第一,科学家和工程师总量全球第一,钢产量全球第一,居民资金储蓄全球第一……我们创造无数的世界第一,不过在瑞士洛桑学院近些年来每年一份的全球竞争力分析报告中,我国竞争力仅仅是第26到第30位。  

  爆发于美国始于2007年的次贷危机,给美国的金融以及经济带来巨大的打击。不过,瑞士洛桑学院近些年来每年一份的全球竞争力分析报告中,美国的经济竞争力仍然是全球第一位的。为什么会这样?美国的竞争力有4大支柱,即以金融、军事、高科技、文化等4大产业为基础。虽然美国的金融在次贷危机中遭受损失,但其高科技、军事、文化产业的强大并没有受太多影响。因此,美国的竞争力还是第一位的。  

  相比之下,必须看到差距:我国科学家和工程师总量全球第一,但要创造出硅谷那样的高科技及其经济价值来,还必须努力;我国外汇全球第一,如何加强我国竞争力以及提升经济国际化控制力,都是我们面临新的命题;我国大量的居民储蓄资金,要如何转化为有效的资本,则是需要体制与机制的再创新;我国的钢产量第一,可是单位产量的能耗却是日本的5到8倍,是美国的3到6倍,可见节约能源已经刻不容缓了。以自主创新型国家为目标,提升竞争力为经济发展核心价值观,如果我们每年向前追赶超越一个国家,还需要奋斗近30年,才能够完成世界竞争力第一位的使命。如果一年追赶两个国家的话,至少我们也还要奋斗15年。  

  同时,由于我国经济发展太快,也带来了经济社会发展存在着的诸多问题和矛盾:贫富差距的拉大、国有企业垄断的低效率、资源的约束、人口红利的转折、能耗的高企、科技创新能力受制于发达国家等,都是需要我们一一突破的。解决这些问题和矛盾,必须基于科技创新为动力,科技创新又必须以具有科技知识的人力资本为核心,具有竞争力人力资本的培养又必须依赖于一流的大学来培养。  

  我们哈工大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哈工大建设成世界一流大学,就是为国家的强大肩负了责任、奉献了努力、成就了使命。  

  以上为回应《哈工大报》的采访,我以一点随想与随笔,向母校报告。同时,殷切祝愿我们哈工大早日成为世界一流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