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21

丁香花落30年

——77、78级校友毕业30年返校再相聚侧记

檀卫超

  “看到各位同学都来了,我很激动。”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王树国在30年的老同学面前说出了心里话。    

  1977年冬天,在邓小平的推动下,国家恢复了高考。于是在1977年冬和1978年夏的中国,1 100多万青年,从田野、军营、车间……步入了各地的考场。他们中的一部分,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入哈工大,为既荣耀辉煌又历经沧桑的哈工大带来了新的力量。这一批青年才俊,彻底地实践了哈工大“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刻苦地学习和钻研,披星戴月,孜孜不倦。从哈工大毕业后,他们成为国家建设的栋梁,或者行业精英,如航天科工集团总经理许达哲、大连海军某部司令员胡文萃、哈工大校长王树国等。30年了,现在他们又回到了母校,回到了他们当年奋斗过的地方。那些年的记忆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黑暗中看到了曙光

  “当年我们都经历过上山下乡,我做磨工,小范做焊工,晓钟做钳工,铁男开车。大家都是十几岁就当工人,经历了不少苦。”宋爱武是位美丽而聪明的女士,提及大家高考前的身份,她说正因为经历过这些,大家更懂得珍惜学习的时光了。这些经历,现在知道的年轻人不多了。  

  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不久,“十年动乱”让很多人的求学之路就此中断了。他们有的进入工厂干活,有的来到农村劳动……都在期待光明的来临。  

  1977年,大地惊雷,高考恢复了。很多考生得到通知的时候离高考也就几个星期的时间了。“当时我是一名卡车司机,白天得出车,只能晚上8点跑到附近中学听课,然后自习到凌晨1点。第二天5点就得起来,赶到工地出车。”机电学院刘明教授回忆起当年复习的情景时这样说。  

  时间紧张,教材也很稀缺,到处去借,凑足那么几科就开始复习了。虽然有这么多困难,但是这再次来到的机会令他们非常激动。无论多辛苦,也要高考,这就是当年考生的写照。到了晚上,在乡村一间间小土房里,在城市零星分散的小阁楼内,在学生离去了的教室里,在医院的病房中,一盏盏小灯亮起来了。灯光映在他们的脸上,他们眼里闪烁着希望。

 

不一般的学生

  “那时候有的学生对专业知识的了解很深,提的问题有时候老师也很难解答。”现在已经是老师的苗忠校友这样说。当时积压了10届高中毕业生,有的毕业生已经在中学或是工农大学教书教了好几年,有的在工厂的专门岗位工作了很久,实践经验很丰富。面对这样的学生,老师上课解答都非常认真。“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答疑的时候,难的题目老师拿不准的时候总会对我们说,‘我回去和别的老师讨论一下,下次你来的时候再告诉你答案。’这对我影响很大,做老师的对学生要认真负责,不能敷衍了事。”机电学院王广林教授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感触很深。    

当年入学的学生年龄跨度很大,同班同学中,最小的还不到15,最大的已经30出头,儿女成双。现在看来,两人走在一起去上学的情景还是令人忍俊不禁。但是当年,这样的情景比比皆是。不一样的岁月造就不一般的学生,为了共同的信念,求学于哈工大。

 

学习并快乐着

  拼命占座是当时哈工大人刻苦学习的第一写照。    

  5点起床,跑步跑到6点,上课前半个小时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进入教室学习。这在我们现在的学生看来,会不会觉得很累呢?    

  座谈会上,校友感怀当年的占座情结。    

  78级校友张世平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当年我和关志斌他们几个每天都去占座,就坐在正中间,别人没法进来。”大家都笑了。那真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自习的时候我坐中间,一坐下往往四五个小时夹在中间出不去。没来哈工大的时候我抽烟,但是不出大教室不让抽烟啊,于是大学4年下来我就把烟戒掉了。”这告诉我们,勤奋学习也能戒烟。    

  “本来我不戴眼镜的,你们占座占那么狠,后来不得不戴了。”考入哈工大那年,戴勇才14岁。因为年纪小贪睡,来到教室的时候总得坐在后面,最后不得不配了一副50多度的眼镜,就是为了看清黑板。    

  抢着、赶着,就是他们的特点,他们等不了了,因为他们已经等了太久……    

学习之余,他们也懂得找时间来放松自己。当时主楼后面没有树,很多学生饭后就来这打排球。在这他们结识了很多球友。7781的校友崔燕是当时哈工大女篮的队长,跳高也是冠军。她说当时的学生都有自己真正的爱好,不会特意去学某个特长。她还说当时最有意思的就是看电影,主楼影院的电影票5分钱一张,“但我们也不经常看,不是因为心疼钱,而是心疼时间。”    

  在北国冰城哈尔滨,哈工大学子展现出他们如雪般纯洁的求学之心。他们是哈工大认真严格精神的传承者和发扬者。如今的学子们,你们走进学校主楼的大教室,踏着那岁月洗礼过的阶梯,认真去听,可曾听到前辈们快速而坚定的脚步声?听到他们默念课本时的细语?这是那一代哈工大人的精神记忆。

 

丁香花落30年

   30年重聚首,白发渐生,情怀不改。    

  “哈工大,我永远的家!”胡文萃司令的这句话也是所有77、78级校友的心声。30年后再回家,亲切吗?在哈工大学习的日日夜夜,那股拼搏的劲头,那不停的脚步,是否又让热血充满心头?那照片上的纪念,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是否让那思绪慢慢渗透?    

在长长的校园小路上,校友们慢慢走,看着变化了的哈工大。    

  “哎,你还记得吗,当年我们还去找过五瓣的丁香花呢。”    

  “你当时总来我们宿舍喊我。你说人家都是男生来找人,而你却是个女生来找我……我就在窗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啊?你说下来下来,我们聊聊。想想,都过去30年了……”    

  ……    

  在斑驳的树阴下,她们手挽手慢慢走着,柔柔地絮叨着往事。清风阵阵吹来,已经无法去追问她们的姓名,只知道她们述说的必定是那30年前那段难忘的友谊,美丽而清晰。